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丝绸之路计划:美国欲借权宜之计从阿富汗脱身

外交家   艾丽卡·马拉特   2014-10-28 18:23  

随着美国和北约从阿富汗的撤军,未来中亚地区的安全问题仍然有大量的不确定性。为了填补撤军造成的安全空白,奥巴马政府提出新丝绸之路计划来作为目前的战略。这一计划希望通过贸易将中亚和南亚联系起来,以确保地区安全。

阿富汗及其中亚邻国都支持建立跨国贸易体系。但是在这一西方政策将会对这一地区产生何种影响这一问题上,不同国家有不同意见。

支持者认为增进这一地区主要国家间的经济联系是一项明智的选择。他们认为在西方军队撤离阿富汗之后繁荣的区域经济能够促进区域安全。

有几个项目已经获得了新丝绸之路计划的资金和战略支持。中亚-南亚电网计划从美国政府接受了一千五百万美元,以建设跨区域电力网络。这一电路将把电力从吉尔吉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一直输送到巴基斯坦的电力市场。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天然气管道计划也一直在讨论中。亚洲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都表示会支持这两个项目。最后,阿富汗边防检查站要为巴基斯坦与中亚之间的贸易往来提供便利。

但是,除了少数例外,多数来自中亚、阿富汗、美国和欧洲的专家在谈到新丝绸之路计划的前景时,都持怀疑态度。这项调查是在霍林斯国际对话中心的支持下进行的。

专家们在分析这一政策时关注的是不同的因素。

批评者认为这一政策只应该是一项贸易政策而不必成为一项“地缘政治”战略。这项政策在设计之初就将俄罗斯、伊朗和中国排除在外了,这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巴纳德学院的政治科学教授亚历山大·库雷说,这意味着美国在新丝绸之路计划所设计的区域计划背后“有着某种主导计划或者主导想法”。

来自总部设在柏林的世界维和组织中心的沃尔克·雅各布说这一计划存在两个问题,一个是外在性,另外一个是捐赠驱动。中亚政府对新丝绸之路计划的看法可能与西方并不吻合。

中亚的政治领袖、商人和企业家认为阿富汗在文化上是一个异数,并且由于其国能政局不稳而无法成为一个可靠的贸易伙伴。这些国家担心一旦贸易联系打开,毒品走私和叛乱会蔓延到自己的国家。

阿富汗在中亚国家眼中还“有一点陌生”,中亚国家战略发展研究所所长纳尔扎罗夫说。中亚国家的领导者更愿意与中国和俄罗斯进行贸易,他表示“你不能让中亚国家领导人相信阿富汗是这一区域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阿富汗企业家则将中亚看作极富前景的经济市场。在他们看来中亚与阿富汗在从航天贸易到能源区域合作等多个领域都有着广阔的合作前景——莫和卜·穆德塞,英国BBC阿富汗办事处的记者这样告诉我们。中亚地区丰富的自然资源对于阿富汗发展经济有着重要的作用。2014年以后一旦国际援助减少,阿富汗希望成为南亚与中亚之间的交通枢纽,但是中亚“仍然是最少参与阿富汗政治参与的国家”。

阿富汗企业家抱怨说中亚同行对自己缺乏信任。阿富汗研究和评价中心的前主任保罗·费什斯坦说当北方的阿富汗商人从中亚进口商品时他们被视为“朋友和邻居”,而当他们将商品从阿富汗出口到中亚时则被视为“敌人”。

独立学者贾维里斯指出,新丝绸之路计划一定是有缺陷的。建立新的商路和边防检查站并不能自动增加贸易。相反,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人们抓住了经济贸易的机会并且“基础设施会迎头赶上。”

专家一致认为中亚的主要政治和安全威胁来自内部,而不是来自阿富汗。中亚独裁政权,迷恋维护自己的统治,打击民间团体和持不同政见者,他们这样做加剧了与公民之间的对立。跨境贸易建立在几个孤立的中亚政权中间,他们不愿意对贸易伙伴开放边境。

根据库勒的观点,新丝绸计划暗示着中亚和阿富汗的经济发展缺乏企业家能力。然而,“头号经济障碍是盗贼和资本外逃,”他说。任何受到国际资助的经济项目都只会让中央的精英受益,而不是普通的企业家。

中亚政权倾向于刺激而不是安抚政治抗议者。持异议者最终会看到除了通过暴力没有其他的方式来挑战现任政府。2012年塔吉克斯坦的拉什特流域叛乱,2011年12月在哈萨克斯坦暴动,以及2010年6月在吉尔吉斯斯坦的民族冲突是治理不善导致暴力的例子。

治理不善加上一个腐败的安全部门也为毒品扩散和极端主义组织传播的一个良好环境。专制政权,经常使用西方提供的军事装备,提高自己的能力而不是维护公共安全。

另一条丝绸之路

在西方影响减弱的地区,俄罗斯和中国的影响不断上升。莫斯科正在将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关税联盟扩大到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

此外,俄罗斯也在增加在中亚地区的军事影响力。例如,克里姆林宫已经增加了用于支持塔吉克斯坦边境防卫的军事开支。因此,在受到阿富汗的安全威胁时,中亚国家更倾向于接受俄罗斯的军事帮助,而不是美国的援助。

中国的影响力也在不断扩大。2013年中国与中亚贸易达到46亿美元,自前苏联解体以来增长了一百倍。中国“肯定会改变该地区的基础设施-经济-贸易格局”,自由撰稿人约书亚•库希拉说。中国致力于推动大型基建项目,以便于中国货物经由中亚运往西方。

然而,不像莫斯科,北京在中亚地区的经济存在尚未转化为政治影响力。

建议

鉴于这些对于美国新丝绸之路计划的批评和低期望以及现有的政治不安全的根源,专家们建议美国和欧盟不要讲安全援助与民主发展计划联系起来。美国和西方应该将目光集中在人道和民主化上,将这两者放在安全利益之上。

此外,西方国家的安全援助应以军事培训和知识交流,而不是以武器装备的方式提供。这将防止独裁领导人能够运用西方捐赠的先进军事装备来反对自己的人民。

此外,捐助者应集中于协助企业家阶层。中小型企业在中亚有权要求他们的政府更好的问责制。然而,到目前为止,中小企业很少收到来自西方的货币支持。

最后,即使是批评者也同意新丝绸之路不过是一个摆脱在阿富汗的军事介入的政治上的权宜之计。但是他们认为,需要进一步的财政承诺,如果西方准备越来越多的中国和俄罗斯存在竞争的话.

(来源:http://thediplomat.com/2014/10/following-the-new-silk-road/作者:艾丽卡·马拉特 李铎 译)

本文为独家网约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张明 关键词: 新丝绸之路 美国 阿富汗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