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特别的角度分析:清朝为什么能延续二百多年

知乎   赵知新   2014-09-17 10:27  

0 (22)

历史是人口决定的,而人口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粮食产量决定的。如果玉米,红薯和土豆早进入 100 年,恐怕满族政治集团在努尔哈赤时代就被消灭了,而西伯利亚,搞不好就是中国人的了。

如果把中国的历史看作是帝国指数(大一统指数)的变迁,找出市场,机构投资者,散户的构成,对于历史规律就会有更为深刻的理解。

首先来介绍,帝国指数是大一统指数在帝国时代的表达,时间自秦汉开始,自 1912 年结束。

帝国指数的机构投资者:皇族(以爱新觉罗家族为代表的八旗),军阀(以吴三桂为代表的军事集团),血阀(朱家的藩王们),门阀(张廷玉家族,李鸿章家族等等),学阀(朋党集团),以及在路上的,军事集团,血阀士大夫集团,门阀士族,学派。

散户:小农以及低阶层官吏,其杰出代表为,陈胜,刘邦,萧何,朱元璋,我朝太祖等等。

市场:气候,可耕地数量,人口数量,粮食产量,通货产量,物流速度等等。

而皇权只是帝国指数的单一冠名权而已,价格绝对市场自由竞争,容易出现垄断,至于为什么自由竞争容易出现垄断,嘿嘿,我也不知道,不过看着 Intel 以及更早的标准石油公司,你大概会认为我所言非虚,机构投资者和散户,都会去在机会出现时,权衡利弊以及各自的对于风险厌恶程度,去竞争帝国指数的冠名权。

帝国指数是由市场驱动的,在散户和机构投资者吃完市场之后,如果市场还有剩余,帝国指数走强,如果持平,指数呈现出振荡状态,如果不够吃,指数进入下降通道,皇权会面临丧失帝国指数的冠名权的风险,帝国指数有反馈性,指数看涨,皇权的维护性看涨,指数看跌,皇权就可能被更快的抛弃。

问题转化为,为什么满族人能够把持帝国指数冠名权长达两百余年?我们先把满族人这个去掉,首先来理解,为什么明帝国之后,为什么没有出现南北朝时期或者唐末的分裂局面,而新形成的大一统能够持久达 200 余年。然后,我们来分析为什么汉族不再去造反,不再去持续的造反以重新夺得这个大一统王朝的冠名权?

第一步,更新我们的眼光,跳出人事任免的政治斗争,转向宏观历史市场,来分析为什么明末的天下没有重演分裂的局面。

第一,民族性玩家减少,有利于帝国指数回归。明朝末年,和东汉末年以及唐朝末年是不一样的,东汉末年是北方的多个民族大规模入侵的前夜,祸根自董卓引西凉武人入京便种下,此后各色胡人便一直和中原贵族们眉来眼去,以马上的忠心换马下的权谋,五胡乱华,南北方一共 6 个玩家,你方唱罢我登场,打完了外战打内战,打完了内战搞宫廷政变。这些作为彻彻底底的打开了乱世的枷锁。至于唐末则是已然入侵的多民族搏杀的战场,玩家还是 6 个,沙陀,党项,契丹,女真,蒙古,汉族。市场的钱就那么多,想要上市圈钱的公司比钱还多,远远超过了承受能力,怎么够分,于是帝国指数自打下滑后,就没上来过。唐朝建国之前,民族性玩家就剩下突厥和汉族了,朱元璋的民族对手也就是蒙古人,而到了明末民族性的机构投资者就剩下了,汉族和满族了,竞争不再激烈,无论归了谁家,最后都是过日子的问题。第二个,大家都知道,一旦统一之后,市场会很大,人命会很贵,再打来打去,是不得人心的。有了这两个认识,我们大概可以知道,统一是历史趋势,顾炎武讲,

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於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

拆开国家和天下,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变相的告诉大家,明朝该灭亡就灭亡,根本不值得为了朱家亡天下。市场上玩家只有两个,都盼望着统一,问题在于能统一之后,能持续多久?这是一个严肃的200+ 年的长治久安的问题。在历史市场中,冠名权的维护者和挑战者的博弈,机构投资者和散户之间的相互博弈,他们的胜负决定了冠名权能持续多久。

天下初定,大清帝国 IPO 之后,各种机构投资者开始闪亮登场,八旗,绿营(前明造反军队以及国防军),三藩,明朝故员集团,散户就是大动乱中活下来的,刚刚分到土地的小农,小秀才,小地主等等。

