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女德班这面镜子照妖前先照照自己

独家网   石甫   2014-10-11 17:57  

摘要扣在“女德班”头上的罪名本身就是断章取义的误解。“女强人”从来就不是“女德班”的培养目标。从根本上说,“女德班”只是资本逻辑所造成的社会权力分化在两性关系领域中的表现,而且还是最无害、最隐忍的表现。不去反思“女德班”现象所暴露的深层社会机制,而只对“女德班”进行道德化批判,不仅无助于真正实现女性“自尊、自信、自强”的发展,更是对实质问题的回避和妥协。

前些日子,有关东莞“女德班”的新闻引人关注。“做女强人,切子宫、切除乳房”,这样的言论引得不少对妇女解放不乏叶公之好的正人君子们不惜大加挞伐,媒体上也是一边倒的指责之声。舆论压力之下,东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要求迅速组织调查,坚决制止有违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做法,“市妇联将加大对女性‘自尊、自信、自强’精神的宣传教育,竭力提供婚姻家庭、法律、心理等方面的支持与帮助,引导广大妇女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见9月27日南方日报)

笔者深深认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但却难认可某些拿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大棒肆意挥舞乱打人的做法。更重要的是,作为讨论问题的前提,决不能以断章取义、混淆视听的手段有意抹黑“女德班”。不妨看看“女德班”的具体罪名。

首先,把所谓要求“切子宫、切乳房”作为“女德班”的罪名,这是十分明显的栽赃。查看报道原文可知,“如果要做女强人,就得切掉子宫、切除乳房,放弃所有女性特点”,这只是一句假设性的描述。“女德班”的培养目标是女强人吗?不是!只是家庭生活幸福快乐的普通女人。因此,把这句话当成是“女德班”对自己学员的鼓动之辞,不是有意陷害,就是阅读理解能力有问题。

其次,“如果要做女强人,就得切掉子宫、切除乳房,放弃所有女性特点”,从应然的价值标准上看,固然与东莞市妇联即将大力宣传教育的“自尊、自信、自强”精神相违背,但从现实中国女性所处的实际生存状况来看,谁又敢说这句看似荒谬而极端的话背后不含些许令人心酸的真实感言?东莞是否出现过为做女强人而切子宫切乳房的案例,笔者不得而知。但几十万年轻少女在此出卖身体,却是国人尽皆知晓的事实。谁敢说她们的命运便好到哪里去?如果真要细究二者的区别,无非一个是一次彻底切除干净,另一个则是把乳房和身体留下,一次次的出卖,仅此而已。但不论是哪一种情况,都远未达到东莞市妇联所希望的“自尊、自信、自强”状态。

“女德”二字,至少在中文里,令人当下联想起的会是勤劳淳朴、温和善良的中国妇女形象。在中国,这样的女性品德教育,是通过每一位母亲对女儿在日常生活中言传身教来完成的。很少听说有专门的“女德”学校来教人学习,就像生活在空气良好的林间不会看到有人卖新鲜空气一样。然而现在,曾经被熟知并传承不绝的女德,现在竟需要专门开班教授?这是为什么?

曾几何时,王三姐住寒窑的故事没了听众,“宁在宝马车上哭不在自行车后笑”的马诺说出了不少年轻女孩的心声。辛勤劳作勤俭持家的女性形象被淡忘了,干露露郭美美之类卖身求富炫富的事例占据了我们的视线。说到女强人,邓文迪是令我印象比较深刻的一个,她的上位过程的刺激惊险,恐也不亚于切子宫吧。当有人对所谓“切子宫乳房”之论愤愤然的时候,不也将邓文迪视为成功案例大加推崇么?记得11年胡锦涛主席访美,邓文迪参加由白宫主办的欢迎晚宴,有多少人不是对这样一个小三上位成功的中国“女强人”满是歆羡啊?

因此,不是“女德班”在传播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道德观念,它的存在只是撕破画皮的那只手,让我们看到画皮背后还有大量生活得并不“自尊、自信、自强”的女性存在着。而这样的女性,除了“女德班”的学员,也包括东莞的几十万少女,以及郭美美和邓文迪们。

不是“女德班”在传播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道德观念。道德观念从来就不能超越具体的历史条件而自由存在,从根本上说,它不过是这个时代人们所处的现实社会关系的观念表现。没有哪位女性天生就要生活得不“自尊、自信、自强”。问题在于在现实社会有没有真的为实现女性“自尊、自信、自信、自强”的发展提供了实际的条件。至少在当下,恐怕还不充分。

因为,东莞市政府既然能以“违背社会道德风尚”的名义迅速关闭“女德班”,却为什么不能以同样高效的行动打击在本地存在已久、声名远扬且愈演愈烈的卖淫之风?单据笔者所知,与前段时间被揭底的一炮三十万的郭美美不同,东莞数十万出卖年轻身体的少女,有不少是受不了当地血汗工厂繁重的劳动和长时间加班而从事此业的,故而有一个专属于她们的名字“厂妹”。如此人数更多、“违背社会道德风尚”更明显的事实存在,却为何被视而不见甚至转而成为本地经济发展的支柱之一?“‘他们丢掉了诸恶,那恶仍旧保持着’。但这恶比原先的更要坏十倍,因为它〔指后一种恶〕毫不怀疑毫不批判地受到了信任”,黑格尔所言非虚。

女强人也好,“女德班”也罢,都不过是在我们这个时代强势展开的资本逻辑所造成的社会权力分化在两性关系领域中的表现而已。中国社会今天的贫富分化,一面造就了一夜暴富空虚无聊的土豪,另一面则形成在血汗工厂中长时间加班领着工资维持生存成本的工人。在两性关系上,一面是有人一掷千金去海天盛筵上糜烂潇洒,另一面是年轻劳动者被迫独居分居,以及作为其补充的“十元店”卖淫等等。因此,不是要让女性树立“自尊、自信、自强”的道德观念,而是要彻底消除使广大劳动者(不仅仅是女性)无法“自尊、自信、自强”地生活的现实社会关系。这个问题才是更根本而普遍的,但也绝非像东莞市政府这样仅仅通过关停取缔就能解决的。

回到“女德班”本身,“女德班”恰恰是对当下女性无法“自尊、自信、自强”地生活现状的反抗,但却以一种极具中国女性性格特点的、最隐忍而无害的方式出现。身处弱势的普通女性们,既没有选择像郭美美、马诺一样认同现有的潜规则并游走其间力图分一杯羹,也没有去控诉和反抗造成女性不“自尊、自信、自强”的现实本身。面对资本与男权的双重强势,她们只是反求自身,以“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准则来自我阉割自我规训。她们就像祥林嫂,身处社会与人生的不幸中,只会隐忍自责。面对这样的“女德班”,有些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挥舞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做大棒加以打压的正人君子们,又和鲁迅笔下假道学的鲁四老爷有什么区别?

坚持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好的,很有必要。但坚持和践行也分真假,是在词句上还是在行动上。与其在误解真相的基础上批判“女德班”,发些持义甚高却大而无当的空论,倒不如切实关注造成“女德班”产生的现实社会基础,特别是我们这个时代资本关系的强势扩展及其所造成的社会权力关系的不平等对女性思想观念的影响。这样总会更好些,虽然也更加任重道远。

本文为独家网约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朱东法 关键词: 女德班 资本逻辑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女德班 资本逻辑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