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六项中国之最的台湾首任巡抚刘铭传

独家网   倍倍   2014-11-02 11:01  

2014年,是刘铭传基隆大捷、抗法保台130周年,虽然过去了这几百年的时间,但刘铭传留给台湾的功绩却不能遗忘。刘铭传的一生主要做了三件大事:第一是镇压太平军和捻军;第二是保卫台湾、抗击法国侵略者;第三是担任首任台湾巡抚六年时间内开发和建设台湾。这位出身农家的将领,曾经贩过私盐,啸聚山林,其人生颇具传奇色彩。

刘铭传(1836年9月7日-1896年1月12日),字省三,自号大潜山人,因排行第六、脸上有麻点,人称刘六麻子。安徽合肥人。淮军将领,曾参与镇压太平军,激战“捻军”,洋务派骨干,台湾省首任巡抚,率军击败法国舰队的进犯,且编练新军,从事建设铁路等一系列洋务改革,为台湾的现代化奠定了深远的基础。被誉为台湾洋务运动之父和台湾近代化之父。中国清朝末期的将军和大臣,是淮军重要将领。

从强悍少年到淮军名将

在刘铭传11岁那年,父亲去世,之后不久两个哥哥也相继去世。刘铭传于是偷偷参加了贩卖私盐的团伙,后来索性干起打家劫舍的勾当。有一次,当地一个地霸土豪大声呵斥刘家人供给不及时,然后扬长而去。刘铭传听后很生气,对他的几位兄长说:“大丈夫当自立,安能耐此辱哉?”之后就徒手追赶地霸,追上后拦在马前,要求与他决战。地霸听后狂笑道:“你这小孩子敢跟我过不去?我给你一把刀,你有本事把我杀死,你就是好汉!”刘铭传听后大喜,从地霸手里接过刀,猝不及防地将他杀死,然后骑上地霸的马,按住马头,大声叫道:“这个地霸侮辱乡亲,我杀了他,愿意听从我的,我们一起保卫乡里。”围观的几百名穷苦青年当即表示愿意听他的号令。而刘母周氏据说“吓破了胆”,惊吓而亡。后来刘铭传显贵时,每逢母亲生日和忌日都“涕泣悲怨不已”。

0414-00429-020b2

刘铭传

随着太平军的势力越来越大,清政府所依赖的八旗兵和绿营兵战斗力很差,于是寄希望于各地组织的“团练”。刘铭传这几百人的队伍很自然成为当地办团练者拉拢的对象。同治元年(1862),刘铭传率所部加入到了李鸿章的淮军,号称“铭字营”。“铭字营”中多为刘家子弟,刘铭传在营中职务最高,辈份也最高,其骨干将领皆为刘家子弟和刘铭传办团练中结纳的“同里敢战之士”,他们绝对服从刘铭传的指挥,成了刘铭传起家的重要帮手。在参与镇压太平军的战争中,刘铭传受到李鸿章重用,迁升很快,由千总、都司,很快提升为总兵,29岁就擢升为直隶提督,成为淮军名将。他的“铭字营”此时也成为“铭军”,分左中右三军18个营。

四月,刘铭传率领“铭字营”和张树声的“树字营”等淮军一起,从安庆乘坐外国商船驰往上海驻防。五月二十日刘铭传率部与太平军初次接战,先后占领杭头和新场两地,直迫南汇城下。此时,南汇太平军守将吴建瀛和刘玉林发生动摇,通过当地团练头目前来“乞和”。因吴建瀛还有所犹豫,刘铭传一面派部将前往刘玉林处联络劝降,一面与潘鼎新率部进逼城下,刘玉林乘机挟持吴建瀛出城投降。吴建瀛是安徽人,部下士卒也多是皖北籍,刘铭传以乡情、高官厚禄相引诱,将吴部驻南汇太平军1 万多人中老弱裁剪淘汰,收编为8 营,大大扩充了自己的实力。五月三十一日,刘又率部击退从川沙方向来攻的太平军,于第二天乘胜攻占川沙。刘铭传因此升游击并获赏戴花翎。

然而,在派系林立的晚清官场,互相排挤、掣肘之事是司空见惯的,即使像左宗棠、翁同龢、刘铭传这样的名臣也不能免。刘铭传大概是厌倦了官场中的相互倾轧、尔虞我诈,加上确实有病在身,遂提出休假回乡静养。清廷此时也来了个顺水推舟,使刘铭传的假期从三个月“延长”到13年。

临危受命抗法国,将民同心守台湾 

刘铭传虽然赋闲在家,留心洋务,积极的跟进步知识分子接触,使得自己眼界大开。光绪十年(1884)七月,法国远东舰队司令孤拔奉命率领舰队开往中国福建、台湾一带海域进行侵略活动。法国的行动计划是攻占基隆煤矿,夺取台北,进而吞并全台。台湾告急,清政府在危难之际又想起了刘铭传,急令他以巡抚衔奔赴台湾督办军务。

