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事变:日本全面侵华的开端

独家网   阿蒙   2014-09-18 09:54  

347b33538c591c1362673f781ae80795

9.18事变后日军进入沈阳城

9.18是留在中国人心中永远的一道痛。近些年有学者称:日本帝国主义发动9.18事变是因为感到自身的安全受到威胁;还有人说:9.18哪天晚上“不抵抗的命令”不是蒋介石下的—试图洗清9.18蒋介石身上的责任;蒋纬国先生在其编著的《抗日御侮》中说:因为执行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9.18国民党政府不抵抗给中国全面抗战赢得了准备的时间。究竟历史的真相如何,日本为什么发动9.18?蒋介石先生到底下没下达“不抵抗”的命令?不抵抗到底是什么?9.18不抵抗对中国、日本两个国家哪个好处大一些?让我们重温那段历史,揭开中国身上的那道伤疤!

日本帝国主义大陆政策的由来

在日本家喻户晓的神话人物—拳头般大小的“桃太郎”拿着一把钢针做的宝剑,挑战比自己大几十倍的恶魔,最后杀死恶魔自己变成一个壮汉。这种思想源于日本是一个资源匮乏的岛国。这种“桃太郎”似的思想后来演变成日本帝国主义的“大陆政策”,提到9.18就不能不提日本的“大陆政策”,提到“大陆政策”就必须提到“大陆政策“的始作俑者—丰臣秀吉!

日本战国末期统一全国的丰臣秀吉,在其刚刚被任命为关白—摄政大臣不到两个月的1585年9月,给其家臣末安的信中说:“余之被任命为关白,除统治日本外,同时其统治大权也及于唐国即明王朝 。”1586年,丰臣秀吉又说:“当我统治日本成功之后,我就把日本交给弟弟秀长,我自己则专心一意去征服朝鲜和中国。”1587年还说:“在我生存之年,誓将唐(明王朝) 之领土纳入我之版图。”1590年,他在接见朝鲜使臣黄允吉时,不仅表示他要征服中国,而且要朝鲜为其向导;他在致朝鲜国王的复书中说:“……不屑国家之远,山海之隔,欲一超直入大明国,易吾朝风俗于四百余州,施帝都改化亿万斯年者,在方寸之中。贵国先驱入朝……”1592年9月18日,丰臣秀吉给关白秀次的《二十五条觉书》中更具体地表明了他征服中国的狂妄野心。他企图把中国作为日本的领土,让天皇到北京做皇帝,朝鲜则由丰臣一族来统治。《觉书》的主要内容有:“准备恭请天皇于后年行幸唐明都,呈献都城北京附近十国州予皇室,诸公卿将予采邑”,“大唐国之关白,授予秀次……日本之关白则由大和中纳言、羽柴秀保、备前宰相、宇多田秀家二人中择一人任之”,“高丽朝鲜国由岐阜宰相、羽柴秀胜、或备前宰相秀家统治”,“天皇居北京,秀吉居日本,船来泊之宁波”。1592年和1597年两次征服朝鲜的战争虽然在中、朝两国军队的抗击下失败了,但是丰臣秀吉侵略大陆、征服朝鲜和中国的扩张思想却对日本有很大的影响。日本首任参谋总长,坚持侵华政策的元老山县有朋在其回忆录说:其年幼时最崇拜的英雄就是丰臣秀吉——他是在读着丰臣秀吉的书成长起来的!

日本德川幕府时代,丰臣秀吉的侵略扩张思想得到了继承和发展。并河天民所著《开疆录》说:“大日本国之威光,应及于唐土、朝鲜、琉球、南蛮诸国……大日本国更增加扩大,则可变成了大大日本国也。”这种“大大日本”的构想正是后来“大东亚共荣圈”的先声。佐藤信渊则更进一步,不仅提出了扩张的目标,而且设想了侵略的步骤。他在所著《宇内混同秘策》中说:“皇国日本之开辟异邦,必先肇始自吞并中国……中国既入日本版图,其他西域、罗、印度诸国……必稽颡匍匐,隶为臣仆。”又说:“凡经略异邦之方法,应先自弱而易取之地始之。当今之世界万国中,皇国易取易攻之土 地,无比中国之满洲为更易取者……故征服满洲……不仅在取得满洲……而在图谋朝鲜及中国。”精于军事学的藩士吉田松阴也主张:“急修武备,一俟船坚炮足,北割满洲之地,南取台湾、吕宋诸岛,渐作进取之势。”

