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韵脚:中国从德国海权兴衰中汲取何种教益(2)

詹姆斯·霍尔姆斯吉 原恒淑   2014-09-26 12:46  

如果德国海军不能设法迂回英伦三岛、以改善自身的战略位置,它就没有指望对德国的总体战略胜利做出贡献。从赫尔戈兰湾出击的战术行动除了进一步加强德国对北海——魏格纳称之为“死海”,因为皇家海军可以从公海对其进行远程封锁,这实际上把北海变成了一片毫无战略价值的内海——的控制外,并无其他价值。而企图自北海控制大西洋航路,就和从四面环陆的里海控制大西洋一样,纯属痴心妄想。这种情况下,德国有以下三个选择:

其一,德国可以满足于只控制波罗的海,籍此获得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矿石及其他自然资源。在波罗的海,德国的实力足以长期压制俄国波罗的海舰队,保证这一生命线永远对德国工业畅通。而维持波罗的海统治权的方法也很简单,只需控制带状海域——日德兰半岛以东的那片窄海就够了。不过这一战略具有严重的缺陷:它意味着德国的帝国利益将荡然无存,诸如远在中国山东半岛的胶州这样的殖民地就只能白白断送了。

其二,德国舰队可以自南方强行打开通往大西洋的“门户”。如果德国能够夺取法国在大西洋海岸的港口(比如布雷斯特和瑟堡),就可以绕过多佛尔海峡进入大西洋。魏格纳注意到,假如德国海军能在大西洋沿岸获得立足点,北海这个死海就有“还魂”的希望。如此一来,北部的德国港口就通过一条至关重要的航线与大西洋上的前哨站连结了起来,这条航线将成为双方争夺的关键。而公海舰队也将成功地迫使英国大舰队为这条海上交通线(SLOC)而与己方进行交战。

其三,公海舰队也可以尝试自北方航线突入大西洋。这一方案包含有一连串的海陆战役,目标是逐步地、阶段性地改善德国的战略位置。首先,德国将占领日德兰半岛,或者迫使丹麦政府同意向德国开放其西海岸港口。如此一来,德国海军将获得一条新的北部海上交通线,波罗的海和大西洋也得以畅通。接下来,从丹麦海岸出发的德军将在挪威南部海岸夺取前哨站,随后再从这个战略跳板出发、夺取具有战略意义的设得兰群岛或法罗群岛——必要时甚至还包括冰岛。如果德军能够抵挡住英国人的反击、牢牢控制这几个岛屿“门户”,则它们必将使德国舰船得以自由前往柏林最渴望的关键性海上交通线。魏格纳推测,即使按最不理想的情况论,英国大舰队也无法再稳坐钓鱼台,它们将被迫应战、以便维持己方的战略位置,阻止德国舰队自其新基地对英伦三岛构成威胁。

在英德海军军备竞赛的整个过程中,有一个问题始终构成问题的关键,那就是:英国的政治领袖们究竟是否愿意缩减帝国的海外义务,以便集中力量扩充皇家海军、使其始终保持对德国海军相当比例的优势,并阻止德国舰队脱逃?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这种意愿又能有多坚定?

在海军竞赛中,英国政府不得不对殖民地利益和本土防御两者的重要性进行权衡。最终,防御本土水域免遭邻近威胁侵害的迫切性压倒了英国在美洲和东亚的帝国义务。于是,英国政治家向美国人示好,他们以自美洲水域撤出皇家海军为条件,换取美国人同意代为守护英国利益的回报。伦敦还与日本人建立同盟,以便借联合舰队的力量为远远部署在中国海岸的皇家海军分舰队提供补充。如此这般,外交调整就从世界其他地区匀出了一部分舰艇,使之可以集中到欧洲水域,而德国人早先作出的“英国永远不会因为想维持本土的海军优势就弱化其海外存在”这一预测则彻底落空了。

  德国与中国

中国的情况与德意志帝国不无相似之处,它需要同时兼顾海陆两个方向上的利益,并且每一方向的利益都不限于局部、规模十分可观。中国的陆上边界与14个国家相邻,同时又与6个海洋国家分享海岸线。在所有这20个邻国中,有6个属于人口排在世界前10的大国,有8个国家的军力排在全球前25位之内,其中4个拥有核武器。

