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韵脚:中国从德国海权兴衰中汲取何种教益(5)

詹姆斯·霍尔姆斯吉 原恒淑   2014-09-26 12:46  

简而言之,英国人的“海洋意志”本来应当使德国领导人在作出扩充海军的决断前就知难而退的。这种意志对作战层面也不无影响。德军指挥官们因为通读过英国历史,自然倾向于夸大皇家海军寻求决定性会战的偏好。不仅如此,德国的造舰工程和战略本身就是基于提尔皮茨海军上将的一个假设:英国战列舰队在战争爆发之际将采取“严酷的攻势”,主动闯入北海展开一场启示录式的恐怖舰队作战。

然而,除去日德兰海战这个特例,皇家海军一直明智地避免进行第二场特拉法尔加之役。德国人站在自己的角度期待一场大海战,英国领导人却拒绝进行无助于推进本方战略目的的作战。皇家海军在使用其力量时遵循节制原则,他们对北海实施远程封锁,同时继续运用已经获取的制海权。显然,英国海军没有必要为自己已经获得的东西多打一场海战,现在,倒是公海舰队反过来不得不尝试挑战英国对重要水域的控制权了(《世界大战中的海军战略》第一章)。

综上所述,柏林一朝启动其造舰计划,便足以触发英国民众、政府以及海军的坚决回应,引起一系列可能促成战争爆发的互动。然则假使德国欲强行自英国手中夺取海军优势,则务必投入海量的资源,而这是柏林无法承担的。我们自可断言,德国无力承担因专注海军带来的大陆防御削弱这一高昂机会成本,因此,德国领导人只能在采取海上战略主动的问题上罕见地保持沉默。造成这一状况部分是因为他们在海军战略问题上视野狭窄,此外,威廉二世对海权所抱的随心所欲的态度也要负很大责任。“如果舰队仅仅代表了一类异想天开的奇思,随之而来的必将是凄惨的战略后果”(霍华德·比尔:《西奥多·罗斯福与美国之崛起为世界强国》)。

这种“领导力赤字”(Leadership Deficit)的状况在今天的北京就不可能出现。中国一贯以审慎的态度培植其民族意志,同时发展海军力量,以便在规避过多有害关注和对抗的情况下实现长远的海上雄心。北京恪守邓小平在数十年前提出的“韬光养晦”规诫,将其海上利益和进取姿态限制在纯粹防御性的范畴内。远在25年之前,他们开始启动“近海防御”(Offshore Defense)的战略,据此指导其海军以高度攻击性的行动和战术来实现纯粹防御性的战略目标,而近海防御直到今天仍是中国海军学说的基石。

上述状况与德意志帝国那种典型的蛮横鲁莽姿态构成了鲜明对比。事实上,北京的近海防御学说使得美国以及中国的主要邻国无法为“中国威胁论”提供有力的证据,也没有借口来鼓吹戒备中国。中国的外交官们一致强调要以和平方式解决领海争端;并行不悖的是,北京惯于以相当笼统的言辞界定其海上目标,并在事实上把专属经济区的范围和领海等同起来。迄今为止,这种策略在亚洲各国首都以及华盛顿所向披靡,成功地缓和了擦枪走火的可能性。

与此同时,身处政府最高层的政策制定者已经公开采取攻势,力图有效借重要求进行海上冒险的民族意志。在这方面,胡锦涛主席刚好就是一个例子,他率先对解放军海军和多数公众进行了鼓舞。在2006年12月召开的第十次海军党代会上,胡锦涛指示海军官兵“努力锻造一支与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要求相适应的强大的人民海军”,并“按照中国特色军事变革要求,推动海军建设整体转型”。这位最高领导人的目光已经投向了千里之外的海疆。

胡主席作出指示之后,解放军海军司令员吴胜利上将也在中共中央委员会机关刊物《求是》杂志上进行了应和与详述(参吴胜利、胡彦林:“锻造适应我军历史使命要求的强大人民海军”,《求是》2007年第14期——译者注)。他宣称,中国是一个先天拥有漫长海岸线、诸多岛屿和巨大海域管辖权的“海洋大国”。文章回顾了近代海防的废弛以及随之而来的百年屈辱,在此期间,西方的侵略无一例外是自海上而来。而随着中国的复兴,吴将军确信洗雪昔日的屈辱已正当其时。他以笼统的语句宣称:“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国家综合国力的不断提升,全国人民的海洋观念和国防意识进一步增强,建设强大海军、巩固现代国防、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愿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烈。”

如果马汉上校尚在人世,他当即就能理解吴上将描述的未来中国海上力量之“命运”与“选择”(即必然性与必要性——译者注)的相互作用。简单说来,吴上将的文章实际上代表了一种老练的公关手段,其目的是使国民的海洋意识更上一个台阶。

较之蓬勃的民族意志,中国海军的现实实力同样处在令人印象深刻的水平。过去十几年中,中国已经外购或自建了一批适于在第一岛链内外争夺制海权的舰艇。解放军海军退役了一大批老式潜艇,同时建成了3型静音性能良好的新型柴电潜艇。“元”级潜艇在2004年横空出世,据称令美国情报机关大吃一惊。中国还公开展示了第二代攻击型核潜艇和弹道导弹核潜艇,据推测这是一种威慑信号。除去发展平台外,中国也致力于提升潜艇部队的实际作战效能。在这方面,2006年曾发生过一起令人不安的标志性事件:据报道一艘“宋”级潜艇在一艘正在进行演习的美军航母附近浮上水面,当时该航母已处于其鱼雷射程之内。此外美国海军情报局(ONI)也透露,在2007年到2008年之间,中国潜艇的出航频率增加了一倍——当然,其绝对数字尚不惊人。

水面舰艇方面,1999年以来中国已经有4型现代化驱逐舰投入现役,其中一型据称安装了与美国海军最先进的“宙斯盾”作战系统相仿的先进雷达和计算机。与此同时,解放军海军的花名册里还加入了从俄罗斯购买的强大的“现代”级驱逐舰。我们可以根据这些军舰的尺寸粗略估算其战斗力——中国新型驱逐舰的排水量普遍超过6000吨,相当于美国“阿利·伯克”级驱逐舰的2/3。媒体还报道称,解放军计划建造2艘或更多的中型常规动力航母(该报道已在最近几个月大致得到中国官方的证实),这在国际舆论中引起了一阵恐慌。华盛顿的政策制定者们还获得预警:中国可能对部署拥有远距离攻击水面舰艇能力的巡航导弹颇感兴趣,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在2008年曾举办过一次中国问题会议,会上的大部分讨论都集中于此种反舰弹道导弹。在居高临下地藐视中国海军整整几十年之后,美国海军的退役和现役军官们现在对解放军海军令人印象深刻的现代化进程表现出了越来越多的(虽则也是勉强的)关注。显然,中国人在装备层面已经在对美国进行追赶。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
责任编辑:何美 关键词: 中国海权 德国海权 兴衰 教益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