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的“臭鸡屎”难题

联合早报   于时语   2014-11-06 11:33  

《大西洋月刊》著名记者戈尔德伯格(Jeffrey Goldberg)近日透露白宫某官员私下咒骂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是一堆“臭鸡屎”(chickenshit),引起很大的内政外交风波,也反映了奥巴马政府在伊朗核谈判问题上的困难处境。

内塔尼亚胡

内塔尼亚胡

先解释一下,“臭鸡屎”是很粗鲁的骂人话,含义类于中国的“小鸡肚肠”,但是更具有侮辱性,形容一个心眼和胆量都很狭小的臭家伙。

《大西洋月刊》的独家披露,不仅引起美国媒体的广泛评论,更导致以色列政府公开抱怨,以及美国保守派的激烈批评,包括有意再次问津下届总统的得州共和党籍州长佩里。国务卿克里因此被迫作出“检讨性”澄清,向内塔尼亚胡道歉,一面承认这是“可耻”的侮辱,一面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坚持并没有在白宫听到这样的说法。以戈尔德伯格的资格,所有论客都同意“臭鸡屎”代表了奥巴马政府的真实看法。

这里的“大气候”,便是以色列日益成为奥巴马政府国际战略的重大障碍,但是以色列在美国朝野的巨大影响力,使得白宫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大内”官员的“臭鸡屎”私下诅咒和克里国务卿低三下四的公开道歉,是这一尴尬处境的绝妙写照。

众所周知,奥巴马是近几十年来与以色列政府关系最糟的美国总统。这里根本原因,是奥巴马的基本国策——向亚太地区的战略转向,与以色列依赖山姆大叔称霸中东、为所欲为的国家利益之间难以调和的矛盾。

加剧这一矛盾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以色列内部人口构成的变化。一方面是以色列控制地区阿拉伯人口急速增长,超过犹太人,使得华盛顿推动的“两国方案”可行性即将消失;另一方面是我早些时候在评论以色列准备修宪(《基本法》)时指出:极端保守的正统犹太教人口高速增长,而世俗犹太人比例退缩,使得保守犹太教义党团日益把持以色列政治。依靠右翼选民的内塔尼亚胡更加不肯在巴勒斯坦问题上作出任何让步。

新近的加沙战争中,以色列不分青红皂白大肆杀戮,包括明确受到联合国保护的妇孺老幼,欧洲各国民意急速转化,同情巴方,形成巨大的国际压力,迫使奥巴马政府花费巨大外交资本,推动实现停火协议。协议墨迹未干,以色列立即宣布在耶路撒冷阿拉伯居民区扩展犹太殖民点。因此引起耶路撒冷与西岸占领区阿拉伯居民的激烈反应,再引起以色列悍然禁止和限制阿拉伯民众前往伊斯兰第三圣地——阿克萨清真寺祷告朝圣,引起整个穆斯林世界的愤怒

如此种种,无不与奥巴马政府力图稳定淡化中东局势和冲突、减低美国外交投入的努力背道而驰。但是这次引起“臭鸡屎”咒骂的直接原因,是奥巴马政府在大中东的另一迫切外交战略目标——伊朗核问题国际谈判的进展。

伊斯兰逊尼派“伊斯兰国”的异军突起,固然为美国创造了分而治之的新机会,但是这一组织的“超级”极端主义和强悍军事组织力量,以及因此吸引大批欧美土生穆斯林参与“圣战”,对西方和美国形成严重的恐怖主义威胁,相当突然地改变了大中东的地缘政治布局,使得华盛顿要与伊朗达成缓和“低荡”的迫切性迅速上升。

大家都清楚看到,在大中东地区抵御“伊斯兰国”的中流砥柱,除了人数和资源都极为有限的库尔德族,便是伊斯兰什叶派的领袖伊朗。更重要的是华盛顿认识到,虽然有西方世界对伊斯兰革命以来的伊朗政权的长期丑化和围堵,真正严重威胁西方世界长远安全的伊斯兰极端主义,实在是美国长期“盟友”——沙特阿拉伯和海湾君主国信奉和供养的逊尼派极端教派。

由于既得利益特别是石油利益的长期影响,欧美对伊朗的妖魔化还会惯性运行相当时间。但是精英知识界态度已经出现显然变化。《经济学人》周刊最新一期(11月1日)的伊朗特别报道,便是例子。《经济学人》不仅介绍了伊朗社会的实际时俗化状态,更承认伊朗政权并非西方妖魔化宣传的“宗教专制”,而是受到基层民意的驱动制约。

这些报道揭示:与伊朗在核问题上达成某种妥协,符合华盛顿在大中东新形势下的战略需要。但是石油利益之外,以色列右翼政府是美国与伊朗缓和关系的最大障碍。这是因为伊朗政府和穆斯林兄弟会代表的穆斯林街头民意,才是以色列的最大“安全威胁”。在急于摆脱中东困境的奥巴马政府“大内”,于是冒出“臭鸡屎”恶言。

内塔尼亚胡与奥巴马本人长期交恶,2012年总统大选期间公然干预美国内政,为共和党造势鼓吹。更重要的是美国国会是“以色列占领区”,而奥巴马面临国会中期选举的惨败。共和党增强控制的国会,只会加大华盛顿与伊朗缓和的难度。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以色列 美国 奥巴马 伊朗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