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上甘岭:原子弹也消灭不了志愿军

中华网   李庆山   2014-09-22 15:19  

0 (31)

志愿军副司令员杨得志将军说:

“我们之所以能够牵着范佛里特的鼻子走,让他在前沿数点上(而不是宽正面)投入众多的兵力、兵器,而在反冲击或与敌反复争夺中大量杀伤敌人,也是因为我军有了以坑道为骨干的坚固阵地。在反复争夺中,只要我能守住坑道,整个阵地就不会丢失,而且还可以使我每一个阵地成为消灭敌人的堡垒。这样,坚守坑道作战便成了我军进行坚守防御的一个新的战术课题。上甘岭战役为此提供了极其宝贵的经验。”

“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在他的回忆录《从多瑙河到鸭绿江》中也沮丧地说:

“金化攻势发展成为一场残忍的挽回面子的恶性赌博。”“这次作战是失败的。”敌人对我坚不可摧的坑道工事已毫无办法。“这次战役实际上变成了朝鲜战争中的'凡尔登'。”“即使用原子弹也不能把狙击兵岭(指537.7高地)和爸爸山(指五圣山)的共军部队全部消灭。”

中外军事家评论:

上甘岭战役,兵力、火力之密集,反复争夺之频繁,战斗之残酷激烈,为世界战争史上所罕见。

南朝鲜第2师师长丁一权说:

美7师尽管受到重大损失,都始终未能坚守住三角高地地群。美军感到束手无策,请求我师担任此项任务,我师下属第17、第31、第32、第37等4个团,就答应了。对此,接替我担任韩第2师师长的姜文奉认为:“那本来是预定由美第7师担任的进攻任务。可是它每天付出200多人伤亡也夺不回来,受到报纸抨击。因此,把这项任务交给了我师。换句话说,是叫我们当美国兵的替身。所以在接受换班命令时,我就感到美国人、南朝鲜人同样都是人,这不是叫我们替他们牺牲吗?当然,我们也认真地攻打过,但我不愿意以无谓的牺牲来换取名誉……这样一连攻了3天,一无所获,每次都受到重大损失………因此,决心停止进攻。违抗命令,可能会解除我师长职务,送交军事法庭。可是我认为,牺牲我一个,能拯救几百、几千人的生命。这座石头山夺取不夺取,对大局不会有任何影响,而且要我的士兵去替美国人牺牲,我不干。”

南朝鲜第17团团长殷硕杓说:

在这次战斗中,我强调:进攻时要同时集中兵力和火力,一举夺取目标;防御时要以据点式配置诱敌,主要以炮兵和航空火力击退敌人。美军顾问协助得好,强击机也随时提供了支援。但这次战斗同1951年大不一样,敌人步炮协同得力,我军为固守五圣山而抵抗了40多天用鲜血染红了狙击棱线。双方一开炮,如同地震一样地动山摇。因为过多的炮击,土松了,后来连阵地都无法修复,用“汽油桶阵地”应付战斗。敌人一到半夜2时必攻。我通常以1个营以上的兵力反击。我军167炮兵营炮击它一整夜,早晨一般都有30~40具尸体。敌人的火力很猛。我们也受了很大损失。

南朝鲜第2师情报参谋文重燮说:

狙击棱线对敌人来说是防御五圣山的要地,对我来说是为保卫金化的安全和补给路线的必争之地;双方都为争夺作战主动权而不让步;对主抵抗线的进攻,双方都持慎重态度,因而,都把力量集中到前哨阵地,因而出现了前无先例的大量伤亡。

敌人在岩石棱线北斜面挖了可容1个连兵力的坑道,一旦受炮击或轰炸,就进坑道掩蔽,过后出来战斗,因此我们挨打。我带几名老侦察兵亲自去侦察,发现果然如此。之后,我们采取措施对付敌人的坑道战,但不易炸掉它,吃了不少苦头。

南朝鲜第32团第1营营长李根实说:

在停战在望的情况下展开的这次战斗,是一场寸土必争的血战。我带全营在A高地激战5天。4个连长全部受伤,损失大部分兵力,后来不得不带领从不认识的新排长和新兵打仗。从A高地撤退的那一天,我亲自上第一线收容兵务,兵收容到1个连的兵力,我团两个营长同时负伤。