基隆之战中,正在轰击岸上炮台“拉加利桑尼亚”号240mm主炮炮位,水兵身后头戴白色木头军盔的军官是支队司令利士比。

基隆之战中,正在轰击岸上炮台“拉加利桑尼亚”号240mm主炮炮位,水兵身后头戴白色木头军盔的军官是支队司令利士比。

刘铭传到台湾后,发现台湾防务十分薄弱,总共40营官兵,号称2万多人,却要守卫长达2000余里的海疆,而且装备极差,名为水师,却无船只,守岸炮台火炮又少得可怜。时任台湾道台的湘军将领刘璈又将40营兵中的31营部署在台湾南部,在台北只部署了9营。这一弱点为法国侵略者所窥知和利用。而当时在基隆的守兵仅800人,只有5门固定方向的大炮,而且还只能正面守,无法侧向攻。还没等刘铭传进行部署,法国舰队已发起攻击,清军炮台连同火药库很快就被摧毁,清军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当天夜里,刘铭传通过查看地形,决定大胆采取诱敌陆战的战术,他将敌人引诱到陆地上,三面进行包抄,使法军不知所措,顾不上还击,纷纷丢盔弃甲抱头鼠窜。刘铭传首战告捷,大挫敌锋,“生擒法人一名,死伤不下百余,抢来座旗一面,乘势破其山头炮台,得炮四尊,帐房数十架,洋衣帽甚多”。清廷闻报大喜,特发内帑银3000两进行犒赏。

然而,法国并不甘心失败,于是又再次发动进攻,刘铭传防守严密,法军仍未得逞。孤拔恼羞成怒,10月1日,他决定兵分两路,向基隆、沪尾同时进攻。基隆在台北东北,有良港和煤矿,相距台北100公里,中间隔着丘陵。而沪尾在台北西偏北,相距台北30余里,有淡水河相通,是台北的门户。法军攻基隆,意在占有良港和煤矿;攻沪尾则意在攻占台北府。刘铭传两处受敌,处境十分艰难。他却无法将刘璈在台南的重兵调到台北,只好将军队分为两部,分别在基隆、沪尾作战,他自己则在基隆亲自指挥。法军开始主攻基隆,几千名士兵轮番进攻清军滩头阵地,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但法军终究无法得手。

到了下午,孤拔突然改变了主攻方向,将火力集中攻打沪尾。而沪尾的守军不多,经过半天作战,早就筋疲力尽,现在突遇重兵,自然难以招架,连连飞书向刘铭传告急。在这种形势下,刘铭传当机立断,下令基隆守军立刻撤出战斗,炸毁煤井,转移机器,全力援救沪尾。刘铭传看到法国海军需要不断得到能源补给和淡水供应,因而利在速战。基隆离台北尚远,沿途还有狮球岭等险可以扼守。沪尾则距屯聚粮饷的台北府城仅30里,沿途又无险可守,也就是说,基隆失尚不会失根本,沪尾失则大势已去。因而刘铭传冒着巨大风险果断下令放弃基隆,赴援沪尾。但基隆守军不解其意,纷纷哭谏,要求死守基隆。一些淮军老部下和湘军将领也纷纷伏地请求收回成命。刘铭传闻后大怒,拔佩剑砍前案呵斥道:“不舍基隆,台北不能保也。吾意已决,罪谴吾自当之。有违令者斩!”清军遂主动撤出基隆。

基隆失守的消息传到北京后,满朝震惊,加之刘傲在旁边添油加醋,清政府对刘铭传遂大加斥责。然而,刘铭传并不为此所动,坚信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仍然固守沪尾。基隆部队的增援致使法军连攻沪尾7天无果。10月8日,当四五百法军进入埋伏圈时,清军以绝对优势兵力分路合击,“敌兵三面受敌,狂奔败北”。当场击毙300余名,其余的惊慌失措,夺路而逃。慌乱中敌炮又自伤战船,败兵彼此间又相互践踏,伤、溺百余名。这一仗,法军伤亡惨重,孤拔自己也沮丧地承认“淡水失败严重”。

影视剧里的刘铭传

影视剧里的刘铭传

在战斗中,刘铭传短衣草履卧在山野,每战都亲自出战当先锋。有一次,法军开炮轰炸,他的马突然弯腿躺在地上,子弹从他头顶飞过,差一点儿被打中。尽管有这样的危险,他仍然坚持与将士们同甘共苦。主帅的精神感染了将士,因此每个人在战斗中都拼尽性命。在后来法军围困台湾的数月中,刘铭传苦守待变,他向李鸿章表示“传同将士惟拼死守,保一日是一日”。但他并没有消极地坐待援兵,而是紧紧依靠台湾士绅和民众,号召他们出钱出力,保卫家乡。在战争期间,台湾士绅自动捐款近百万两,台湾民众也纷纷组织起来,协同官军作战。就是在台湾抗法战争最艰苦的时候,台湾依然是“将士奋发,土勇甚好,人人思战”,而且“米粮充足,市价如常”。

在刘铭传的领导下,台湾军民同仇敌忾,在光绪十一年(1885)五、六月间挫败法军占领台湾的阴谋,保卫了祖国宝岛台湾。刘铭传成为晚清第一个挫败侵略者使民族自尊得到张扬的民族英雄,也是继郑成功之后第二个为保卫祖国神圣领土台湾而英勇抗击外国侵略的杰出爱国将领。

本文为独家网约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台湾 首任巡抚 刘铭传 六项之最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