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掌握着中国电视指挥棒?

海疆在线   刘仰   2014-10-30 10:15  

W020120810327624228293

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发表重要讲话,对文艺创作提出一系列要求,例如,“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发生偏差”,“低俗不是通俗,欲望不代表希望,单纯感官娱乐不等于精神快乐”,“提倡不同观点和学派充分讨论”等等。笔者认为,这个座谈会开得很好,习总书记的讲话也看到了当前文艺存在的问题。然而,要落实习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就目前来看,笔者认为有相当大的难度。

电视是当今中国文艺的最重要的领域,仅以电视为例,如果把习总书记的讲话作为对电视文艺的要求或价值标准,我们不得不承认,当今中国的电视文艺还存在着另一套价值标准。而且,这套要求标准以数字化、标准化、科学化、世界化的面目出现,比习总书记的要求要强硬得多、致命的多。这就是收视率标准。

收视率标准在相当大程度上与习总书记希望的价值标准是相违背的,或者说,收视率标准正是造成习总书记所批评的文艺倾向的根本原因。因此,即便习总书记的讲话能够鼓舞人心,在当前电视收视率标准大行其道、唯我独尊的形势下,广大电视工作者最多学习一下习总书记的讲话精神,能否贯彻落实,能否改变电视文艺的倾向,有很大的疑问。在收视率标准下,电视工作者面对习总书记的讲话精神,最多只能画饼充饥、望梅止渴,难以贯彻。

收视率是电视文艺的指挥棒

“没有收视率”,仅这一句话就能把一个电视剧、纪录片、电视栏目彻底枪毙。“收视率不错”,仅这一句话就能把一个电视节目推向大批观众,影响观众。在收视率标准长期贯彻的前提下,一整套价值标准就能长期潜移默化地影响观众。

收视率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关系到电视节目的投资与回报。如果被收视率否定,不管电视节目的内容如何,没有市场回报就没有生命,没有生命就没有资金持续投入,电视节目只能寿终正寝,偃旗息鼓。相反,如果得到收视率的肯定,就会有市场,就会有持续的资金投入,电视节目就能大行其道,风光无限。

把收视率只看成是一个科学调查、统计的纯客观数字,是很不全面的看法。收视率的确有貌似客观的纯粹调查统计的一面,但即使是这样,收视率所导致的结果也应该引起社会的关注。与收视率紧密相关的是广告,广告最强大的需求就是广为人知,甚至可以认为这是广告的唯一需求。虽然有些产品的广告会针对不同的、特殊的消费群体,但很多大众商品是广告的主力军,它不区分消费者的教育水平、职业划分、肤色民族等差异,一视同仁地要求得到最广泛的传播。

由于大众消费品对于广告的这一要求,文化、教育的差别往往会成为传播的障碍。因此,这类广告必然诉诸与文化、教育、职业等无关的或影响较弱的收视关注点,而人的生理欲望和最原始的生存欲望可以超越文化、教育所造成的差异,成为最具普遍性的欲望刺激点。于是大众商品的广告需求非常容易或者说几乎是必然导致电视节目向色情、暴力、发财靠拢,突出人的动物性、弱化人的社会性,成为庸俗、低俗的强大推动力。这就是把收视率当成是纯客观调查统计数字的必然结果,但这还不是收视率的全部。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夏湉 关键词: 电视指挥棒 电视 指挥棒 文艺座谈会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