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国际垄断企业,这些东西可以更便宜!

海外网-侠客岛专栏   梅新育   2014-09-18 11:30  

近一两个月来中国政府对外资公司密集发起的价格反垄断调查似乎正在成为横跨国内外的重大公共事件,不仅一批国际商业游说团体已经就此提出了投诉,指责相关调查不公正地针对外国公司,一些西方大国政府也开始卷入。

据《华尔街日报》9月15日报道,美国财政部长雅克布·卢(Jacob Lew)近日致函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听取了信函内容汇报的人士透露,卢在信中发出警告,声称中国针对外国企业的一系列反垄断调查可能给中美关系带来严重影响。然而,在华外资企业真的就应该成为游离于中国反垄断之外的“特区”吗?答案是否定的。

垄断与反垄断是一对历史冤家

自由竞争走向生产集中,生产集中发展到一定阶段就必然引起垄断,这是市场经济的客观规律,从古代到现代,这种演化已经无数次重复上演。近代资本主义经济问世之后,自由放任的市场体制在1860年代至1870年代之间达到顶峰,随后便无可避免地迎来了各类垄断组织和垄断行为泛滥的时期,各类反垄断法规(亦称“竞争法规”)相应应运而生。

早在古巴比伦和古印度,就已经出现了竞争法规的萌芽,西方大陆法系竞争法规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期,我国至迟从《唐律》开始也出现了反垄断内容。加拿大1889年制定的《预防和禁止限制贸易合并法》是世界最早的现代反垄断法,但由于其条款过于简单而效用不彰,美国1890年制定的《保护贸易及商业不受非法限制与垄断危害的法案》(即“《谢尔曼法》”)则对其它国家的反垄断立法产生了巨大影响,因而被称为现代世界各国反垄断法的“母法”。时至今日,全世界已有100多个国家/地区颁布了反垄断法,反垄断法在成熟市场经济体赢得了“经济宪法”的称呼。

为了增强市场控制力,卡特尔之类垄断组织或对市场具有支配地位的企业往往采用各种手段排挤局外企业。在1916年写成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书中,列宁就曾总结了当时垄断组织为排挤局外企业而采取的那些截至当时“现代的、最新的、文明的”斗争手段:剥夺原料;与工会签订合同,使工会只接受卡特尔化企业的工作,从而剥夺局外企业的劳动力;剥夺运输工具;剥夺销路;同买主签署合同,使他们只同卡特尔发生买卖关系;有计划地大幅度降价,以低于生产成本的价格倾销,以使局外企业破产,事后再凭借增强了的市场控制力涨价,挽回排挤局外企业期间的“损失”;剥夺信贷;宣布抵制。

时间虽然已经流逝百年,但这些基本手法的“精髓”并未改变。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反垄断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