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独暂败 英国的噩梦才刚开始

经略网刊   林梓   2014-10-06 10:31  

0 (1)

9月18日举行的苏格兰独立公投以45%主张独立、55%主张维持原状而告终。英国女王和首相卡梅伦都长出了一口气。但这不等于英国从此就风平浪静,事实上,英国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首先,公投失败并没有让苏独人士偃旗息鼓。公投刚刚结束,对计票过程中统一派可能作弊行为的视频就被放到网上,引发了不小的骚动。而对于原本说好的扩大自治权,掌握联合政府的三个党派也开始扯皮。这一切都让独派人士倍感失望,22日,独派领袖、苏格兰民族党党魁萨蒙德指责伦敦食言,称苏格兰人被伦敦欺骗,但“苏格兰人的独立梦想不会就此停止”。不服气的独派自称为“45党人”,这即表示45%的投独立票者,也与历史上的“45党人”名称暗合——当年的“45”党人指的是的以“小王子查理”(Bonnie Prince Charlie)为首的在光荣革命中失势的斯图亚特家族,1745年以苏格兰为基地反攻英格兰。

其次,卡梅伦政府在公投前为挽留苏格兰而承诺进一步的权力下放,给人以“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观感,正在激发其他地区和城市的地方主义情绪,而这与英国的党派政治结合起来,让形势变得更加复杂。一些保守党人士提出,既然苏格兰要求更大的权力下放,苏格兰议员在英国下议院的地位就必须相应削弱;而相应地,英格兰议员也要取得为英格兰事务立法的权力。保守党人士之所以打出英格兰旗帜,原因之一就在于这样做可以打击工党:工党在下议院(共650名议员)有40名来自苏格兰的议员,而保守党只有1名来自苏格兰的议员;在这次苏格兰独立公投中,尽管工党首脑布朗力挺统一,但因为长期施行民主社会主义政策的苏格兰是这个偏左翼政党的天然票仓,工党内部居然有40%的人投了赞成苏格兰独立的票。保守党顺着“苏人治苏”提“英人治英”,可以将工党的很大一部分势力作为苏格兰势力切割出去,有助于巩固保守党公布在英格兰的执政地位。但这一步步子很大,实质上意味着英格兰议员们组成自己的代表机构,从而将英格兰和苏格兰议员共同参与的下议院变成一个协调机构。

一个国家的核心地区和核心族群要求实质独立,比边缘地区和少数民族的分离主义运动影响要严重得多。我们不能忘记,苏联之所以如此彻底地解体,跟俄罗斯这个主体寻求独立有很大关系,一些加盟共和国并不愿意放弃苏联,在看到俄罗斯独立之后,知道拯救苏联无望,才宣布独立。就目前而言,保守党只会用“英人治英”作为选举动员口号,还不会付诸实施。但我们很难说这一情绪在未来不会持续发酵。

除英格兰出现地方主义苗头之外, 9月25日,在曼彻斯特举行的工党年会上,“英国核心城市”组织发表致下议院领袖黑格的公开信,要求权力下放。“英国核心城市”组织的成员有伯明翰、布里斯托、利兹、谢菲尔德、利物浦、曼彻斯特、纽卡斯尔、诺丁汉,以及新近加入的卡迪夫和格拉斯哥。从地区构成来看,不仅苏格兰的城市对伦敦不满,英格兰的许多城市也对伦敦满腹牢骚。他们对伦敦的不满与苏格兰对伦敦的“city capitalism”的批评不乏相通之处:自从英国走向金融立国,放弃实业之后,伦敦作为金融中心汲取了太多的资源,严重挤压了其他城市的生存空间。那么,与其仰赖无情无义的伦敦,不如把幸福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正如笔者在上期《经略简报》中对苏独公投的分析指出的那样,苏格兰和伦敦的分歧,不仅是族群认同上的分歧,更是对英国应当金融立国还是实业立国的分歧。走金融立国路线,阶层分化更加剧烈,一些地区和城市的人民缺乏社会流动的上升通道。在这种情况之下,阶级矛盾就会以地区主义的形式呈现出来。

从此次公投看出,英国在族群、地方、党派和阶级等方面产生了无数相互关联和纠结的碎片。而公投的后果就是,英国的政治碎片化将会加剧。正如美国《外交事务》所说,这次公投开启了对英国国家体制的争论。如果民族主义者和地方势力的诉求都得到满足,政治碎片化继续发展,英国会变成一个松散的联邦,届时地方-中央矛盾和身份认同的危机进一步加剧,国家甚至可能瓦解掉。

很明显,这个结果与统一派的愿望是相悖的。可是他们的确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顺从各路民族主义者和地方势力,则无异于加剧国家碎片化,慢性分裂国家;与他们对抗,比如在投票时耍点小手段,则可能激起更大的反弹。“45党”这个名称似乎也在告诉卡梅伦,见好就收,莫让我等效法“先烈”啊。

中国知识界多年将英国人作为成功的现代国家的典范,甚至在英国人已经开始自我批评之后,仍对这些反思不闻不问。在苏格兰公投之后,我们不能再麻木不仁了。我们需要反思的是,在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造成阶层和地区发展高度不平衡之后,一个像英国这么小、在历史上曾经如此风光的国家,也会闹出分离主义问题,像中国这样一个内部复杂性比英国高无数倍的国家,能够承受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后果吗?撒切尔夫人强力关闭苏格兰大批国企,为苏独运动埋下了伏笔;而前不久遇害的喀什市艾提尕尔清真寺伊玛目居玛•塔伊尔大毛拉告诉我们,喀什的国有企业曾经对南疆的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起到多么重要的作用。进入“碎片化”下行通道的英国恐怕已经无法纠正自己的发展路线了,但愿我们也能痛定思痛,在算了多年经济账之后,重新找回算政治账的能力。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苏格兰独立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