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武装冲突中的哥萨克人

环球军事   孙力舟   2014-10-08 11:59  

0

半年多来,乌克兰政府与宣布成立“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的反政府武装在乌克兰东南部的顿涅斯克州和卢甘斯克州反复拉锯。哥萨克这一延续数百年的军事组织形式在冲突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哥萨克对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

哥萨克早在16世纪就已经登上历史舞台,他们原来是东欧以俄罗斯人为主的各族民众,不甘心附属于任何一个政权,而在当时的俄国、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波兰三个较大国家之间半农半牧而形成的准军事化社会组织。后来,他们逐步被俄国沙皇利用成为屏障南部疆界并对外扩张的力量。

18世纪,俄国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命令哥萨克离开家乡,将其调往库班草原和高加索山区对付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一部分在第聂伯河流域的扎波罗热哥萨克不愿为俄国服役,转而加入了克里米亚鞑靼人,后来向南渡过了多瑙河。

有些哥萨克继续留在顿河流域生活,但叶卡捷琳娜二世最终将这个地区并入“新俄罗斯”省,宣布以后不得再使用“扎波罗热哥萨克”这个名词。但是,俄罗斯帝国并未急于摧毁哥萨克人的社会组织,因为他们的勇气仍然可以在此后对土耳其和高加索山民部落的战争中为俄国所用。

中国人对哥萨克并不陌生,17世纪后期的雅克萨之战就是得到黑龙江流域各民族的清军与来自后贝加尔地区哥萨克的较量。在19世纪50-60年代俄国侵吞中国东北约100万平方千米领土的军事行动,和1900年俄军血洗海兰泡和江东六十四屯继而侵占东北全境的战争中,哥萨克都发挥了重要作用。1904-1905年得日俄战争中,日军在辽宁省境内苦战击败哥萨克骑兵,曾引起当时中国知识界的震惊。

20世纪中期,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尼古拉·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和巴别尔的《骑兵军》三部苏联文学作品曾在中国风靡了一代人。20世纪90年代中国电影《东归英雄传》和21世纪初的电视连续剧《东归英雄传》里,都塑造了中国西蒙古土尔扈特部东归路上的劲敌:臣服于沙皇的哥萨克骑兵。在西方,《战争与和平》等文学作品也让哥萨克几乎家喻户晓,21世纪初,CDV 软件公司推出了以拿破仑战争为主题的即时战略游戏《哥萨克2》(英文名Cossacks II)。

哥萨克在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历史都曾产生重大影响,乌克兰独立后的政治体制,就被中国著名学者秦晖称为“哥萨克民主”,带有无政府主义的色彩,又缺乏必要的愿赌服输的对制度的尊重和妥协精神。

哥萨克在乌克兰内战中的分裂

早在17世纪,今天乌克兰境内的哥萨克人就曾多次发生分裂,有的倾向于俄罗斯,有的倾向于波兰,在21世纪的乌克兰,很少有自称哥萨克的人能找到历史文献证明他们是16—18世纪哥萨克的后代。”哥萨克“更多是作为一种文化记忆被传承下来的。

俄罗斯的英文网站“开放民主”(open democracy)2014年7月30日刊登了俄国作斯维特拉南·博洛尼科瓦(Svetlana Bolotnikova)写的题为《哥萨克反对哥萨克》的文章。这篇文章的立场比较倾向于俄罗斯,认为“乌克兰东南部的冲突让哥萨克分裂,一些人为俄罗斯人的团结而战,另一些人则为乌克兰的民族迷思而战”。

该文章称,乌克兰东南部的这场内战,在很多方面类似于1920年代的苏俄内战。米哈伊尔·肖洛霍夫( Mikhail Sholokhov )曾在享誉世界的文学名著《静静的顿河》中描写了意识形态的分歧导致家庭破裂,父子甚至在敌对的阵营服役的情景。就像90年前哥萨克社区分裂为“红色”和“白色”一样,当前的两大阵营的象征是乌克兰黄蓝色的国旗和反政府武装常用的圣乔治丝带旗帜。

一些顿河哥萨克在伊戈尔·斯勒科夫(Igor Strelkov)带领下加入了顿涅斯克民兵,宣布保卫家乡;而米哈伊尔·加韦尤可则组建了一只哥萨克营地,与乌克兰政府军并肩作战。哥萨克的分裂在历史上并不罕见。

沙俄帝国覆没后的国内战争中,大部分哥萨克并没有站在布尔什维克一边,而是加入了邓尼金等白军将领的军队,数万人在战场上被打死或者被俘虏后送去劳改营。因此,苏联政府解散了哥萨克的组织。在卫国战争中,前白军将领书库洛(Shkuro)甚至组织一些哥萨克站在入侵的纳粹德国军队一方作战,最后他被俘,1947年被苏联政府处决。到了1980年代末戈尔巴乔夫改革时期,哥萨克这个尘封数十年的历史称谓才重新浮出水面。

