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绍光:调研是共产党的生命线

观察者网   王绍光   2014-09-17 11:44  

编者按:由“中国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和“中国和平发展基金会”两大智库共同主办的“2014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于9月3日在北京举行,本文系香港中文大学教授王绍光在会议上的发言之一。

我要讲的是我刚刚完成的两个研究计划,这两个研究计划正好与今天的主题——多元与共识是紧密相关的。我刚才完成的一本书已经出版,它的研究案例是中国的医疗改革,另一本书马上出版,是关于中国怎么制定5年计划,我们之所以选这两个案例,就是想要知道中国政府如何做重大决策。我们之所以选这两个案例呢,有三个原因。

习近平在湖北调研时恰逢下雨,他卷起裤腿边走边与人交谈。

第一,这两个政策决策的领域会影响到中国所有人,它不像别的政策只影响很少的人,这两个政策影响中国的所有人。

第二个是,这两个政策都牵扯到非常多的政府部门。它不是一个部门,比如人口政策,可能计生委一个部门就能做了。但这两个政策,不仅仅是靠卫生部等,而是牵涉到几乎所有部门。

第三个呢,这两个决策都不仅仅是国家的决策,也是党的决策。比如医疗体制改革最先的文件,是党的文件而不是国家的文件。

所以,这两个决策可以反映出中国一般性的重大决策是怎么做出来的。医改,我认为在中国来讲还是相当成功的,因为它从06年开始启动这个医疗体制改革,到2009年4月份公布医改方案,在这之前,中国大概只有20%的人有医疗保险,现在中国有医疗保障的人接近百分之百,你可以说它还有很大的问题,但至少现在大家都有保险了,不管是农村居民还是城市居民。

5年规划也依然在起很大的作用,这两个政策的制定都花了很长的时间,比如说医改的制定,花了三年多的时间,五年计划的制定,中国要制定五年计划,基本上要花五年时间。比如现在还在十二五计划,十三五计划已经在紧锣密鼓地准备之中,这一过程花了很长的时间。

我自己归纳这两个案例,中国的决策怎么做的,一共就是四个字,一个叫做“开门”,opendoor,一个叫做“磨合”。开门,是和多元有关,因为这个社会是非常多元的,我有时候不愿意用多元,我用diversity,非常diverse。中国很大,地区之间,城乡之间,各个社会阶级之间,不同的职业之间都会有非常不一样的诉求。

那么如何把不同的诉求纳入到政策制定过程中去呢?中国有一样东西跟西方差不多,就是“推门进入”(pushin),你可以把这个“门”推开(push in)。他要参与这个决策,主动要求参与决策,比如说在中国的医改过程中间,我们就看到外国的药厂与中国的药品分销商,他们有很强的关联,尝试游说,游说高层,他们不是完全的成功,但他们能够进入决策,他们有这个能力,有这个钱,他们资助学者研究。

开门:qunticipation

但是中国还有很多的人,他没有这个能力参与,其实西方也一样。比如说宁夏边远农村的农民,他的利益需要考虑,但你要他到北京来参加政策制定,没有可能性,这就需要另外一个机制,就是中国叫调研,用英文叫reachout。中国不仅仅是政策研究者要reach out,是每一个政策制定者都需要reachout。中国政治局的常委,就是那7个人,平均每个人每年要做12~13次的调研,这个跟视察不一样。

其实不光是中国,每个社会都会有弱势群体,每个社会都有些人能参与,有些人参与能力比较差,这个有大量的研究,不管是美国、欧洲,都是一样,现在的问题不是有没有可能让所有的人参与能力一样,而是能不能创造另外一个机制,让参与能力不强的人也被纳入到决策的过程中来,所以我觉得中国的调研机制,是一个非常好的机制。

我发明了一个英文词,叫qunticipation,而不是participation,“qun”是群众路线,它是反着参与的逻辑,参与的逻辑是我们政策制定者在门内,你们可以进入影响决策(push in),影响我们的决策,qunticipation的逻辑是反的,政策制定者要调研,走出门去,到最困难的群众中去。这个机制在中国是起作用的。在中国的决策过程中,那些最弱势的人群并没有参与,但他们的意见被整合了进来,这个机制起了很大的作用。

刚才我已经讲了,政治局常委,一年12到13次,这是中国权力顶端的7人,省一级干部可能有一个月,我们看每位省级领导到了一个省,第一件事情就是调研,要把全省走完。有些省是一百多个县,你把每个县走一天,三个月就过去了,再下面的干部,调研的机会就更多了,而且有些地方是要求的,比如重庆,要求干部下访,而不是等待群众上访,这个机制很起作用,解决很多问题。新疆现在是20万干部下访,其它很多地方也下访。关键不在于你有没有弱势群体,而在于你有没有机制,我觉得中国有,美国其实也可以借鉴。

前几个月,美国有一个国会议员,是一名女性,她去救济所(homeless center)呆了一个晚上,她有很多体会,那中国这样的干部太多了,这方面我觉得大家可以互相学习。

那么投票机制呢?美国议员是要下去要选票,要捐款,但是,不投票的人,怎么办?投票机制假设选出来的人可以代表人民,但是再追一问的话,他只能代表选民。代表的选民也不是合资格的选民,而是真正参加投票的选民,而真正参加投票的选民,现在在美国基本就是少数,在地方性的选举基本不会超过20%,到了州一级的基本不会超过40%,到全国一级,除非是总统大选,其他基本上是50%左右。1962年美国的政策会长就说美国是个半主权的国家,一半的民众实际上是没有参与其中的,他当时希望过几年能够变成全主权的。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夏湉 关键词: 王绍光 调研 生命线 共产党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