当中国的战略家们出于地理政治学考虑、开始审视其海洋形势时,他们中的许多人注意到:有一道岛屿屏障横亘在中国进入大洋的通道上,这就是所谓“第一岛链”。中国的分析人士把这条起自日本列岛、向南延伸至菲律宾的第一岛链视作对中国大陆漫长海岸线的侵害,它限制了北京的海上活动。鉴于中国已经成功地解决了其14处陆上边界争端中的12处、并签署了共赢的双边协议,现在,对来自海上的包围圈的担忧开始成为主流。在中国媒体上出现了许多涉及第一岛链的文章,它们都明示了北京摆脱这一海上桎梏的强烈愿望。

在寻找海上通道的过程中,地缘政治学者们把目光投向了台湾。他们认为,如果这个岛屿能够为北京所统一,中国就可以获得进入太平洋的直接通道。这也是现阶段中国唯一可以指望的地理政治“红利”。另有一些观察家想法更为激进,他们把台湾描绘成挑战美国在太平洋地位的一个平台。这些观察家对起自阿留申群岛、一路延伸至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第二岛链”更为关注。在这条外岛链的中央位置,赫然可见美国投射力量的重要中心——关岛。

排除添油加醋的成分,这些流俗意见中有哪些是值得我们分析和重视的呢?首先,中国人可能已经为自己描绘了一幅全然悲观的地缘政治图景。在地图上,第一岛链是一道令人印象深刻的障碍,中国的分析人士经过仔细省察,建议北京采取各种手段突出中国海、进入太平洋。他们对吕宋海峡给予了特别关注,因为这是进出南中国海的一条重要走廊。

其次,在英德对抗中,北海对英国并无太大价值;与之相反,第一岛链内的水域却是美国及其盟国海军力量旨在维护的全球秩序之一大组成部分。这些水路象征着维持一切区域经济(也包括中国)活力的命脉。此外,岛链上的亚洲盟国及友好国家还接纳了美军基地和其他设施,它们不仅对美国力量持续而可靠的投射至关重要,还有助于制止或挫败侵略。因此,美国对东亚共同资源的控制乃是区域稳定不可或缺的因素,没有美国的存在,亚洲大部分地区的西方式经济一体化和政治自由化根本不可能继续维持。

只有美国海军可以为上述国际公利(Public International Good)提供安全方面的担保,过去六十多年的经验正是如此;若这种担保不复存在,公利本身不可能维持太久。如果中国打算挑战美国对亚洲海域的控制,华盛顿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迎接挑战、使冲突升级,要么放弃长久以来的统治地位。简而言之,北京可以迫使华盛顿不得不作出军事回应,而德国人当初在面对英国时却没有这种机会。最近发生的三个事件使我们对北京引诱例行巡航于中国沿海的美国舰机出招、制造“擦枪走火”事件的能力刮目相看:其一是2001年的EP-3危机,其二是2004年一艘中国“汉”级核动力攻击潜艇侵入日本领海,其三是2010年中国船只在海南岛以南对美舰“无暇”号的“骚扰”。中国海远未平静。

再次,由于北海和英国本土水域将将毗邻,伦敦当然会对柏林的海上野心表现出高度敏感。不仅如此,地理距离之短还使得化解德国海军对英国本土防御的威胁在事实上近乎不可能。无怪乎英国马上启动了自己雄心勃勃的造舰计划以对抗德国,意图保持在主力舰方面不可超越的领先优势。与之截然相反的是,美国在亚洲水域的统治地位既非天然如此,所费也相当不赀。从实战层面看,如果美国要向亚洲派遣远征军,他们必须借助复杂的多国支援基地网和后勤整备、才能克服地理条件上的不便,确保在该地区的存在。在政治上,美国领导人及其选民也很难理解:像中国海军实力的增强这类前景遥遥无期的趋势,怎么可能对美国造成致命的威胁?

除非中美之间爆发冷战,否则很难想象中国的海军现代化会在美国引起和英国在一战爆发前的举动相似的回应。鉴于中国海上力量的目标和发展限度还含混不明——这种含混不明因两国间遥远的距离而进一步加剧——美国更不可能贸然启动以中国为假想敌的海军扩充计划。这两个分居太平洋两侧的大国在海军问题上的政治决心不尽相同,显然有利于北京,也意味着华盛顿可能发现将海神的三叉戟握在自己手中是越来越难了。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
责任编辑:何美 关键词: 中国海权 德国海权 兴衰 教益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