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笨蛋,这是资本!”

联合早报   郑永年   2014-10-15 11:09  

1318991076469

“笨蛋,这是资本。”这里仅想套用克林顿1992年竞选总统时所打出“笨蛋,这是经济”的口号,来分析席卷全球的社会抗议运动及其误区。在本区域,人们关注最多的就是台湾不久前发生的“太阳花运动”(占领立法院运动)和香港所发生的“占中”运动。不过,类似的社会抗议运动也是世界各地所面临的问题。

无论是在发达的西方还是社会经济水平仍然不发达的发展中社会,都在发生着两类不同的社会运动。前者的社会抗议运动表现为针对资本主义的运动;后者则表现为要求民主化的运动。台湾和香港刚好是两个典型的例子,台湾的“太阳花运动”是针对资本主义的,香港的社会抗议运动则要求民主化。两者的目标都指向了政府。一旦人们把社会运动归结为政府和社会之间的矛盾,问题就会简单化。结果,运动组织者对目标的错误判断,使用错误的方式,导致结局与目标背道而驰。

社会抗议运动实际上牵涉到资本、社会和政府三者之间的关系。要理解社会抗议运动,从资本和社会之间的关系来讨论,或许更能说明问题的本质,找到合理解决方案。自近代以来,只要存在着市场关系,资本一直主导着资本、社会和政府三者的关系。从资本和社会的关系来看,自近代以来,世界已经经历了两次大的革命。今天的世界开始进入第三次革命时代。这三次革命的根源都是资本。

第一次革命可称之为资产阶级革命,是资产阶级和君主贵族之间的斗争。这次革命先发生在西方,然后扩散到其他地区,历时几个世纪,书写了近代的历史。在西方,商人阶层起源于罗马帝国解体的废墟上。在没有任何“集权”的政治形式的情况下,城市纷纷兴起,而商人则是这些城市的主体。商人在近代国家的形成过程中是主导性力量。

这里分为两个历史阶段。在第一阶段,商人辅助君主统一国家。在近代高度集权的国家形式产生前,欧洲大多是地方化的政权,并且是基于传统身份的贵族所主导。这不是新崛起的商人阶层所能接受的。地方化政权没有统一的市场,不利于商人对效率和利润的追求。传统贵族身份也不符合商人对身份的追求。商人追求利润和地位,而君主追求更大的权力,在国家统一问题上,两者找到了共同的利益。欧洲国家统一的过程,就是整合各地方共同体(包括小民族)的过程。没有商人在背后的金融支持,君主很难完成统一大业。

在第二阶段,商人和君主分享政治权力。在国家统一过程中,商人在经济上支持君主,如何在国家统一之后保持自己的权力和权利,是商人阶层的主要问题。商人通过把持议会的形式和君主分权,又通过议会的立法来保护商人的私有财产。今天西方很多制度,包括私有产权制度,都是商人阶层和君主互动的产物。

商人和君主的互动就是近代民主的开端。历史学家摩尔(Barrington Moore)曾形象地说过,没有资产阶级,就没有(西方)民主。商人,也就是后来所说的资产阶级,是第一个和君主分享政治权力的阶层,也是商人用经济的力量驯服了君主的专制权力。因此,马克思说,近代国家是资产阶级的国家,政府仅仅是资产阶级的代理人,并非没有道理。

二次革命造就福利社会

第二次革命可称为无产阶级革命,或者工人阶级革命。近代国家统一之后,商人成为主导阶级,西方各国经济得到持续的发展,也导致了产业革命。之后,西方逐渐发展出了大规模的工厂和生产方式,产生了新兴的工人阶级。用马克思的话说就是无产阶级,即出卖自己劳动力的阶层。早期的资本主义唯利是图,属于原始资本主义。这是资本主义发展的黄金时期,也是社会的悲惨时期。欧洲很多作家都有很形象的描述,例如雨果、狄更斯和马克思。资本的天堂也就是社会的“悲惨世界”。逐渐地,具有自我意识的工人阶级发动了一波又一波的社会抗议运动,即工人阶级运动。到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工人阶级运动达到高潮。马克思把这个过程形容为资本主义制造自己的“掘墓人”的过程。

工人阶级运动就是资本和劳工之间的冲突,产生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结果。在西欧,运动导致了民主社会主义路线的产生,资本和劳工阶层达成妥协,逐步走向福利国家制度。工人阶级运动促成原始资本主义向更人性化的资本主义转型。政府在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此前,政府是资本的代理人,为资本服务。工人阶级运动促成了政府和资本的相对分离,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力量。政府为了保护资本主义不会自我毁灭,实行各种形式的社会政策(例如社会福利)来保障社会的稳定,和资本的正常有效运作。在后期,随着投票权逐渐扩展到工人阶级,政府(政治人物)的动机也发生变化,逐渐地偏向工人(选票)。从原始资本主义到福利资本主义的转型,是一个政治和社会改革的过程,为资本和社会力量之间,造就双方都能接受的均衡状态,资本得到了稳定的新环境,社会得到了新利益。

在另一端,主要是不发达的国家,无产阶级革命造就了苏联东欧社会主义模式。其特点就是消灭资本和市场经济,试图通过公有制让社会控制经济。这也是人类历史上一次重大的试验,在早期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就,成为落后国家赶上发达国家的主要路径。问题在于,这个模式最后走向了一种“贫穷社会主义”的局面。因为没有了资本和市场,政治替代了市场,经济发展没有动力。在和西方模式竞争过程中,最后归于失败。