我们先来分析局域性市场,第一个是,明朝末年灾害之年之多,是明朝灭亡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到了清军入关之后,气候转暖,而且持续的时间很长,于是收成好了,那为什么要造反。第二个是可耕地数量的大幅度提高,大量的散户就去了 400 毫米降水线地区搞开发,湖广,云贵,大西北。人人有地种,有收成,这个时候忽悠散户大规模造反就难上加难;第三,外来作物的引入,玉米,红薯以及土豆,虽然是补充作物,但是灾荒来到的时候,这些补充作物恰恰是可以续命的粗粮,灾民得以续命,则无需造反,市场就稳定了下来。下图大家应该比较熟悉了,降雨分布图,注意陕西处在哪个地方?而外来作物,正是大规模的推广于降水不多不少的地方。最容易出现造反的地方,被这些作物平定了。而且,新王朝开启的时候,天下兵马还未马放南山,军队的战斗力还在,在这个时候造反,无疑是收益算是高,但是风险更高,而风险厌恶程度高的机构投资者是不会忽悠散户闹事的,反而会利用皇权去忽悠散户为他们做事。谁会去选择虽然高收益,但是风险更高的造反事业呢?大概只有老年痴呆症患者,吴三桂了,老头 61 岁的时候,终于要做一件天下人都知道他要干的事情了,造反。你看,满清立国不到 30 年,某前明机构投资者要来竞标冠名权了。多少机构和散户会听他忽悠呢?不多不少,就是他原先打下来的那一片。

初期,老吴同志就是一边打仗,一边写信给自己的老部下。写信忽悠那些机构,快来啊,我这里要 IPO 啦,赶紧来入股啊,打仗就是证明自己的预期业绩嘛,注意是预期,而不是实打实的分红。我们来看看其他机构投资者和散户的反应如何。说到三藩之乱,就不得不提提到的一个人物就是王辅臣,他在这场 8 年的战争中的表现就很值得玩味。王将军是农民军出身,后来跟着吴三桂剿匪(老部下),康熙 12 年,吴三桂起兵之时,他任陕西提督,镇守西北,吴三桂给他写信劝他一起造反,我们看到,这就是一个比较大的机构投资者忽悠一个比较小的机构投资者嘛。王辅臣最开始的表现是,把吴三桂的书信直接转发给了康熙,皇帝看完之后,派了一个和他关系不好的莫洛去做他的上司,叫做陕西经略,可节制关中军马。康熙 13 年,王辅臣杀了和他关系不好的莫洛,在汉中起兵,然后向西去攻打甘肃去了,需要指出的是吴三桂的战场集中在东线两湖一带,然后不到一年半,王辅臣平凉战败后,就被康熙招安了,最后说是畏罪自杀而亡。而平定陕西的,是谁呢?一个前明降将(小机构投资者)张勇,他一边打,一边推荐了自己手下的小散户赵良栋和王进宝。赵良栋,1621 年出生,1645 年从军,加入的是清军。王进宝,曾任职于张勇麾下,顺治年间成为中层领导。为什么这帮绿营不合起来,跟着三桂直奔北京 IPO 呢?这帮顺治年间才入伍的将军们,正处于满清的招牌下事业的上升期,为什么要跟着一个 61 岁的老头造反,成功了还是做将军,失败了是灭门,这种散户和机构,你用预期的收益忽悠他,风险还特别大,爱新觉罗家不但分红分地分奴才,而且其帝国指数在初期是看涨行情,以后会分更多的土地和奴才,傻子才会跟着吴三桂这时候做空市场。事实上,陕西的战争一共就持续了不到两年,抛去练兵,调兵,僵持,劝降乱七八糟的,尼玛这帮人说白了就是打给皇帝看的吧。三藩之乱,搞了不到 4 年后,大家看清楚形势之后,所有的机构投资者都坚决的站在了皇权的一边,吴三桂一死,其部将迅速的就投降了。然而,局域性的市场因素,在康熙末年,已经无法再为帝国指数贡献多少红利了,如果不出现新的市场资源,帝国指数就维持不下去了,这个就是大一统王朝的百年魔咒。

让我们把目光投向上一个大一统王朝,张居正变法改革,按亩征银,使得大明正式的成为了白银帝国,而明末市面的白银受到海运以及错误的经济政策的影响变得越来越少,从而导致通货紧缩,生产萧条,物价飞涨,劳动力大幅减值,最终酿成大规模民变,在历史残酷的博弈中,被满族机构投资者抢下了帝国指数的的单一冠名权。但是通货的问题,爱新觉罗们和朱家遭遇的一模一样。当土地无法满足人口的时候,如果没有通货,帝国距离灭亡就不远了,因为大家维系帝国的动力就是共同发财,没有共同发财了,就没有帝国了。给大家两个非常好玩的事实,1500 年左右,哥伦布发现了美洲大陆,后面西班牙和葡萄牙花了大概半个世纪的时间,在大西洋两岸建立了海洋霸权。而张居正生于 1525 年,卒于 1582 年。在张居正之前,大明帝国通过白银,在嘉靖年间得以续命,而伊丽莎白一世,于 1588 年摧毁了西班牙的无敌舰队,大英帝国海军开始走向全球扩张的道路,开始了全面对抗西班牙帝国,原有的秩序开始松动,新的秩序还未能建立(海盗丛生),大量的白银不再能通过美洲 - 西班牙 - 东南亚 - 福建输入中国,而明代的通货紧缩,发生在 1600 左右。机构投资者们吃完了市场,散户们不够吃,散户们就得用脚投票,机构投资者出现分化,对抗,帝国指数开始急剧下跌,最后满清入关,尘埃落定。

