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全国假日办

独家网   王绍光   2014-09-16 16:54  

9月15日晚,中国政府网公布《国务院关于同意建立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的批复》(下称《批复》):“同意建立由国务院领导同志牵头负责的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联席会议不刻制印章,不正式行文,请按照国务院有关文件精神认真组织开展工作。”《批复》同时明确:“撤销全国假日旅游部际协调会议,其职能并入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

根据中国政府网一并公布的《批复》附件,联席会议制度主要职能是在国务院领导下,统筹协调全国旅游工作。对全国旅游工作进行宏观指导,提出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方针政策,协调解决旅游业改革发展中的重大问题等。联席会议由国家旅游局、中宣部、外交部、国家发改委、教育部、公安部、财政部、国土部等28个部门组成,国家旅游局为牵头单位。

对比此前的全国假日旅游部际协调会议,不仅仅是名称中的“协调”变为“联席”,不论是召集人,还是成员单位,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均提格、扩容。全国假日旅游部际协调会议的召集人是国家旅游局局长,未上升到国务院领导层面。

全国假日办从2000成立到现在已有14年了。当年,因为黄金周的出现,国务院联合了上下17个部门组成了这个高层协调机构,目的很简单——保障全中国人民顺利休假。毕竟在中国,集体休假还真不是一件小事。 最初设立黄金周,就是出于拉动内需、刺激消费的考虑。所以,假日办制定方案的最基本考虑是让大家出门旅游,出门消费。

2013121213194216258

假日办的属性很特殊。它不属于正式的政府工作序列,只是一种松散的工作方式。在没有高一级领导管理的前提下,各组成部门协调工作还得靠领导们“发扬风格”。至于在开会时讨论的那些意见,甚至都没有强制性要求与会部门必须贯彻执行。

假日办的地点就设在国家旅游局。目前共有25名员工,级别都很吓人,全是司级、部级干部。不过,他们都是来假日办兼职的,平时他们都是坐在自己所在部门的办公室里上班,只有在召集会议和假日办业务旺季时,才到假日办集中办公,主要也就是开会讨论,做做报告,出去视察一番什么的。历届办公室主任和三位副主任悉数由旅游局的局长、副局长担任。

从2010年为中秋国庆连休而安排的“最折腾假期”,到穿插于多个假日节点的“挤掉双休日、拼凑小长假”,再到2014年放假安排中除夕不放假引来的一片吐槽……近年来,“全国假日办”屡次陷入舆论风潮中,或被调侃,或被揶揄,或被口诛笔伐。如今,当“假日办”被撤销的消息传来,网上一片“普大喜奔”之声,很多网友感叹“这个机构终于被撤销了”。

c41f21c0ca18f6c8d0d1cb313969102d

其实,把所有的板子都打在“假日办”身上多少有些冤。一方面,从原有的协调会议组成人员和单位看,作为召集人的国家旅游局,与成员单位相比大多同级甚至不如对方,能否真正协调好工作要打个问号;另一方面,在关于休假安排上,其并没有最终的拍板决定权,顶多只是居间协调,向上级部门建言献策。两相叠加,很多问题自然是其无法解决也无力解决的。如今,新组建的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由副总理汪洋挂帅,不论是召集人,还是成员单位负责人,该联席会议均提格、扩容。不会再出现“官衔小的指挥官衔大的”现象,也有利于所有单位“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不再出现推诿扯皮的问题。

现在公众关心的是,“全国假日办”撤销之后,公众休假怎么安排呢?我们当然期望,未来的公休制度更贴近公众的需求,特别是夯实公众带薪休假制度基础,才能筑起旅游经济的摩天大楼。

一直关注假日旅游的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教授蔡继明等受访专家认为,撤销全国假日旅游部际协调会议后,相当于全国假日旅游部际协调会议办公室即公众熟悉的“全国假日办”也随之撤销。近年来,我国旅游产业的一个热点话题就是法定节假日的假期究竟该如何安排?这将是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面对的首个问题。

