肮脏恶臭的民国环境: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穿越了

独家网   倍倍   2014-10-28 16:56  

时间北京解放前,一个初夏的上午,昨夜下过雨。地点龙须沟。这是北京天桥东边的一条有名的臭沟,沟里全是红红绿绿的稠泥浆,夹杂着垃圾、破布、死老鼠、死猫、死狗和偶尔发现的死孩子。附近硝皮作坊、染坊所排出的臭水,和久不清除的粪便,都聚在这里一齐发霉,不但沟水的颜色变成红红绿绿,而且气味也教人从老远闻见就要作呕,所以这一带才俗称为“臭沟沿”。沟的两岸,密密层层的住满了卖力气的、耍手艺的,各色穷苦劳动人民。他们终日终年乃至终生,都挣扎在那肮脏腥臭的空气里。他们的房屋随时有倒塌的危险,院中大多数没有厕所,更谈不到厨房;没有自来水,只能喝又苦又咸又发土腥味的井水;到处是成群的跳蚤,打成团的蚊子,和数不过来臭虫,黑压压成片的苍蝇,传染着疾病。

每逢下雨,不但街道整个的变成泥塘,而且臭沟的水就漾出槽来,带着粪便和大尾巴蛆,流进居民们比街道还低的院内、屋里,淹湿了一切的东西。遇到六月下连阴雨的时候,臭水甚至带着死猫、死狗、死孩子冲到土炕上面,大蛆在满屋里蠕动着,人就仿佛是其中的一个蛆虫,也凄惨地蠕动着。布景龙须沟的一个典型小杂院。院子不大,只有四间东倒西歪的破土房。门窗都是东拼西凑的,一块是老破花格窗,一块是“洋式”窗子改的,另一块也许是日本式的旧拉门儿,上边有的糊着破碎不堪发了霉的旧报纸,有的干脆钉上破木板或碎席子,即或有一半块小小的破玻璃,也已被尘土、煤烟子和风沙等等给弄得不很透亮了。

这是老舍在《龙须沟》里对北平的描述。

其实,民国时期的环境卫生状况已经不能简单的用“脏乱差”这样的词语来形容了。有这样一条记录:1935年,公历9月,重庆下了一场暴雨。这场暴雨应该没有前几年北京那场暴雨大,有关部门也没有惊呼“61年不遇”,不过它带来的危害可一点不比北京那场暴雨小:低洼地带汪洋一片,排水系统彻底瘫痪,大水裹挟着阴沟里的垃圾,打着旋涡冲进市民的屋里去,一排排民房轰然倒塌,很多人在睡梦中失去生命……

这么一场暴雨究竟害死了多少人,未见统计,但是在1935年9月8号的《新蜀报》上,有记者报道说:“日前大雨为患,重庆居民因被灾以致无家可归者,达5470户。”

这仅仅是下了一场暴雨,也没有什么洪水或者泥石流,但是却造成了房屋倒塌的结果,只能说在当时的民房质量不怎么样,而且整个城市的排水系统情况堪忧

当时国民政府的中心南京的情况也是一样的臭气熏天,尤其是大街小巷的卫生状况,糟糕透顶。百姓们都处在自扫门前雪的状态,大街上,到处都是驴、马等牲口的便溺之物,臊气冲天。城内主要的百姓生活区,几乎家家门口都堆放着生活垃圾。尽管不远处可能就有一个专门放置生活垃圾的箩筐,就是那种用竹篾编制成的,但老百姓就是不愿多走几步,宁愿把垃圾随意地堆放在自家门口,直到完全腐烂,和周围的地面融为一体。爱干净的人,也只会是将垃圾扫远点而已。这些垃圾,平时也能糊弄过去,但是到了夏天,除了难以入鼻的怪味,还会成为痢疾等传染病的源头。每到了夏天,负责街道清扫的夫役就每天清除一次,将垃圾收走。那个时候处理生活垃圾,无非就是挖坑填埋,或者就集中倾倒在低洼处,要么就倒到江里河里,被水冲走。

