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高铁出口中将遭遇日本干扰

博客   邱林   2014-10-16 11:01  

20100225122314489

眼下,“中国高铁”正成为中国领导人出国访问提及的高频词汇。在2013年访问泰国和今年访问非洲以及英国之际,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均积极向访问国推销中国高铁。10月12日至14日,李克强访问俄罗斯期间,又扮演了“中国高铁”的“推销员”角色。

13日,在李克强与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的见证下,中国发改委与俄罗斯运输部、中国铁路总公司与俄罗斯国家铁路公司四方签署了高铁合作备忘录,决定推进构建北京-莫斯科的欧亚高速运输走廊,优先实施莫斯科至喀山高铁项目。

这是中国推进“高铁外交”的又一成果。按中国的想法,除与俄罗斯合作修建莫斯科-北京高铁外,中国已制定了欧亚铁路三条高铁网规划,计划2025年建设完成,目前正与有关国家进行积极谈判。这三条高铁网规划主要包括:

其一,中亚高速铁路从新疆乌鲁木齐出发,经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土耳其等国家,最终到达德国;其二,俄罗斯大陆横断高速铁路网则从中国黑龙江出发,通过俄罗斯北部的横断铁路连接西欧;其三,东南亚高速铁路网从云南昆明出发,经越南、柬埔寨、泰国(或从昆明经柬埔寨到泰国),马来西亚、抵达新加坡。

这些想法很不错,规划也很具体,然而,要实施却是另外一回事。由于跨国高铁的建设涉及国家较多,同时也牵涉沿途各国出资建设与建成后运营的问题。况且,这些跨国高铁的建设都有一个原则,由中方出资金、出技术、出设备去建设,建成后也会由途经国家来参与运营。

客观的说,中国已经掌握全部高铁核心技术、核心设备的研发制造,并对部分环节加以升级改造,使得高铁项目总施工成本较日本新干线要低,中国高铁获得更多市场份额的可能性较大。但高铁是一种高技术、高投入的项目,具有高度的政治敏感性和公众关注度,没有详尽的信息,很难说服一个国家做出发展高铁的决策。

前不久,中国与缅甸高铁合作就出现了问题,中缅拟合作修建的胶漂-昆明铁路工程计划,因种种原因被缅甸政府搁浅。该项目的备忘录签订于2014年4月,备忘录里明确写明期限为3年,在3年内将启动该项目建设。然而,到今年4月份,该项目还没有任何工作处于开始阶段,且规定期限已到,因此该备忘录已失效。

事实上,缅甸政府已弃建这条铁路。缅方称,缅甸一些公民组织对这个项目的反对声音较大。今年3月备忘录到期前,缅甸交通运输部曾多次对外表示,正在对皎漂-昆明铁路工程的进行调查和重新评估,此外,缅甸公民组织和铁路途经地区居民多次向缅甸政府抗议,称工程将给地方造成负面影响。

这印证了一句话,国家间的竞争令东道国政府对崛起中的中国分外警惕,对于中国在他们国家的投资,以“经济安全”为由进行政治干预可能是最好的办法。正如此,除了中国与缅甸的合作出现了问题外,之前,中国与越南、印度的高铁合作也由于各种原因泡汤。

人们不禁要问,中国为什么如此看重在国外修建高铁?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高铁出口将进一步将使高铁产业得到新的发展机遇,并且将带动产业链上下游细分领域的发展。如钢铁产业、高速机车、电子控制、能源以及新材料产业等,有望迎来更大的市场需求和发展空间。

这几年中国企业虽然接了不少海外的项目,但都不属于高铁的范围,大部分仍是传统的铁路项目。而传统铁路项目出口很难体现中国的影响力。现在,中国十分渴望在高铁出口方面有较大的突破。目前,中国除了在土耳其的安卡拉至伊斯坦布尔高速铁路(全长158公里,设计时速250公里)建成外,由中国主导的高铁走出去愿望,至今没有更多鼓舞人心的成功项目。

更重要的是,中国在高铁出口中,将遭遇日本的干扰。例如,9月17日日本报纸《日本经济新闻》爆出猛料:日本国际协力机构专家铃木基义称,“日本虽然在向亚洲兜售新干线,但即使零元中标也应该拿下订单。”其理由是,中国已经不再考虑铁路建设的盈利问题。目前中国正大打外交牌,抓住对方国家的弱点,软硬兼施进行推销。

由于日本建设的新干线运营三十多年来,没有出现人员伤亡事故,因而在全球的影响力较大。下一步,如果日本与中国打高铁价格战,将会对中国形成很大的压力。因此,今后中日在高铁市场的竞争中,将会十分激烈,谁技高一筹分得高铁市场的一块蛋糕,谁就能占得全球高铁发展的大优势。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夏湉 关键词: 高铁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