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已经完成了工业化,由于其国土狭小市场容量小、资源等限制,资本主义的经济特性决定了其必须走上对内压迫、对外扩张的道路。掌握政府实权的藩主萨长以天皇的名义发布施政纲领《五条誓文》和《宸翰》,宣称要“经营天下,安抚汝等亿兆,欲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当时扩张的主要目标是大陆上的中国和朝鲜。参谋本部成立之初即成立了专门负责侦察、调查中国东北地区及西伯利亚等地和朝鲜及中国沿海地区军事地理、军政情况等的管东局和管西局。1879年至1880年间,参谋本部派出管西局局长桂太郎、局员小川又次以及志水直大尉等十几名军官,以驻华武官和语文研究生等名义到中国搜集军政情报。他们在归国后写成《邻邦兵备略》《与清朝斗争方策》等报告。日本首任参谋总长山县有朋据此上奏天皇,力请加强军备。1886年参谋本部派荒尾精至中国发展间谍组织,派已经升任局长 后又升大将 的小川又次再度至中国进行调查。小川回国后于1888年为参谋本部拟制了《清国征讨方略》,其中不仅有详细的中日双方战略形势,而且有详细的作战计划和战后处置中国的办法。其主要内容为:趣旨:“政略存则战略成,战略存则政略全。欲确定战略,不可不知政略如何”。“谋清国,须先详知彼我政略与实力,做与之相应之准备”。“于今日优胜劣败、弱肉强食之时”,必“取进取计划”。“自今年起,在未来五年间完成准备,若有时机到来,则攻击之”。进攻方略:“第一篇彼我形势。若欲维护我帝国独立,伸张国威,进而巍立于万国之间,保持安宁,则不可不分割清国,使之成为数个小邦国。”“清国虽老衰腐朽,仍乃一世界大国……清人虽愚蠢不决,但受此屡屡失败刺激,对须培养实力已稍有感悟。近来陆海两军已渐有讲究改良之趋势。清国优柔,显然不能一举成强国。但是只要努力不懈,理应达到此境界。由当前形势来,20年后可能稍有完备……因此,乘彼尚幼稚,断其四肢,伤其身体,使之不能活动,我国始能保持安宁,亚洲大势始得以维持。”“对如此国家,动辄以宽仁相让,实非国家之良策。且今日乃豺狼世界,完全不能以道理、信义交往。最紧要者,莫过于研究断然进取方略,谋求国运隆盛。”“自明治维新之初,常研究进取方略,先讨湾,干涉朝鲜以此断然决心同清国交战。此国是实应继续执行。”第三篇善后。在西方列强介入之前,设法形成有利于日本之态势。“无论于任何情况下,一定要把下述六要冲划入我国版图:一、旅顺半岛;二、山东登州府管辖之地;三、浙江舟山群岛;四、澎湖群岛;五、台湾全岛;六、扬子江沿岸左右十里之地。

1890年12月6日,已担任内阁首相的山县有朋,在日本第一届帝国议会上发表施政演说时毫不掩饰地表达了日本将向大陆扩张的政策。他说:“盖国家独立自卫之道,本有二途。第一曰守护主权线,第二曰保卫利益线。其中,所谓主权线,国家之疆域也。所谓利益线,曰与主权线之安危密切有关之区域也……欲维持一国之独立,惟独守主权线决非充分,亦必然保护其利益线。”又说:“我方利益线之焦点,在于朝鲜”;他还认为:日本对外扩张的主要敌手,“不是英国,不是法国,亦不是俄国,而是邻邦清国”。与此同时,他还写出《军事意见书》、《外交政略论》等文件,主张侵略中国,夺占朝鲜,与英、俄列强争斗等。外相青木周藏也向日本政府提出《东亚列国之权衡》,主张将俄国逐出西伯利亚,“日本领有朝鲜、满洲及俄国沿海州”,对朝鲜“采取强硬手段,施行干涉主义”。他的主张也都得到了内阁认可。理论基础有了,明治维新后日本成为一个新兴的资本主义国家—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唯一缺乏的就是一场战争验证自己的理论了!

本文为独家网约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日本 关东军 东北军 张学良 九一八事变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