1914年3月6日,河南开封,粪便堆边的人们。

1914年3月6日,河南开封,粪便堆边的人们。

那个时候,南京城区的大户人家都在使用马桶,平时专门有人来收拾。如果遇到兵荒马乱,收拾不及,也只好将马桶放到门外,寄希望于被乡下人收走肥田去。等了几天,门口放满了马桶,还是没人收拾,就会让人趁夜深人静时,偷偷倒入附近的池塘里。至于那时南京的大街小巷,几乎是没有厕所的,时人有文字记载说:“寻遍全街而不得一溺所,忍溺致疾者有之。”

首都尚且如此不堪入目,身为“陪都”的重庆这么脏乱就不足为怪了。抗战时期,一个美国记者到重庆采访,顺手调查了一下公共设施,他惊讶地发现,这个城市除了自来水管道根本没有西方城市常见的那些四通八达的地下管道,雨水和生活污水只能从街道两旁的阴沟里流走。而这些阴沟几乎不存在高度差,沟里的废水很难流动,慢慢地渗入地下,时日长了,污泥和垃圾在里面积淀得越来越厚,阴沟自然就堵塞了,需要专门雇人清理。而由于战争的关系,国民政府财政紧张,又不愿意拿出钱来做这种“小事”,以至于阴沟渐渐淤平,完全成了摆设。雨水无处可去,只好在街道上汇集,小雨可行船,大雨可看海,暴雨一来,水深三尺,房屋自然也就纷纷倒塌。

1914年3月20日,山东泰安,突然的暴雨使街头变成了小河

1914年3月20日,山东泰安,突然的暴雨使街头变成了小河

我们再来看看当时几大重要的城市路况分别如何。北平从晚清开始就是有名的肮脏,即使在明清时期它都是首都,但是普通民众的生活基本是离不开垃圾的。所以,如果你想穿越回清朝跟几个阿哥谈恋爱的话,千万不要出去微服私访啊,否则,你会被恶心死的。

在北平,由于垃圾不能及时运出城外,日积月累,在城内的街巷死角及城边沟旁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垃圾山。比较有名的有和平门顺城街、台基厂头条东口、皇城根乃兹府、太平仓、二龙路、天安门城楼迤东、骑河楼等31处。故宫,这座昔日的皇宫禁地也是垃圾遍地,有些还是明清时期积存下来的“古董”垃圾,而在有些地方垃圾堆得与紫禁城城墙一般高。西单附近的胡同二龙坑,夏天积水成河,称二龙河;冬天垃圾如山,又称二龙山。时任解放军第41军第121师第363团政委周之同回忆说:“(北平解放后)我团直属队和师炮兵营驻地如旃坛寺、养蜂夹道和北海公园沿墙等地的垃圾堆得很高,司号员每天早晨去北海岸边练习吹号,都是从垃圾堆上把梯子放过北海公园墙内下上。”据估算,北平刚解放时城内积存垃圾多达60余万吨,仅是妨碍交通、急待运除的垃圾就有24万余吨。

解放初清扫北平街道

解放初清扫北平街道

旧北平的地下排水系统及河湖水道淤积堵塞,臭气熏天。北平曾拥有世界上最完备的城市下水道,干线沟在南北向街道下面,支线沟在东西向胡同下面。市民生活废水和天降雨水,从支线沟排入干线沟,最后流入护城河中,即使天降暴雨,也能很快排走,城中很少积水。但是,实际的情况是由于长期未得到有效整治,总长314公里的下水道,竟有290多公里淤塞不通。许多地方不得不靠明沟来排水。明沟裸露在外,沟中污水黝黑稠糊,散发着阵阵腥臭的气味。当时城内较大的污水坑就有1100多处,占城区面积的15%。遇有下雨天气,污水溢出沟外,四处流淌,很不卫生。筒子河、玉带河及积水潭、北海、中海、南海等河湖水系,淤塞严重,水体发臭,杂草丛生,触目尽是死猫、死狗和垃圾。

0

新中国成立后清扫天安门广场

脏乱的卫生环境,孳生蚊蝇,传播病菌,严重影响市民的身体健康。小儿麻痹症、伤寒、细菌性痢疾、斑疹伤寒、回归热、疟疾、霍乱及天花等传染性疾病,广为流传,成为造成市民死亡的头号杀手。受传染病的影响,民国时期北平市人均期望寿命只有35岁。所以,穿越之前一定要想清楚,在一个满是垃圾的城市里面,连上厕所都成了问题的话,还怎么让人好好的与某才子谈风论月?

本文为独家网约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民国 环境 卫生 肮脏 恶臭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