南朝鲜第17团第1营排长金宇赞说:

我先后4次上过A高地顶峰。由于枪炮声,无法以口令指挥,主要用手势、信号指示攻击目标。在发起第四次进攻时,我看了看全排成员,熟人很少,大多数是新兵。我下命令冲击,他们怕得不敢动,只好我率先冲锋带动他们。有一次在A高地从天黑打到第二天3时,最后只有5人在坚持战斗,新兵全都不见影了。10个新兵不如一个老兵,这是我的切身体会。

1952年11月2日美国通讯社报道:

联军所牺牲的人和所消耗的军火,已使联军的司令官们震惊了,而且若在最后公布全部损失时,还将使公众震惊。这3个星期的战斗是28个月的朝鲜战争中第2次损失精锐部队最多的战斗,这次损失仅次于1950年第8集团军在北朝鲜惨败时的损失。

3日,美国国际新闻社东京电:

美军由于伤亡率达一年来最高点而撤离三角形山前线,南朝鲜军被调来替换他们。

合众社自汉城发出消息说:

李承晚军队2日曾发动3次进攻。但每次都被共军猛烈的大炮、迫击炮和机枪火力所击退。把南朝鲜军的士气打垮了,他们跑着、爬着或者滚着又退下来。炮弹一枚接一枚落在南朝鲜攻击者身上。他们拼命设法寻找可能找到的任何躲避的地方。最后不得不退下山坡。

美联社朝鲜中线2日的一则电讯说:

南朝鲜军队的损失必须要认为是严重的事情,因为新南朝鲜的军队是以美军为榜样而大力训练出来的。

美联社汉城5日电讯引述该社记者伦多夫的报道说:在人员的伤亡和使用的大量物资上,除了1950年盟军在北朝鲜的惨败情形以外,是空前来未有的。在物资消耗上要超过1950年的数目。金化的战役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无底洞,它所吞食的盟军军事资源要比任何一次中国军队的总攻势所吞食的都要多。

美联社还报道:

在金化地区战场上,中国军队大炮:炮火的猛烈集中,已开始在整个战场中占优势。在中国军队这种优越的形势下,联军步兵已无法守住“狙击兵岭”。它的岩石和沙土被炮弹炸成灰土,使军队无法隐蔽。

美国国际新闻社3日电:

美国第7步兵师曾经苦战并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合众社记者肯德立报道:

有三支南朝鲜的军队,两支'全军覆没',第三支只剩下18个人。南朝鲜军冲上山顶,但是1个中国士兵站起来挥舞着手臂向南朝鲜军投手榴弹。他几乎独个儿击破这次进攻。

11月19日美联社记者伦多夫自金化报道:

除非将来发生某种突然引起人注意的变化,打了37天的金化山岭争夺战的牺牲之大,是值得人密切注意的。由于新闻检查,不能发表具体的伤亡数字,所能报告的是:“联合国军”防守狙击兵岭和三角形山阵地时战况的激烈,简直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某些历史性战役的情况相仿。那些命令他们的部队重新进行冲杀的前线上的联军军官们,现在看到这些损失,非常伤心。那些出发时是足额全连的部属,在今晨回来时只剩下几个小得可怜的残余,那些军官看到这种情形简直哭了起来。

伦多夫在报道中继续写道:

金化山岭战役的结果完全出乎范佛里特意料之外,他说:金化山岭战役牺牲之大,并不能归咎于个人或任何部队,甚至不能归咎于指挥他们作战的在一般上讲都很谨慎而能胜任的军官们。这里完全是一件由战斗本身所产生而难于预料的残酷事实。范佛里特这次在金化地区发动进攻是经过极周密的计划,从团部到第8集团军总部都经过各级指挥机关多方协商以后,才下令开始进攻,而且特别选派第9军军长詹金斯中将全面指挥,他是一个曾在范佛里特手下随美军到希腊服过役的“老资格军人”。然而,这位老资格军人一上阵就打了大败仗,他把美军残部撤出战斗,将整个任务交给南朝鲜军来进行。

本文摘自《志愿军援朝纪实》 作者:李庆山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志愿军 上甘岭战役 朝鲜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