苏联解体后,原来哥萨克在俄罗斯联邦和乌克兰的后代都恢复了哥萨克的自称,并获得了两国政府的承认。但是,不少哥萨克人不承认苏联联盟中央在俄罗斯和乌克兰两个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之间划分的加盟共和国国界成为苏联解体后的国际边界,他们仍然认为自己的土地是大俄罗斯的一部分。早在1990年代,卢甘斯克的哥萨克组织就拒绝向乌克兰效忠,反而宣誓忠于俄罗斯。因此,斯勒科夫认为,目前顿河哥萨克加入亲俄的造反武装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当前乌克兰境内有超过50个哥萨克组织,其中绝大多数仍然支持乌克兰的领土完整。其中有些组织获得了乌克兰政府的资助,另一些则认为自己是17-18世纪那些并不为沙俄服务的“自由哥萨克”的后代。但是,这些哥萨克组织大多对在基辅执政的乌克兰现政府缺乏好感,但他们还在支持乌克兰的领土完整。例如,位于乌克兰西部布格河流域的哥萨克头领就说“真正的哥萨克是他们土地和家庭的护卫者”,他们“支持自己的国家”。

一些哥萨克不承认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乌克兰边界

2014年8月13日,“欧亚新闻网” (euroasianews.com)的文章称俄罗斯国家杜马国防委员的代表维克多·沃达拉斯基(Viktor Vodolatsky)公开承认俄罗斯哥萨克在乌克兰国内冲突中站在莫斯科支持的分离主义者一边作战。维克多也是“全俄罗斯与国外哥萨克联盟”的首领。这位首领宣称在乌克兰的卢甘斯克和顿涅斯科地区(这两个地区统称为顿巴斯地区),有大约五千名乌克兰公民是哥萨克人。

此外,大约有3万名来自俄罗斯的哥萨克已经在支援分离主义武装或做好了支持的准备。维克多称,那些在战斗中牺牲的哥萨克人被埋葬在顿巴斯地区,因为他们“想要安葬在祖先的土地上”。这位哥萨克首领强调,对于哥萨克人来说“边境是不存在的”,哥萨克人去帮助“自己的朋友和熟人”,保卫“他们宗族的村庄”,不管这些人是不是本国的公民。他还承诺“如果有必要,哥萨克志愿者的数目将要增长到数万人甚至数十万人”。

一些哥萨克组织还在怀念帝俄时代

在戈尔巴乔夫改革时期,哥萨克组织得以复兴。1990年,俄罗斯哥萨克联盟成立。1991年,南俄哥萨克联盟成立,这一组织联合了俄罗斯罗斯托夫地区的哥萨克和乌克兰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的哥萨克。2000年,一个名叫“俄罗斯的哥萨克’”社会政治运动出现。

批评者认为,这些哥萨克组织成立伊始,就带有帝国主义意识形态和东正教原教旨主义的色彩。这些哥萨克组织认为当代俄罗斯的意识形态应该效仿沙俄时代。

2013年11月8日,沃达拉斯基在接受亲克里姆林宫的杂志《Odnako》采访时说,“1917年之前,俄罗斯有一种强大的精神——爱国主义和东正教意识形态,俄罗斯帝国就以此立国……后来,这一切都被摧毁了。1917年之后,我们构建了新的意识形态,培养了十月儿童队员(由预备参加少先队的七到十一岁儿童组成——笔者注)、少先队员、共青团员和苏共党员。苏联取得了巨大成就。但是,这种新创造的意识形态并没有数百年的根基,1992年被迅速毁弃了。”

乌克兰新政府把东部哥萨克推到反对派一方

此时,乌克兰媒体已经开始指责顿河哥萨克参与乌克兰东南部的分裂活动。但是,顿河哥萨克首领米高拉•考斯切仁(Mykola Kozitsyn)发表声明称,俄罗斯与乌克兰边界两边的哥萨克人由超越国际的组织团结在一起。他宣称,乌克兰东南部有多达70%的人口自认为哥萨克。他还说,乌克兰国内对基辅政变感到不满的人很多,但他并未说明他手下有多少军力。后来,考斯切仁公开宣布从俄罗斯征集志愿者加入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个“人民共和国”的民兵组织。

但是,乌克兰东部分离主义武装内部也存在矛盾,自称为“新俄罗斯军“统帅的伊戈尔·斯勒科夫就在自己的博客里尖锐指责一些哥萨克武装的统领干坐在卢甘斯克地区的小城安刹茨特(Antratsyt),而一些哥萨克士兵则丢下阵地逃跑。这一批评让考斯切仁(感到生气,认为这是战争中敌对方面的造谣。

总之,在乌克兰国内旷日持久的冲突中,哥萨克的表现并不一致,甚至分属两大阵营。即使在同一阵营的哥萨克人,也互不统属。加上这些民兵组织一般缺少重武器,也缺乏长期的正规化军事训练,在整个武装冲突中的作用是有限的。但是,如果乌克兰境内持续处于动荡状态,可能会有更多的人怀念帝俄时期的稳定和哥萨克的荣光,不排除出现更加统一的哥萨克组织,在乌克兰政局和武装冲突中发挥更大作用的可能性。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夏湉 关键词: 乌克兰 哥萨克人 哥萨克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