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道路引起世界格局和全球治理方式的历史巨变

红旗文稿   张维为   2014-10-13 14:28  

日前,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举办“两岸政治学发展学术研讨会”,台湾知名学者朱云汉教授做了题为“突破与超越:迈向21世纪的中国政治学”的发言。他在发言中高度评价了中国道路和全球治理方式的历史性巨变。现将其主要观点综述如下。

一、中国发展道路影响人类的未来

36年以来中国发展模式的突出表现,震惊了西方主流经济学,也撼动了国际机构对于经济发展与治理的话语权。中国发展模式让许多发展中国家思考,如何在社会公正、可持续性发展以及自由市场竞争效率之间取得平衡。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实践,可能在美国式资本主义与西欧式民主社会主义(福利国家)体制之外,开创了第三条道路。中国政治模式在引导社会追求最佳公共选择上有其明显的功效,能够平衡程序、能力与结果三个环节。中国经验在西方代议民主体制的经验之外,开创了另外一种取得“政治正当性”的可能选择。

二、西方学术界无法回应中国复兴带来的全球性历史剧变

西方观察家根据西方的历史和政治经验,很难理解一个政治体制虽然不具备“民治”的程序,却有可能达成“民享”的实质结果。但是,他们确实无法否认中国大陆在改革开放36年中所取得的具体成就。中国在举办北京奥运会、处理四川地震灾难、应付全球金融危机等重大挑战时所展现出的统筹能力,也令西方国家政府难以望其项背。最近,有西方观察家开始承认中国的政治体制也有其优越性。他们认为这种体制有引导社会追求长期目标的优势,这是陷入短视、民粹与分裂的西方民主所欠缺的,但东亚“家长式贤能政治”也必须纳入公民参与与问责机制,才能适应21世纪的网络社会。

中国复兴以及中国发展模式的出现,对于世界而言是一场石破天惊的历史巨变。在过去300年的人类历史中,只有四个历史事件的重要性可与中国崛起相比拟:一是18世纪的英国工业革命;二是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三是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四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崛起。这四个事件塑造了19与20世纪世界格局,中国兴起将带动21世纪全球秩序重组。

中国复兴带动非西方世界全面崛起。它让过去“南北经济不对等交换关系”出现根本性的变化,也带给发展中国家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加速了生产活动重心向非西方世界转移,加速了全球财富与权力的重新分配。由此全面提升了非西方世界国家在全球协调与治理体制内的发言权,西方国家独占人类历史舞台的时代即将结束。对此,西方国家的有识之士也持有同样看法。

中非合作面临全新的发展机遇。中国和非洲贸易额2013年达到2000亿美元,目前非洲18%的贸易来自中国,是美国的两倍有余。在非洲外国直接投资项目中,金砖国家投资比重已从2003年前的19%上升到2013年的25%。过去10年非洲的平均经济增长达到5.5%。2001—2010年,中国进出口银行为非洲这个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提供了672亿美元的贷款,而同期世界银行对这些国家提供的贷款为547亿美元。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对30多个非洲国家提供的贷款余额也达到189亿美元,贷款对象包括中小企业。

中非合作在未来将全面升级。2020年中非贸易规模要达到4000亿美元左右,中方对非直接投资存量向1000亿美元迈进。中非之间将进行产业合作、金融合作、减贫合作、生态环保合作、人文交流合作、和平安全合作等“六大工程”的合作。中国将积极参与非洲公路、铁路、电信、电力等建设,实现区域互联互通。中国企业与非方建立合资航空公司,提供民用支线客机,共同发展非洲区域航空业,还将在非洲设立高速铁路研发中心。

一位西方学者在《非西方世界的崛起》中指出,当前的转折是过去500年来人类历史第三次重要的结构性转移。第一次是欧洲世界的崛起,第二次是美国的崛起,第三次是非西方世界的崛起。

苏格兰经济学家贝哲民提醒西方读者,中国和中东互相以中文和阿拉伯文沟通,而且相互的交往及依赖愈来愈强,西方则被晾在一边,西方对此既无参与,也茫然无知,终致无法应对这两大伟大古文明携手复兴的挑战。中国和中东这两个伟大古文明愈来愈重视对方,携手重新崛起,而西方对此丧失话语权,甚至连可以理解他们对话的人才都缺乏。

三、美国学术界的知识源头出现了问题,以致战后主流政治家问道于盲

美国的政治学研究的主要问题在于:一是完全效法新古典经济学,沦为应用数学和应用统计学。二是没有理解科学知识的主要探索对象不仅限于经验世界,更主要的是经验世界现象背后的产生机制;三是没有理解知识活动的目的,在于发掘真实世界的构成本质与基于必然性的因果机制,而不是发现经验性规律;四是没有能够理解社会结构的存在有时间与空间的局限性;五是没有理解社会结构与行动之间具有相互构成关系,社会科学知识有转化行动的作用。

西方主流国际关系理论的谬误在于,其关注的历史经验局部而且片面。国际关系英国学派的代表人物近年来对于英语世界的主流国际关系理论进行了深刻的反省与检讨,认为主流理论存在着五种偏差与谬误,即当下主义、非历史主义、欧洲中心主义、无政府主义倾向、国家中心主义。主流国际关系学者只研究最近300多年以西方为核心的主权国家体系,而对超过千年以上的回教世界与东亚政治秩序,则处于无知状态。

比如有学者以1592-1598年中朝两国抵御日本丰臣秀吉入侵朝鲜的战争为界限,探索历史上中国权威的文化根源,提出为什么在这次战争之前以及在这次战争之后,尽管中国、朝鲜、日本这三个东亚国家拥有发动大规模战争的军事和技术能力,但却保持了300年以上的和平状态?要回答这样的问题,以西方主流的国际关系理论就无法作出合理解释。因为这涉及东亚地区以中国为中心的朝贡制度,这个制度以藩属国家正式承认中国文化的优势为基础,这样中国就形成对于周边国家的一种微弱的权威。中国“微弱的权威”地位维持了东亚地区长时间的和平局面。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中国道路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