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东伊运”的“迫害”与“拯救”

独家网   雷希颖   2014-10-01 21:37  

1385347662_70979000

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东伊运),一个充满极端宗教、恐怖和分裂色彩的臭名昭著的组织,它的主要活动区域在中国的新疆地区,以及与新疆接壤的八个国家的边界地带,其中,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山地区域是它们主要的境外训练营所在地。

事实上,关于它的细节性的、可靠的资料非常有限。从已知的资料来看,东伊运首次为国际社会所知晓是在2000年左右,当时,一份俄罗斯的报纸对基地组织领导人奥萨马.本.拉登1999年时在阿富汗所组织的一次恐怖组织会议的内容进行了报道,其中专门提到了基地组织承诺将为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和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两个极端分裂组织提供资金支持的内容。资料显示,东伊运的创建者主要是两名来自新疆喀什地区的维吾尔族男子艾山.买合苏木和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二者系亲属关系,早在潜逃出国之前,就一直在新疆地区从事恐怖组织活动。艾山.买合苏木在93年还因参与民族分裂和巴黎恐怖活动,被警方处以3年劳动教养。96年,在解除劳教后,与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一道持假护照出逃境外。外逃后,二人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内就笼络了一批极端分子,并于1997年4月成立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其中,“东伊运”的首领艾山.买合苏木任主席,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任副主席。“东伊运”成立后,艾山.买合苏木很快就投靠了阿富汗塔利班奥马尔和基地组织本.拉登,并担任“基地组织共同问题顾问”,而这个所谓的“共同问题”就是如何将新疆的恐怖组织与阿富汗塔利班和基地组织联合到一起,共同行动。

在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支持下,艾山.买合苏木很快变建立起了自己的“中国营”,并且开始不断派遣例如乌斯曼•伊米提等骨干成员潜回中国,在新疆筹集经费,招募人员,并自制武器和爆炸装置。1999年,“东伊运”先后在乌鲁木齐及和田地区墨玉县制造了“2•4”暴力恐怖抢劫杀人案和“12•14”暴力恐怖杀人案等暴力恐怖案件,造成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重大损失。2001年,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带领50余名曾在阿富汗恐怖组织训练营接受过训练的恐怖分子前往沙特伊斯兰圣地进行朝觐,并积极寻求沙特财团的资金支持。 

9.11袭击后,随着中美反恐合作的升级,小布什政府于2002年8月宣布将冻结“东伊运”在美国的资产,并将其列入美国政府的反恐清单,正式认定“东伊运”为恐怖组织。同年9月11日,联合国安理会也正式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列入恐怖组织和个人名单,同时,中国政府与美国、阿富汗和吉尔吉斯斯坦一道,要求联合国制裁委员会将“东伊运”确定为联合国安理会第1267号和1390号决议的实施对象,即要求联合国成员国立即冻结“东伊运”的资产,并禁止其国民或在其境内的人为该组织提供任何资金或者其他资源。

一年后,也就是2003年10月2日,“东伊运”领导人艾山.买合苏木在美军和巴基斯坦军队的一次联合反恐行动中在巴基斯坦西北部的瓦济里斯坦地区被击毙,而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也在“东伊运”被联合国列为恐怖组织后,开始了潜伏生涯,并持续在西亚、南亚一带从事恐怖活动。之后,阿卜杜勒.哈克(又名买买提明•买买提)继任“东伊运”的领导人位置。随着阿卜杜勒.哈克的到来,“东伊运”与基地组织之间的关系变得愈加紧密。

阿卜杜勒.哈克,他于1998年3月从新疆潜逃出境,并很快成为了恐怖分子训练营里的训练教员。在美军2001年10月发动对阿富汗的进攻前,阿卜杜勒.哈克已经是“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的领导人,并依靠他与基地组织和本.拉登的亲密关系,成功的在基地组织位于阿富汗楠格哈尔省托拉博拉地区的营地内创建了属于自己的恐怖分子训练营,开始训练极端分子。阿富汗塔利班被推翻后,阿卜杜勒.哈克又在巴基斯坦境内的塔利班控制区域重新建立了属于“东突厥伊斯兰党”的恐怖分子训练营,为其组织训练极端力量。2003年艾山.买合苏木被击毙后,阿卜杜勒.哈克在多方的支持下,被推举为“东伊运”的新领袖。不仅如此,他还在2005年,顺利的被任命为基地组织舒拉议会(执行领导委员会)的成员。作为基地组织的核心圈内的一员,他在基地组织的内部具有很大的影响力,他曾代表基地组织舒拉议会出面调停与塔利班敌对力量的争端,并与2009年6月被发现参与了巴基斯坦塔利班总指挥贝图拉•马哈苏德所召集的重要会议,其个人的影响力由此可见一斑。2008年初,阿卜杜勒.哈克公开放话,表示将对北京奥运会发起袭击。2009年4月20日,美国财政部宣布,由于阿卜杜勒•哈克领导的‘东伊运’支持基底组织,并从事针对中国的恐怖活动,美国政府已将其确定为金融制裁对象。2010年2月15日,阿卜杜勒•哈克被美军的无人机导弹射杀。

事实上,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东伊运”与其他“东突组织”一样,一直试图通过暴力恐怖袭击的方式制造恐慌、分裂,意图实现独立,并且妄图在西起土耳其,东至中国新疆的广大区域内建立一个横跨土耳其、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中国等多个国家的东突厥斯坦国。如果仅以它们的行为判断,“东伊运”毫无疑问是个彻头彻尾的恐怖组织。虽然美国人曾经认可过这个判断,但04年后,它就开始“反悔”了:

