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务不透明 警惕福彩变成腐败提款机

腾讯评论   王绍光   2014-09-17 10:19  

W020140915519415154685

福彩中心顶风吃喝已不是第一次 去年,福彩中心前脚学习“八项规定”,后脚就去吃喝玩乐

去年4月,有网友拾到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去京郊吃喝玩乐的行程单。据行程单,这次名为“中彩印制杯”的活动由福彩中心下属企业中彩印制掏钱举办,福彩中心工作人员不仅吃喝玩乐、还接受了礼品。

 

110928848

网友拾到的福彩中心活动行程单

有意思的是,就在之前的2月19日,中国福彩中心还召开了“‘改进工作作风,践行为民理念’主题学习教育周动员暨反腐倡廉工作会议”,提出要树立“实、简、效、廉”的工作作风。这个会议主要是为了贯彻中央的“八项规定”,提出对照中央“八项规定”和民政部“十七项规定”、以及福彩中心制定的“十五条措施”切实推动工作作风的转变。

民政部“十七项规定”有要求“不安排宴请和娱乐活动,不以任何名义发土特产品、纪念品”。然而2个月之后,福彩中心就“娱乐”上了。

今年,高端餐饮普遍不景气,福彩中心黄山基地却“影响不大”

在中央持续反腐倡廉的高压下,今年高端餐饮普遍不景气,像湘鄂情都开始转型互联网行业了。然而据记者采访,福彩中心黄山基地这样的培训中心受影响不大,每晚都有领导光顾,每到周末、节假日,包间多被各类公务接待订满。

这些公款接待如何走账呢?按照中央的三令五申,政府部门下属楼堂馆所要转向社会化经营。于是很多楼堂馆所被承包给了社会经营者,不过承包费并没有得到规范管理。据培训中心的餐饮服务员介绍,“公务接待一律签单,最终从承包费中抵扣,实际上还是公务消费”。这种走账方式与上述下属企业掏钱的模式有异曲同工之“妙”。

财务不透明之下,福彩资金难免被上下其手 福彩资金被滥用,远不止吃喝

福彩中心的上级部门民政部曾在2009年对彩票机构进行过一次大检查,发现“有的地方对外合作不规范;有的违规发放奖金津贴;有的彩票资金未及时足额上交、超范围使用;有的会计核算不规范,个别地方甚至发生了违法违纪事件”。2010年,青岛审计部门发现该市福彩中心以会计人员为户名开设个人储蓄账户,私存私放购房款等资金2464万元。

为了治理福彩资金被滥用,各种法规、命令没少出台。如2009年出台的《彩票管理条例》规定“彩票发行机构、彩票销售机构的业务费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2012年出台《彩票管理条例实施细则》规定“彩票发行机构、彩票销售机构的业务费按月缴入中央财政专户和省级财政专户”、“彩票公益金的管理、使用单位,应当及时向社会进行公告或者发布消息”。

然而三令五申之下情况怎样呢?据山东审计部门今年7月底发布的2011-2013年审计报告,该省有10个市福彩中心未将福彩发行费上交财政专户2.14亿元;临沂市本级和4个县未将福彩公益金上交国库4527.49万元;有7个市违规使用福彩发行费2724.53万元;有8个本级市和44个县违规使用福彩公益金1.02亿元;有9个市本级和103个县福彩公益金拨付不及时2.61亿元;另外福彩发行费和公益金结余较大。

福彩支出公示“极简风格”,钱怎么用的是糊涂账

去年福彩销售收入1765亿元,这些钱有50%用于返奖,其余有35%作为彩票公益金,有15%作为彩票发行费。彩票公益金和彩票发行费的去向本该明明白白。如下图所示,美国加州彩票委员会的年度报告图文并茂,其中彩票公益金资助的奖学金项目,详细到了奖学金获得者的姓名、金额、时间等——

110929378

美国加州彩票委员会年度报告截图

然而中国的类似公示都是“极简风格”。如下图所示,2008年北京市的彩票公益金支出只有一个总的数字;2012年新疆福彩中心的支出决算(即彩票发行费的使用情况)也是一句话概括——

110928847

福彩资金使用没有明细公示 随着彩票销售额猛增,资金使用问题会愈发突出 彩票发行费10年涨8倍,管理部门不肥都难

今年上半年,中国福利彩票已经销售985.01亿元,同比增加15.5%,远高于GDP增长和收入增长。这种高增长只是这十多年中国彩票销售火爆的缩影。如下图所示,随着彩票销售增长,按比例提取的彩票发行费也猛增,10年涨近8倍,年均增长23%。

110931240

中国福彩发行费连年增长

福彩管理部门收入增长过快,又得花掉,所以像黄山培训中心这样的奢侈浪费自然少不了。

彩票公益金“舍不得”用,越积越多终会出事

同比例增长的还有彩票公益金。不过和中国其它公共基金一样,收得痛快,用得抠缩,大量资金沉淀下来躺在账上。以前述山东审计为例,省和16个市及所辖县福彩公益金累计结余12.63亿元,比2010年末增加55%。

这就奇怪了,难道中国需要救助的人太少了,以至于公益金花不出去?答案当然并非如此。实际上就是一些部门即便是公益金都想攥在自己手里。可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攥在手里,就不得不让人生疑:你想干嘛?

保护福彩资金需要三重措施 按照承诺调低发行费,并详细公示福彩中心业务支出

中国福彩发行提取15%的发行费,在世界上属于较高水平。再考虑到中国人力成本低廉,设立投注站成本不高,所以15%的提取比例就更显得高了。

而《彩票管理条例》标明“随着彩票发行规模的扩大和彩票品种的增加,可以降低彩票发行费比例”。如今彩票发行规模迅速扩大,发行费比例不能再按兵不动了。

当然,比调低发行费更重要的是费用透明。

回归福彩发行初衷,让公益金物尽其用

福彩彩民知道自己没有中奖后,一般会自我安慰道“反正也支持了公益慈善事业”。的确,福彩发行提出的宗旨就是“扶老、助残、救孤、济困”。

110928845

福彩发行的宣传语

但实际上,福彩作为公益支出的比例极低。以财政部的分配方案为例,其拿到的彩票公益金中60%被注入社保基金,根本不是用于“扶老、助残、救孤、济困”。农民工是买彩票的主力军,但彩票公益金却用在了与他们基本无缘的社保基金上。再加上各种隐藏、挪用、滞留,最后真正符合福彩发行宗旨的资金使用,恐怕已少之又少。因此必须严格约束福彩公益金使用范围,强制公开使用明细,确保每一笔募集的资金真正用于“扶老、助残、救孤、济困”。

改革发行模式,行政退出发行

即便约束了资金使用,也不代表福彩管理部门就没有了生财之道。事实上,由于福彩管理中心手握审批权,使得一些投注站的经营者不得不“上贡”甚至行贿,否则就拿不到经营资格。

2006年,丽江市永胜县被曝光投注站需要负担民政部门平时所需的办公费用、接待费用。2013年,山东省莱芜市福彩中心主任王福来因受贿获刑5年,因为“投注站点要上新的游戏,王福来必须同意;‘刮刮乐’彩票莱芜地区代理人用谁,也要看他眼色”,所以王福来就有了受贿机会。

而按照国外经验,福彩发行完全可以由企业代理,行政部门做好监督即可。中国可以学习这种模式,将发行包给企业,行政部门只需派人和彩民代表组成监管委员会。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福彩 腐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福彩 腐败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