2014221103153166

“公众的观念已经改变,‘黄金周’、‘小长假’这样的调休休假方式,需要改变”,蔡继明说,2008年取消五一黄金周以来,原“全国假日办”就屡次陷入“黄金周”存废等舆论风潮中,“我国从1999年开始采用‘黄金周’休假方式,当时是出于振兴假日经济、加快旅游产业发展的考虑。但法定节假日被旅游‘绑架’后,引发了人流集中等连锁问题。随着收入水平不断提高,公众对休闲生活、旅游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所以越来越多的人不赞同挤掉双休日、拼凑‘黄金周’、‘小长假’的休假方式”。

蔡继明表示,“2008年国务院颁布了《带薪休假条例》,去年的《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年)》,也没有提‘黄金周’概念,而是多次强调‘带薪休假’。今年的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前不久国务院关于促进旅游业发展的常务会议,也是重申带薪休假,并且将落实带薪休假作为地方政府的重要任务”。

在他看来,《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年)》提出了“2020年基本落实带薪休假制度”等目标,“国家旅游业的战略发展,要求成立更高层级的管理机构,统筹、协调下一步旅游产业发展会遇到的问题,不仅仅是假日旅游的问题,因此组建了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蔡继明认为,不论是民间,还是国家政策,都在从“黄金周”向“带薪休假”转向,因此,撤销“全国假日办”,成立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也是顺应这一变化。

119193148_11n

从人类历史上看,休假是一种自然节律的调节,比如农耕时代的农闲等。现代社会人们的劳动突破了季节因素的限制,就更需要制度化的休假体系让人们有放松的时间。“假日办”在被嫌弃与被调侃中难以承受生命之重被撤销了。随着收入水平不断提高,公众对休闲生活、旅游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所以越来越多的人不赞同“挤掉双休日、拼凑‘黄金周’、‘小长假’的休假方式”,而是期待带薪休假、错时休假等方式。

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5-2020年中国旅游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指出,2007年12月,国务院将国家法定节假日进行调整,新方案出台后,每年形成2个集中休假高峰——春节(7天)、国庆(7天)以及4个集中休假的小高峰——清明(3天)、五一(3天)、端午(3天)、中秋(3天),出现了法定节假日与周末连休3天的小长假、黄金周和个人带薪休假并存的新局面。前瞻认为,“全国假日办”的撤销,意味着“黄金周”、“小长假”的集中休假方式将逐渐转向更为灵活、自由的“带薪休假”。

Img391570273

在“黄金周”走过15年后,一窝蜂似的“拥堵式休假”已经远远跟不上时代发展的需要,而由其所引发的人流过于集中、交通拥堵、景区不堪重负等连锁问题,也越来越成为公众“不能承受之重”。带薪休假条例虽然已颁布多年,但对不少人来说仍是“镜中花水中月”,至今仍未能完全落到实处。同时,旅游产业过度依赖“门票经济”的单一发展模式,公众对多元休假方式的新期盼,传统节日如何能优化休假安排……在“假日办”撤销后,新成立的国务院旅游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能否顺利解决好这些问题,才是此轮变革真正的看点。

就目前阶段而言,切实保障民众休假权,并适当增加带薪假并不会使国家经济受到特别大的影响,中国假期与许多国家相比并不算多,而且中国的劳动效率还有提高空间,经济增长更应通过提高劳动效率来促进,休假增多还可以适当促进就业。假期多少还与一个国家的产业结构有关系,一些发达国家假期较多,因为它们不再把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作为发展主流。

SXRB201409160942000217354220598

目前中国的休假制度尚不完善,不少企业不仅没有带薪休假,甚至连双休日也保证不了。不过从政府和民众的态度看,大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尤其是中国新一代的权利意识大大增强,他们更注重和追求自己的休假权利,将是推动中国休假制度逐步完善的一股重要力量。

自由地选择休假的时间,而不是倒班、拼凑假期,被一年中仅有的两个黄金周、四个“小长假”裹挟;出门旅行能更从容一些,而不是每到一地急匆匆走马观花再转战下一个目的地。我想,这是很多人的愿望。越来越多的人不赞同挤掉双休日、拼凑黄金周、小长假的休假方式,只有新的休假制度——公众带薪休假落实好,才能真正实现带动旅游经济的发展,满足公众的休闲生活、旅游消费越来越高的要求。

独家网根据媒体公开报道综合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假日办 休假 带薪假期 黄金周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