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国家、文明国家与天下意识

《探索与争鸣》   孙向晨   2014-09-23 11:29  

u=2718892375,2058571663&fm=23&gp=0

在现代政治哲学体系中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国家理论,国家是构成现代世界体系的基础。基于个体权利建构起来的现代主权国家,具有强烈的契约论色彩,但还非常需要一种精神性的整合力量。因此,在现代国家成长的现实路径中常伴随着强烈的民族意识的觉醒。现代主权国家与民族主义是一个相辅相成的过程。国家的建立,现代民族主义精神应运而生,浓厚的民族主义精神则有着强烈的建国愿望。“民族国家”体系是现代性世界体系的一个重要特征,只是这样的概念依然有它的局限性,以此来涵盖中国这样具有文明类型特质的国家会出现很多问题。这是我们必须加以反思的。

现代“民族国家”观念的确立及其局限性

17世纪以来,西方逐渐形成了现代的国家理论,其中最为突出的特征是以个体权利为基础的国家理论。霍布斯将传统的自然法与自然权利相区别,法的力量在于约束人,而权利的概念在于伸张人的自由。政治权力莫不来自于每一个人的“自然权利”。基于权利的转让,形成了“主权”概念,以及由此而来的国家理论。

这种现代主权国家的理论较之传统理论的区别在于,政治权力不再来源于人类之上的神灵,或是来自自然的秩序,而是非常明确地界定为来源于每一个人的自然权利。在这方面,霍布斯、洛克、卢梭都给出了相当完备的论述。但在这种论述中出现了另外的问题,那就是国家认同问题。在霍布斯的论述中,个体对于国家的认同和贡献都是非常薄弱的,甚至只能通过一种交换,即国家保护个体,个体奉献国家来加以解说,这成了霍布斯的难题。卢梭第一个较为系统地论述了这个问题,也就是说,卢梭要解答:当我们把国家的基础定位在每一个个体身上时,个体与整体的关系究竟该如何确立?在霍布斯所论述的“契约”关系之外,卢梭认识到了国家的整体意志问题,也就是“公意”问题,以及个体如何依从于整体的意志。在卢梭对“人民”的具体论述中,已经展现了“民族”的意味,一种具有强烈自我认同意识的政治群体。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国家 文明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