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的民族意识为什么可以保留下来

经略网刊   孙逸舟   2014-09-22 10:43  

yes-no2

这次苏格兰独立公投虽然没有成功,但算得上英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也受到世界瞩目。很多人从不同角度谈了自己的看法,比如苏格兰英格兰两国的历史渊源和恩怨,苏格兰的独立运动中民族情感和现实利益的较量,英国的政治体制和政府决策与公投的关系,以及公投独立这一模式对其他地方的影响。不过,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疑问:英格兰苏格兰两国在1707年就从法律上合并为一个国家,到现在已经过了三百多年;在这之后二三百年的时间里,世界上出现了很多新的民族国家,在很多地方,原本散乱的人群整合成了一个民族,树立了超越原先地域、族群认同的牢固的民族认同,为什么一度称霸世界的英国会存在这样的根植于历史的分裂问题?为什么苏格兰的民族意识在被合并后三百年的时间里顽强地生存下来并发展壮大,甚至于距离独立建国只有一步之遥?

现代的民族国家起源于欧洲。欧洲几个主要民族国家的形成过程始于15世纪,到19世纪基本完成。很多民族国家有着与英国相似的经历,是由很多较小的政治单位逐渐整合而成——法兰西王国原本只统治着巴黎及周边的狭小地区,靠着几代国王几百年的征战(包括巧取豪夺东边若干个德意志小邦国的领土)才形成后来的六边形国土;德国更是由几百个邦国逐步合并而成,到1871年才完成统一。1707年,英格兰和苏格兰的统治精英基于现实的政治和经济利益勉强达成了一致,把两个议会、两个政府合并为一个,而两国的老百姓则丝毫不受影响,互相维持着延续了几百年的敌视和仇恨,而伦敦的大不列颠政府也没有采取积极措施进行内部整合,更没有培植统一的民族认同的概念。

合并三十几年后,1745年,被光荣革命赶走的詹姆斯党人(Jacobites)在苏格兰登陆并发动叛乱,企图推翻伦敦的英国政府、扶植斯图亚特王朝(House of Stuart)复位。叛乱在苏格兰高地(Highlands,苏格兰北方)得到民众的广泛支持,很重要的原因是很多苏格兰人觉得合并后自己其实是被外国(英格兰)政府统治,而斯图亚特王朝才是自己人。叛军迅速南下,一时间呈秋风扫落叶之势,但在1746年4月16日的柯洛登战役(Battle of Culloden)中经过血战被政府军击败,叛乱失败。

1745年叛乱让英国政府意识到放任苏格兰人旧有的地域和族群观念将会动摇国本,于是采取了一系列强制措施,以铁腕手段系统清除苏格兰高地人原本的生活习惯和秩序,比如解散高地氏族(clan),大量没收农民土地,以及禁止穿着象征高地人身份的短裙(kilt)和格子呢图案(tartan)。低地(Lowlands,苏格兰南方,以爱丁堡为中心)苏格兰人的语言、习惯和英格兰人非常相似,在认同英国的问题上障碍不大,远不像高地人那样桀骜不驯,因此基本没有被当做打击对象。

照这个趋势,只要用一百多年的时间,苏格兰人的族群认同或许就会被政治力量消磨干净,恐怕也就不会有今天的苏格兰独立问题了。但是,这一套措施强力贯彻了不到半个世纪,从1780年代开始,英国政府和统治阶层对苏格兰的态度逐渐发生了根本变化,从压制为主变成怀柔为主。这种变化的直接原因,是自美国独立战争后,英国在几十年时间里持续面临来自海外的巨大军事压力,特别是在1793年后与法国打了20年仗,同时还要在全世界开拓殖民帝国。这种军事压力让英国政府需要调动全英国的人力物力。那么,与其继续压制苏格兰,不如改采温和政策,让苏格兰参与英国的帝国事业并为之服务。于是,1782年,禁穿短裙和格子呢的法律被废除;同时,苏格兰人大量参加英军并被派往海外作战,苏格兰的政治精英在中央政府和殖民地担任各种职务。过去高地人独特的历史文化和风俗习惯不但不再被视为威胁和不驯服的标志,反而作为优良传统得到保存和发扬。到拿破仑被击败时,苏格兰人已经骄傲地成为大英帝国子民中特殊的组成部分。这时在全欧洲兴起的浪漫主义思潮强调珍视前启蒙时代的各种习俗和文化,苏格兰的传统得到进一步发扬。1822年,英王乔治四世成为近百年来第一个访问苏格兰的国王,并带头穿起了格子呢短裙,苏格兰文化得到英国统治阶层的大力推崇,苏格兰独特的族群意识从此以后顽强地生存了下来,直到今天。