2002年,经过中国政府几个月的施压,小布什政府终于在2002年8月,宣布将“东伊运”列入美国政府的反恐清单,确认“东伊运”为恐怖组织。在当时,美国政府是这么解释的:“美国认为‘东伊运’与基地组织存在着联系,‘东伊运’从基地组织获得了训练和资助,并与基地组织一道,参与了在阿富汗的反美行动。”同年,美军还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的一处恐怖组织训练营内捕获了22名维族武装分子,并以“这些人中至少有一些曾在阿富汗的恐怖组织训练营接受过训练”为由,将他们关押在了位于古巴的关塔纳摩基地。

2004年,美国以“东伊运基本不具备组织化发动袭击的能力”为由,将“东伊运”从其国务院的国际恐怖组织清单上删除,不再认定“东伊运”为恐怖组织。

2006年起,美国不顾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对,先后将02年逮捕的22名维族“东伊运”成员送往阿尔巴尼亚、百慕大群岛、帕劳、瑞士、萨尔瓦多和斯洛伐克等国。对于释放这些“东伊运”分子的原因,美国法官是这么解释的:“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这些囚犯是‘敌方战斗人员’或是对安全造成威胁(尽管美国国防部之前提交过多份材料证明这些人曾接受过恐怖组织的训练和资金,但法官视而不见)。

2013年12月31日,俄罗斯伏尔加格勒发生了自杀性恐怖袭击。袭击发生后,美国的国务院发言人哈夫表示:“美国强烈谴责这一恐怖袭击行为”(说明一下,俄罗斯虽然不是美国的利益关联者,但美国人很清楚,在这种问题上惹怒了俄罗斯人,它可不会有好果子吃,很多国家利益必然受损,因而,美国人才会有这个表态)。然而,对于同一天发生在中国新疆喀什莎车县的暴恐事件,哈夫则表示:“我们呼吁维族人不要诉诸暴力,中国安全部队也要保持克制。”同样的事件,不同的定性……美式价值,绝对精分,哦耶!

2014年,3.01昆明火车站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美国驻华大使馆无视事件的“恐怖”性质,竟以“毫无意义的暴力行为”来为恐怖分子进行“辩护”。同年,5.22乌鲁木齐严重暴力恐怖事件后,美国驻华使馆再次用“暴力袭击”来定性案件。

从02年到14年,这12年里,美国对待“东伊运”的态度为何会发生从“认定为恐怖组织”发展到“纵容‘东伊运’制造恐怖事件”这样180度的翻转呢?事实上,这不过是美式双重标准下的正常表现,想要看清这个并不难,只需从美国的“恐怖组织清单”看起便可:

什么是美国国务院的“反恐清单”?根据美国国务院官网的解释:“外国恐怖组织(Foreign Terrorist Organizations,FTOS)是指那些被美国国务卿依据‘移民和国籍法案’(the 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INA)第219节(section)所指定的外国组织。FTO在美国的反恐行动扮演着关键的角色,它是减少一些组织(groups)对恐怖主义活动的支持以及逼迫它们退出恐怖主义相关业务(business)的有效手段。”那INA第219节的内容又是什么呢,为何国务卿要依据这个来认定恐怖组织?在INA 219节(a)Designation部分的(1)条款明确了认定恐怖组织的标准,必须满足以下三条:1、这个组织是一个外国组织;2、这个组织必须从事恐怖活动,或者保留有实施恐怖行为的能力,并具有从事恐怖主义活动的意图;3、恐怖主义活动威胁到了美国公民的安全或者美国的国家利益。

看到第三条,一切就清楚了!什么是恐怖主义?原来,在美国人看来,只有威胁到美国公民的安全或者美国国家利益的行为才是恐怖主义,其他的,死伤再多人,损失再惨重,影响再恶劣,与美国人又何干呢?

依据这个标准,“东伊运”确实不能算是恐怖组织:它一不杀美国人,二不损害美国利益,三还与包括世维会在内的美国所支持的反华势力紧密联系,相互扶植,共同对抗中国……这么亲切、友好、和谐及高大上的组织,它怎么能够是恐怖组织呢?既然不是恐怖组织,同时它也有益于美国,那么,它就不应当存在于“反恐清单”里—根据规定,“FTO在美国的反恐行动扮演着关键的角色,它是减少一些组织(groups)对恐怖主义活动的支持以及逼迫它们推出恐怖主义相关业务(business)的有效手段”。因而,如果美国政府想要扶植“东伊运”以及与它相关的各类组织,那么,美国政府就必须将“东伊运”从清单中剔除。

当然,从清单中剔除,并不意味着美国政府就真的认为“东伊运”是安全的,这点从释放22名“东伊运”成员时,它一方面宣称这些人不再是“威胁”,另一方面,却又不愿意将这些人移送到美国,并且还明确拒绝这些人入境的行为上得到有力的证明。

最后,从美国政府处理“东伊运”的问题上,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美国人的“双重标准”和“国家利益至上”的原则。在美国的国家利益面前,黑的可以变成白的,白的可以抹成黑的,公平、正义、平等等人类社会的基本原则,都只会是推进国家战略实施的一种工具。面对美国人的不耻行为,中国人应当清晰的看到美式双重标准的虚伪。简而言之,美国人的标准是怎样的不重要,只要中国人能够看清现实、明白真相,能够坚定的团结在党中央和中央政府的周围,能够齐心协力、团结一心的对抗恐怖主义,这才是最重要的!古语说得好,“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美国这些年在中东的陷落,是它为“失道”所必须要付出的代价,而中国人出于维护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和谐的目的而进行的正义、得道的反恐努力,则必能大获全胜,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

本文为独家网约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美国 东伊运 暴恐 东突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