今天,世界再次进入革命的状态,主力是中产阶级。同样,这次革命的根源还是资本。

在西方发达国家,社会抗议运动的反资本主义目标非常明确。在社会、政府和资本这三者中间,资本永远最有力量追求其自由。资本的本性就是追求最大的利润,一旦遇上阻力,就会千方百计地去克服。二战之后,西方国家基本上确立了对资本的规制体系。这自然和民主有关,因为政府必须向人民负责。今天资本主义所引出的问题,也和西方的大众民主有紧密的关联。资本逃离民主,追求“自由”,结果导致了很多社会问题。在大众民主下,政治人物往往偏向“选票”(社会力量),民主俨然成为福利的“拍卖会”。福利国家为资本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即高税收,而规制国家为资本设置了重重障碍,限制资本的活动。

资本追求“自由”的方法有二。第一,全球化。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全球化,是资本在新自由主义的旗号下推动的。全球化意味着资本没有了“国界”,挣脱了主权国家的“规制”,在海外找到了自由发展的空间。第二,资本本身的创新。资本的创新发生在各个领域。例如发展出新的产业。一旦新的产业产生,政府需要时间对其确立规制,资本便有很长的自由期。再如,金融(华尔街)资本主义已经成为美国资本主义的主体,它发展到“过大而不能倒”的程度,挟持了政府也挟持了社会。2008年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就是金融资本主义的产物。

美国发生了“占领华尔街运动”,针对的是资本,最后不了了之。政府迫于社会的压力,想对资本施加限制,但在全球化状态下,政府又能做什么呢?结果,资本仍然大行其道。在欧洲,社会抗议运动也是反资本主义的,但针对的则是政府。同样,政府能对资本怎样呢?政府需要资本的贡献来支撑福利制度。大众民主是“一人一票”,通过“一人一票”,人们能够保障拿到“一人一份”。但是,又有什么制度能够保障一人能够贡献一份呢?资本、福利(社会)和政府之间的深刻矛盾,是欧洲治理危机的根源,没有人知道如何解决。

社会对抗政府将有利资本

在亚洲,尤其是早先的日本和后来的“四小龙”,似乎省略了西方的第二次革命,即工人阶级革命。这种省略是政府的功劳。政府在推动经济发展的同时,大力进行社会建设,在短短的几十年时间里,不仅创造了一个经济奇迹(从“第三世界”到“第一世界”),而且更创造一个社会奇迹——庞大的中产阶级。

现在东亚社会所发生的社会抗议运动,其根源和西方发展经济体是一样的,都是因为全球化。全球化导致了资本的高度流动,政府的经济主权流失(税基缩小和就业机会减少),大量的经济好处流入少数能够驾驭全球化的资本家,造成了巨大的收入差异和社会分化,社会抗议因此而起。但政府又能对资本怎样呢?

在不发达的亚洲国家,社会抗争更是复杂。这些国家一方需要大量的资本进行发展,但资本也带来很多问题,例如收入差异、社会分化、人权等等。因此,人们也希望通过民主化(即改变政府和社会之间的关系)来解决问题。泰国、柬埔寨和缅甸等就面临这样的情况。矛盾在于,资本需要一种稳定的社会条件来发展经济,但民主往往走向反面,驱逐资本。

在全球化状态下,越来越多的社会问题都是由资本引起。但是,社会运动的反政府性质,更使得政府难以在资本、社会之间建立起一种均衡状态。今天,很多政府都处于一种困境:“亲商”会招致选票的流失,而“亲民”会造成资本的流失。越来越多的政府难以在“亲商”和“亲民”之间达成平衡。

历史地看,“民主化能够解决问题”至多是一个错误的假定。近代以来,民主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但并不是万能药,反可能会导致情形的恶化。很多社会抗争运动已经走上了一个错误的方向。尽管社会问题的根源仍然是资本和社会的关系,但民主(化)所造就的政府则越来越弱化,很难再扮演重要角色,促成资本和社会之间的妥协。更有可能的是,民主正在导向民粹主义路线。上世纪的民粹主义导致了“贫穷社会主义”,今天的民粹主义很有可能导致“贫穷民主社会”。在亚洲,已经有些例子了,民主化发生之后,政府已经不能有所作为,经济下沉。更为严重的是,政府一旦被弱化,必然被资本所挟持,社会被资本完全主导,从“一人一票”演变成为“一元一票”。

在第二次革命时期,马克思构想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对付资本,但没有成功,因为民族主义战胜了国际主义。今天,新《资本论》的作者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在构想着“全世界政府联合起来”来对付资本,这也不会成功,民族主义也同样会战胜国际主义。历史仍然循环着。如何构建资本和社会之间的均衡,仍然是这个世纪最严重的挑战。但历史经验表明,只有当社会和政府结盟的时候,资本才能得到规制。一旦政府被弱化(更不用说推翻),资本便开始主宰社会,也主宰政府。

历史地看,“民主化能够解决问题”至多是一个错误的假定。近代以来,民主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但并不是万能药,反可能会导致情形的恶化。很多社会抗争运动已经走上了一个错误的方向。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资本 社会运动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