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时报:应对埃博拉,美国应该学学中国

独家网   吴彦丞   2014-10-24 14:47  

摘要:埃博拉病毒现在正在全球肆虐,如果说在非洲蔓延是由于医疗条件差导致的,那么在医疗条件很是发达的美国,为何却也出现了医疗人员死亡的事件,这似乎不仅仅是医疗条件的问题。反观中国在非典时期的表现,很多地方是值得美国学习的。

这是一个新型病毒,其早期感染症状和十几种常见疾病的早期症状一样,导致最开始的时候很多病人被误诊,也没有及时控制病毒的蔓延。尤其在人口众多的非洲国家,这种病毒更是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且由于国家的贫穷,所以没有办法研究相应的疫苗,使得疫情更加的恶劣。甚至几百名医护人员都被感染并导致死亡,这个数字还在上升。最终,不仅仅是非洲,病毒通过现代交通工具传播到全世界,几个月就感染数千人,这个病毒被称为埃博拉病毒。

如果说现在人们谈埃博拉色变,那么在十多年前,在东亚地区,还有一个病毒更是让人闻风丧胆,它叫非典。

在2003年,仅仅几个月的爆发,就使得8500余人患病,夺取了900人的生命,经济损失更是高达400亿美元,它震动了全世界。

有了非典肆虐的教训,大量的医生和医疗器械投入到对抗埃博拉病毒的战斗中。埃博拉病毒和非典病毒有很大的不同,埃博拉病毒的死亡率高达70%,而非典只有10%,但是非典可以通过空气中的飞沫传播,所以比埃博拉病毒更加容易传播。

当时为了对付非典,采取了很多的措施控制疫情的发展,可能是非典已成历史,这些措施被人们遗忘了。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肿瘤学家和生物学家Emanuel在非典后发表了一份关于非典教训的报告,这个报告被广泛的引用,他表示,不论是在最贫穷的国家还是在公共卫生最发达的国家,一个疾病的爆发都是一次巨大的考验,不是看它的医疗设施有多好,而是看防控的措施做得怎么样。

像在美国就没有做到很好的防护措施,导致疫情并没有受到控制,反而尼日尼亚等一些国家却成功的阻止了埃博拉病毒的传播。

美国疾病控制和防护中心表示:我们可能还是按照以往对待疫情的措施来应对这次病情,但是事实证明我们错了,我们应该向中国等一些东亚国家学习,在非典时期,他们的防护措施的确做得很好。

在谈到中国的防护措施时,都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完成的任务,因为在整个疾病的控制中,要求军队,医院,学校以及社会各界的默契配合。

在三个埃博拉病毒肆虐最严重的西非国家,甚至有超过9000人被怀疑有病,而其中的一半人已经死了。同样是发达国家的加拿大,在面对非典时,也是束手无策,两次爆发使44人死亡。相比之下,中国和新加坡的做法就被誉为国际上成功的案例。一旦发现有人感染非典,当地的公共卫生部门便开始所谓的三部曲:监察,检疫,隔离。

所谓监察,就是继续密切监视各大医院和诊所,发现疑似病情马上上报;所谓检疫,就是在疑似病人身上做更加深入的检查,确诊是不是非典;所谓隔离,就是一旦确诊,则对病人采取隔离政策。

不仅仅是当地的卫生部门参与防护,国家的军事力量也被调用,在医院,学校等人群密集的地方,强制要求做日常体温的检查。甚至只要有一个人感染了,将整个公寓楼都隔离了。这都强调了集中控制,带来的结果也证明了这种防护措施的优越性。

而在美国,就没有相应的政策,没有一个确定的预案来应对这种全国性的疫情,导致在整个防护过程中出现了断点,在州与州之间衔接的不是很好,而这些细小的漏洞,都导致了这次防控的失败。

就在这周,两名照顾埃博拉病毒感染者的护士由于感染相继去世,这也引发了美国国内一系列关于医疗人员缺乏必要的训练和防护设备的谴责。

在香港的威尔士亲王医院,在这个城市出现了第一例非典患者后,便开始对与病人接触的人进行防护,在每一个病房门口,都会有一名训练过的护士监督,确保进入的人都是穿着防护设备,所以当时流行着这样一句话,“你可以很累,但是再累,你也要穿好防护服。”而且在香港的各大医院,都开始在隔离病房配备负压通风系统,防止传播疾病。

作为一个医疗条件几乎是全世界最好的国家,却死亡了两名医疗工作者,是时候反思了,也是时候向做得好的国家学习了。

原文链接:http://www.latimes.com/science/la-sci-ebola-sars-20141018-story.html#page=1

原文作者: Pierson,Healy

原文标题:More than a decade later, SARS offers lessons on Ebola

本文为独家网约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埃博拉 美国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