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思义:中国经济仍需高资本运行

国际金融报   罗思义   2014-09-23 11:08  

168057751

工作日午后的北京长安街写字楼泛着金光,来到采访约见地点时,已近下午5时。在那里,《国际金融报》记者见到了尚在接受另一家媒体采访的伦敦市前副市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罗思义(John Ross)。虽然隔着玻璃窗,记者却可以感受到他高亢而激昂的语调,似乎像是在发表演讲,当他看到记者时,便立刻脚步咚咚咚地走出门外,打招呼说稍等片刻。正如在《唐顿庄园》中的英国绅士那般,礼貌之外又添了几分谨慎和认真。

似乎还未从刚才的“激昂”中缓过来,面对记者,罗思义开门见山地问“你的问题是什么”,我们的访谈便从各界最关心的中国经济展开。

在罗思义看来,中国经济之所以取得飞速发展,依靠的是高资本积累模式。而现阶段的中国要想继续保持高增长模式,依然要加大资本投资,也就是说要从居民储蓄、企业储蓄和政府预算三方面入手,提高国家储蓄总值,从而保证较高的资本投入到经济运行中。

五年后成最大经济体

当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经济靠创新来驱动时,他认为经济发展靠的是高资本的积累,当其他人表示中国的经济发展是“中国特色”时,他说中国的经济发展其实就是普遍的经济规律。中国将在5年后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中国的经济成就毫无疑问乃世界之最、中国对世界的减贫贡献率达100%,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诸多乐观评价,很多人认为这位英国公知在帮中国“说好话”。

罗思义告诉记者,他和中国经济的缘分已经有35年之久。从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期就对中国的经济形态感兴趣,当时他主修的是国际经济专业,关注国际经济发展动态,自然就对1979年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91年,他发表了题为《为什么经济改革在中国大获成功,俄罗斯却失败了》的文章,而这篇文章被证明是正确的,“理解了中国会成功,而且必定会成功,才真正对中国经济感兴趣”。

2000年,罗思义被邀请担任伦敦经济和商务政策顾问,这个职位相当于中国城市的副市长。在此之前,罗思义一直在做自己感兴趣的投资咨询工作。罗思义表示,他最大的兴趣在于通过研究数据,对经济趋势作出正确的判断和决策,就像当时预测俄罗斯经济会面临失败,中国经济会成功一样,数据分析起了很大的作用。

一直喜欢用数据说话的罗思义幽默地对记者说,“1975年我用于思考中国的时间仅为1%,1979年经历过改革开放则变为2%,1984年则变为15%,而通过中国和俄罗斯的对比研究后,我思考中国的时间在1991年占到33%至35%。现在来到中国做研究,思考中国的时间则占到了一半。”

对中国经济的浓厚兴趣驱动着罗思义和中国建立更加密切的联系,2008年副市长任期结束后,出于对中国经济的情有独钟,他来到了中国,先是担任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访问教授,现在则是人民大学重阳研究院的研究员。

罗思义对记者表示,“作为西方的经济学家,我对中国经济非常了解,也非常了解国际经济发展趋势,我相信两方面的知识相加会大于三。我想和中国经济学家合作,如果把两方面的知识结合会产生更好的结果,那些认为中国应该向西方学习的观点是错误的,我认为我们应该向中国学习。我喜欢学习,也喜欢在这里工作,这是世界上最有趣的地方之一。”

生活水平增速最快

改革开放取得的经济成就验证了1991年罗思义所做的经济判断,同时俄罗斯现在面临的经济困境也应验了。不同以往的是,现在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罗思义却依然信心满满地作出判断,“中国将在5年后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

当记者谈及对中国经济持乐观态度时,罗思义却相当严肃地表示,“不!我是现实派,我认为乐观和悲观都是不好的,只有现实是好的。”

根据罗思义的研究,评价中国经济发展最简单的指标就是人民的生活水平是否提高。然而现实的问题是,无论是教育、交通、就医等各方面中国还面临着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很多人认为中国经济发展造成严重的贫富差距,而且很多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罗思义非常激动地表示,“这是荒谬的!中国不仅消费增长速度世界最快,同时其人均预期寿命还显著高于其经济发展水平。这些事实证明,中国已轻而易举地成为世界上生活水平增速最快的国家。”

罗思义喜欢用数据和各种经济学指标说话。当问及为何说明中国经济如此成功时,罗思义拿出了他做研究的两个指标,一是中国的消费增长速度,二是人均预期寿命。

“关于中国最不正确的说法之一就是,中国的消费和生活水平增长缓慢。”事实上,中国消费增长速度与任何国家相比都是最快的,无论是在居民消费方面,还是包括如教育和医疗等与生活质量密切相关的政府消费方面,中国的消费增速几乎是美国的3倍。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夏湉 关键词: 罗思义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