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战争的时代是欧洲民族国家诞生和发展的重要时期,其中,绝大多数国家走了和同时的英国截然不同的路,通过革命、战争和政治强制完成了内部整合。法国在大革命之前也存在相当多样和牢固的地方认同,直到19世纪中期还有至少四分之一的法国人不说法语而说各种地方土语。大革命把全体法国人的生活前所未有地纠缠在了一起。革命政府为了消灭贵族和教会的势力,废除了旧制度下实行几百年的行省(province)制,将全国分为八十几个省(département),彻底改造了地方的行政和司法体系;拿破仑在全国实行了统一的刑法和民法,原来的各种地方习惯法被废除;自大革命以后的法国政府更是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通过行政手段在国民中间普及法语。这些措施加在一起,才逐渐造就了全体法国人比较牢固的民族意识。德国在1871年统一后之所以能建立起同样牢固的民族认同,除了采取了类似的行政措施,持续的、惨烈的战争和外部压力也是重要原因。虽然一些较大的邦国(如巴伐利亚)直到二十世纪初还保留了比较独特的国家认同,但第一次世界大战摧毁了全德国的君主制度,原本在第二帝国内部保留下来的君主制邦国成为魏玛共和国的邦,独特性被大大削弱;第二次世界大战把德国变成一片废墟,西德和东德都重新划分了地方单位,原有邦国的边界几乎被完全抹掉;冷战时期东西方两大阵营的挤压,让德国人在承受屈辱和压迫的同时,强化了原有的德国认同,萌生了强烈的再统一意识。革命和战争把旧有的习惯和传统碾碎,把原先分散的地域和人群强力糅合为一体。今天,德法两个大国虽然和欧洲许多国家一样面临严重的移民问题,但是像英国那样,历史上曾经独立的地区要求脱离的情形,并不存在。

而在没有经历过改朝换代的政治革命、不曾被战火波及本土的英国,情况则完全不同。一来,既然没有重大的动荡、国内局势相对稳定,英国的统治阶层认为没有必要强力消除苏格兰的族群认同和地方制度,反而是用保全苏格兰人尊严的办法换取忠诚比较简便可行。二来,在没有经历过政治剧变的英国,统治阶级的延续性和历史感极强,很多政治精英对苏格兰独特的历史文化有着真诚的欣赏,比如乔治四世认为自己身为斯图亚特王朝的后代,比任何人都有资格继承和发扬苏格兰传统。而且,尊重和保存苏格兰的传统,让保守的君主制英国与毁灭地方传统和习惯的革命的法国形成了鲜明对照,成为英国政治精英与法国进行意识形态斗争、塑造英国民族性格的重要手段。1822年乔治四世访问苏格兰取得了巨大成功,苏格兰文化从此焕发了蓬勃生机。有趣的是,低地苏格兰人过去与高地人很不一样,比如根本不穿格子呢短裙,在这个意义上讲,或许统一的苏格兰族群意识是否存在还是个问题。但在此之后,在国王的带头推动下,全苏格兰人都穿起了格子呢短裙,高地习俗被推广到全苏格兰,高地风格成了苏格兰风格,看似传统的苏格兰认同就这样被“发明”了出来。