大清乾隆年间,维多利亚加冕为印度女皇,皇家海军成为了七大洋上最为强大的武装力量,在新的秩序下,白银开始源源不断的流入中国,弥补了十全老人在武功上对于国库的损耗,大清得以续命,你们还记得乾隆年间,英国人对于中国著名的访问么?乾隆末年的时候,其实民变已经成为了帝国一个常态问题,银子不够花。好在政府手上有银子,就调兵镇压呗。可是国库的银子用完了呢?乾隆死后半个世纪,清代版本的李自成,洪秀全出师广西,发动了席卷了半个中国的天平天国运动。两者的不同是,李自成组织的是一群吃不饱饭的,而洪秀全组织的是一群找不到工作的。绿营的战斗力早就跟渣一样,大清的国库不给人家发钱,凭什么要求他们士气如虹,尽忠职守。大清如不是如果不是靠着正牌机构投资者,外国洋行借钱,天平天国早就横扫全国了。至于为什么洋行看好团练们,是因为大清为了借钱,拿着自己的冠名权用海关的收入做了抵押,太平天国就没有这个觉悟,所以就做了汉族官僚们升官发财,扭转乾坤的垫脚石了。国库都空了,不可避免的,帝国指数一路下跌,而皇族越来越无法和机构投资者进行冠名权的博弈,最终 1912 年满清在名义上放弃冠名权,轰然倒塌。

你看,搭便车这种事情,我们 400 年前就在干了,美国人那会还不存在咧。

汉族机构投资者,在明清两代的构成就是日益壮大的官僚集团(学阀),无论帝国指数上涨也好,震荡也好,下跌也好,他们都是先于皇权的吃掉市场红利的集团,在土地和人口增长的年代,他们最先扩大自己的土地数量,在白银大举输入的年代,他们最先转化为官僚资本集团,大肆贮备白银,这个叫做,谁执行,谁受益。

根据上面对于政治集团的博弈,帝国指数的变化,以及市场因素的分析,我们发现,对于大一统王朝的冠名权归属问题,市场因素才是决定性的力量,通过时间来发挥作用。第一个百年,各有利因素推动市场看涨,机构投资者和散户都很开心,因为他们吃完市场之后,发现还有剩余,自然没有人去琢磨冠名权问题,都在忙着扩大自己在帝国这份产业中的份额。第一个百年的末期,推动市场的因素,一个一个消失殆尽,首先是气候无常,然后是再也没有新的土地可供开垦,放牧;这个时候,帝国指数进入振荡阶段,机构投资者开始相互挟持散户进行博弈。两汉,两晋,李唐,两宋便是便是在机构博弈中皇权失败的结果。这里以西汉时间最长,西晋混的时间最短,很简单,前面皇权谁最能最大限度扩张自己的领土,谁的赌本就最大,自然活得久。李唐中间换过一次冠名权的。至于他们家为什么还能续命,在于杨家替他们修了京杭大运河,物流续命,这条运河,不仅救了李唐,南宋也是靠着她接着多混了一百年。黄金家族就玩不了,因为那条河,在元代末期的时候,没水了。所以元代,就混了 100 年就结束了,而埋葬元朝的淮西勋贵们,大多来自于这条黄金水道的两岸,漕运改海运,失业了,自然就造反了,而且是有组织的造反。明清两代,通过白银各自续命了百年,差不多都是混了 2.5 个世纪,所以我们知道,大一统王朝能够维系百年是局域性市场决定的(土地,人口,气候,马尔萨斯),能否冲破第一个百年,要看王朝是否找到了能够续命的流通性市场因素(通货,物流等等)。明清两代,都是局域性市场因素推动了第一个百年,流动性市场因素续命了第二个百年,最后都死于流动性不足,而流动性问题,兴亡皆已加入世界发展潮流。

至此,我们重新架构了明清两代的历史,接下来我们分析维护者和挑战者在历史博弈中的趋利避祸的行为,即,为什么汉族的机构投资者能够容忍满族霸占着帝国指数的冠名权如此之久?

