日媒:亚洲“盟主”的红色新秩序

独家网   占豪   2014-11-12 18:17  

按:原本只作经济用途的APEC这次成了中国的“政治秀”。不过,虽然意在“政治”,中国仍聪明地使用了“经济手段”。由中国主导的亚投行(AIIB)的成立,不但成功利用TPP的混乱“牵日制美”,还“一石三鸟”地夯实了中国在亚洲的经济、政治影响力。外媒对此存有各种说法,说中国欲主导亚洲新秩序者有之,将APEC会议说成是万邦来朝者有之,现在日媒又搬出了亚洲“盟主”、“红色新秩序”这样的字眼来刺激西方特别是美国的眼球,其用心何在恐怕不难看出。

APEC红”

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领导人峰会11月11日在北京闭幕,这次APEC的主题无疑是东道主的“中国秀”,曲目是“亚洲的盟主——中国”。中国毫不掩饰凭借世界第2大经济的实力主导区域经济圈构建的雄心,向内外显示出与美国平起平坐的大国存在感。

“亚太经合组织的21个成员就好比是21只大雁”,习近平在11日的首脑会议上呼吁实现地区团结。在此之前,犹如领头雁一样,习近平左右带领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俄罗斯总统普京步入会场,显示出居中调停不断加深对立的美俄关系的姿态。

在这次盛会上,习近平与各国首脑分别举行了会谈,还取得了不少实质性成果:比如与韩国结束了自由贸易协定(FTA)谈判,与加拿大决定展开金融合作,还应约与日本举行了此前已中断近3年的首脑会谈。

不过,中国最用心的仍然是对日美的牵制,在APEC峰会之前,中国决定成立日美拒绝加入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同时表示自主建立为区域内基础设施建设提供援助的400亿美元的“丝路基金”。这两招可谓是“牵日制美”的“组合拳”。

与此同时,中国还提倡实现APEC全体成员参加的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构想,并写入了APEC首脑宣言。与之前被广泛高估的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议(TPP)相比,中国将主导构建区域更大的经济圈。另一方面,自11日晚间起,还将进行为期2天的中美首脑会谈,中国希望借此以形成“中美时代”的印象。

中国上次举行APEC峰会是在2001年。当时中国的经济规模仅为美国的8分之1、日本的3分之1,而如今这一数据已经达到日本的2倍。中国在世界经济中地位的提高以及这届领导人前所未有的雄心壮志,必将迫使国际秩序产生新的变化。

TPP僵局遇上“亚投行”

促进贸易及跨越境投资而制定相关国际规则的步伐似乎正陷于停滞。在本应领先一步的跨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TPP)方面,日美谈判陷入了僵局。美国众议院那些支持本土畜牧业的议员们正谋划“将日本踢出TPP”,但日本长期掌握制造业优势,且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剔除日本”的口号正在波及其他区域内自由贸易协定(FTA),中国就借此机会发力,主导成立了牵制日美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无论TPP还是AIIB,都诞生于WTO日渐失效的背景之下。由于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国家的对立,WTO陷入困境,双边等中小规模自贸协定大量涌现。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统计,包括正在谈判的协定在内,世界范围内的自贸协定超过380个。这些协定想要产生实际效果,就要有重要经济体的主导和支撑。在美国主导的TPP式微之际,中国借APEC发力成了AIIB,无疑是因为有重新构建国际经济秩序的雄心和实力。

早在10月24日,中国、印度和东南亚等21个国家已经就成立亚投行达成了基本共识。“人心齐,泰山移”,习近平自去年10月提出亚投行构想以来,在仅仅1年里就拿出了实现计划的时间表这与TPP的停滞和混乱形成了鲜明对比。

中国推进亚洲落后的基础设施建设、提高地区中长期经济增长率的构想,作为主导亚投行的理由具有一定的说服力。但是作为国际机构,亚洲已经有亚洲开发银行(ADB,简称:亚开银),而中国是仅次于日美的第3大出资国。美国认为中国此举是试图挑战其主导的国际金融秩序,因而与日本一同主张“亚投行与亚开行的作用重复”,对中国表示警惕。

事实上,从中国主导筹建亚投行可以看出中国希望建立容易发挥本国影响力的国际机构。习近平领导层提出了旨在强化资源运输通道的海陆丝绸之路构想,重视与此次参与筹建亚投行的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斯里兰卡等国的关系。中国不但利用亚投行挑战其他FTA的地位,还利用这种经济手段达到扩大政治影响的目的。

给新闻加点料:

环球时报:“万邦来朝”是在黑中国

如今每逢在中国举行大型国际盛会,就会有西方媒体把它比喻成历史上朝贡者向中央王国的汇集。有些中文写手也拾人牙慧,于是“万邦来朝”这一夸张说法在北京APEC期间又出现了。

必须指出,这是一顶害中国的帽子。这样说中国的外国人,恐怕没一个是出于对中国的景仰。跟着这样说的中国人,把它当怪话说的也要多于为此而陶醉的。在这个有很多人变着法编织“中国威胁论”的世界上,“万邦来朝”的描述是一个颇具杀伤力的噱头。

世界是平等的,这是一个带有普世力量的追求。一个多世纪以来,中国一直是追求这一美好理想阵营中的主力成员,在这期间的各种国际秩序中,中国都不是“统治者”。中国不支持在当今世界上宣扬或突出“以谁为中心”或“由谁主导”这样的主张。

东亚的确存在过以中国为核心的朝贡体系,万邦来朝都出现在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时期,留给了中国人乃至亚洲难忘的集体记忆。在古代历史条件下,那个体系带给了东亚稳定和繁荣。但那个时代永远过去了,2007年中非峰会期间,外部媒体突出做了这一似曾相识的比喻,但它带给中国人的感觉并不好。

中国文明的延续不是靠不断追寻过去实现的。中国的复兴不是去恢复一个“帝国”,往日中央强盛王朝的辉煌即使暖洋洋的,那种留恋也只有电视肥皂剧或网络社区才有功夫演绎和渲染。现代化是中华文明的一张单程票,我们必须忠于我们自己为之奋斗的那些原则,这一理性在中国主流社会中得到牢固确立。

规则越来越多的现代社会中,各种“意淫”的空间还是有的。而且在这方面,文化本不同根的很多中外人士还挺容易“一拍即合”。一些老外说中国领导人见“排成队的”外国元首和首脑们,很像“万邦来朝”,有些中国人马上能找到感觉,说“的确挺像”。如果这些话就是作为网络段子说来说去,也就罢了,但听者有意,这种情况永远不能排除。

重提“万邦来朝”,最不舒服的大概要数中国周边的小国。它们对古代朝贡体系的记忆都很复杂。现在做这种与真实情形毫不沾边的比喻,结果之一就是吓唬它们,这跟中国外交所追求的目标和所倡导的原则都背道而驰。

本文为独家网约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张明 关键词: APEC 亚投行 亚洲新秩序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