因此,与其说苏格兰的民族意识是顽强生存了下来,不如说它是被英国统治阶层有意保存下来和发扬光大的:苏格兰有不同于英格兰的行政管理体系,英国议会为苏格兰单独制定地方政策,苏格兰保留自己独特的法律体系和司法制度,苏格兰部队的番号完整保留在英国陆军序列里,维多利亚女王和阿尔伯特亲王更是在苏格兰建立行宫,常年居住,甚至让自己的每个儿子都穿起格子呢裙。时至今日,女王还要在每年夏天去苏格兰巴尔莫勒尔城堡(Balmoral Castle)住一个月,表明自己具备苏格兰身份。而且,这套做法似乎十分成功——在整个十九世纪,包括苏格兰人在内的英国人可以自豪地宣称,自己既保存了各个构成国(constituent country)的习俗和传统,又塑造了统一的英国认同和帝国事业。

问题是,如果说英国是一个成熟的、成功的现代民族国家,既然它如此强调保留地方认同,又靠什么整合成并维系自己作为统一的民族(nation)呢?Linda Colley在Britons: Forging the Nation 1707 – 1837一书中做了很好的分析。概括起来,主要有四点:第一,新教信仰。不论英格兰人还是苏格兰人,其人口的绝大部分在20世纪以前都是坚定的新教徒,都信奉新教下的信仰自由原则,这让他们在宗教上没有冲突,并且在与天主教法国的长期斗争中建立了牢固的感情纽带。而爱尔兰之所以很早脱离英国,首要的原因就是爱尔兰的天主教人口占绝大多数,和大不列颠无法建立这样的纽带。第二,长期战争。英国在1689年到1815年间不断和法国进行争霸战争,在1815年决定性地击败法国后又在世界范围内进行了长达一百年的殖民和征服,到了二十世纪又打了两次世界大战,可以说在两百多年的时间里处于战争状态。为了同一个目标共同流血牺牲,往往是塑造一个民族国家至关重要的因素,不列颠民族国家可以说是被战争塑造出来的。第三,政治生活。英国是现代议会民主的发源地,在整个19世纪,英国比欧洲的绝大多数国家更自由、更民主,这种政治制度对培养普通民众的国家认同起了很大作用,不管英格兰人还是苏格兰人,都相信自己身为英国人,是世界上最自由的人第四,帝国事业。在英伦三岛之外建立起来的庞大的海外帝国,以及似乎永无止境的拓展和建设殖民地的事业,让全英国人认为自己是具有独特使命的上帝选民,其中苏格兰人尤其积极地投入到了帝国事业当中——加拿大的头两任总理麦克唐纳和麦肯齐就都是苏格兰人。

这些纽带在一百年前曾经显得无比牢固。但是,20世纪中期以后,随着这些纽带一个一个消失,英国民族认同的危机出现了:英国的大部分人口已经不再信教,长期的对外战争在1945年后基本结束,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也被越来越多的国家采纳,不再具有那么强的民族属性。大英帝国在1960年代后期走向没落,而当这个把各个构成国绑在一起的最后一根纽带断裂时,苏格兰独立意识便强势窜起。苏格兰认同曾经是统一的英国认同的有机组成部分,后来却逐步成长为追求独立的全新民族认同。照目前的趋势,就算这次独立公投不能通过,民族意识既成,国家独立便是迟早的事了。

说了这么多,我个人并不认为英国民族国家的建设应该用失败来形容。每个民族有自己不同的命运,英国的政治精英在两百年前做出那样的政治选择,按当时面临的情况看,应该说是合理的、自然的。不过我想强调:很多中国人羡慕英国现代化过程中政治、社会与文化保持了惊人的历史连续性,没有发生带来彻底改朝换代的大革命,本土也没有遭遇外军地面入侵。但是,今天发生的苏格兰独立问题就充分表明,现代化顺风顺水的英国同样要面对某些深刻的困难。与其盲目崇拜英国走过的道路,不如学习昔日的英国政治精英在国家面临考验时审时度势做出抉择的智慧和气度,同时将今天的英国政府在面对挑战时表现出的愚蠢和软弱引为镜鉴。

(作者为杜克大学政治学硕士)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苏格兰 民族意识 独立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