首先来分析帝国指数单一冠名权对于机构投资者有什么好处?随着历史的发展,好处越来越少,表面上,家族之名,长存于历史,多么光荣,实际上,处虚名,致实祸。这一点,明末天下大乱之时,朱家的皇帝们,藩王们的惨死,应该是给了大家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在经过了近 2000 年的王朝更迭之后,对于冠名权的麻木,应该是明朝以来广大汉族机构投资者以及为数众多的汉族散户的共识。亡天下和亡国,是两个层级的问题,大家的政治共识应该建立在天下兴亡上,而非国号的更迭。明朝权臣迭出,张居正给自己的对联是,

日月并明,万国仰大明天子;丘山为岳,四方颂太岳相公。

但是终明朝一代,只有藩王们起来造反,权臣们从来不试图搞 IPO,要知道前朝的历史,权臣们上台当皇帝的例子多了去了,你要说明代特务发达,皇帝们治理有功,我看是官僚们怕死才是真的(灭族)。更为深层次的原因是,经过明朝末年的续命,汉族机构投资者是以白银为资本的,而更换冠名权,是要以鲜血为资本的。在帝国指数上涨的年代,白银哪里买得起鲜血,买不起不惜命的人力,造个屁反。另外一个,汉族官僚集团在近距离的观察满族贵族后,会清楚地意识到,满族人扩大地盘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是符合他们自身的利益的,或早或晚,这些游牧民族在科举和经营上面都会全面落败于他们,这一点在元代,已经发生了一次。皇权所带来的秩序有利于秩序的维护者的时候,他们是不会变成挑战者的。然而在鸦片输入之后,帝国指数开始进入下跌区域,皇权维护者与挑战者的博弈便开始了,在一场汉族机构投资者与散户惨烈的搏杀之后,将白银资本变成鲜血资本的汉族官僚集团,在实质上成为了皇权的挑战者,这个时候,他们清楚皇权再也无法为他们带来实际的利益,抛弃满族,只是时间问题。

同治六年六月二十日天黑后,曾国藩到赵烈文处聊天,忧心忡忡地说:“得京中来人所说,云都门(京城)气象甚恶(形势不好),明火执仗之案时出,而市肆乞丐成群,甚至妇女亦裸身无裤。民穷财尽,恐有异变,奈何?”赵烈文回答说:“天下治安,一统久矣,势必驯至分剖(势必会形成分裂割据的局面)。然主威素重,风气未开,若非抽心一烂(指中央政府先垮台),则土崩瓦解之局不成。以烈(赵烈文自称)度之,异日之祸,必先根本颠仆,而后方州(指各省)无主,人自为政(地方割据),殆不出五十年矣。”

听了赵烈文这番石破天惊的谈话,曾国藩立刻眉头紧锁,沉思半天才说:“然则当南迁乎?”显然,他不完全同意赵烈文的观点,认为清王朝不可能完全被推翻,顶多发生中国历史上多次出现过的政权南迁后南北分治、维持“半壁江山”的局面。对此,赵烈文明确回答说:“恐遂陆沉(指亡国),未必能效晋、宋也。”他认为清政府不可能像东晋、南宋那样,南迁后还能苟延残喘百余年,恐将彻底灭亡。

汉族之所以在 2.5 个世纪的时间里面不去更换满族的帝国指数冠名权,是因为,第一,汉族认识到冠名权属于被严重被高估的无形资产,冠名权无法为他们带来实际的利益;第二,汉族机构投资者手中的白银资本在帝国指数上涨的年代,也无法转换成人力资本进行更换,到了帝国指数振荡的年代,机构开始动用手中的白银资本储备人力,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汉族机构投资者最终掌握了压倒性的人力资本后,准备进行更换,谋取更大的利益的时候,时间也过去了近 200 年了。

蒙古人完成了对于俄罗斯的征服之后,大概也维系了 150 年左右的指数冠名权。印度人在乾隆年间被征服之后,二战之后才拿回了自己的冠名权,时间大概也是 150 年。美国人也是在 13 个殖民地建立之后 150 年后,重新建立自己的冠名权。这些都是非常有意思的事实。

最后讲一个事情,华夷之辨其实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北方的游牧民族,如果追查他们的来源,很多是来自于西周之前中原地区人民的北迁后,形成了所谓的东胡,西胡等等乱七八糟的,从基因角度来看,和他喵的汉族,根本没有本质区别,我猜汉族人在面临异族统治的时候,是不是会拿出来这个来进行自我安慰?至于什么时候拿这个出来说事,那就完全是利益导向的问题了。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清朝 帝国 帝国指数 白银帝国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