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运行的逻辑

人民币交易与研究论坛   张涛   2014-09-15 10:22  

一、核心观点

1.观察危机以来,中国投资回报率、劳动力规模和成本、技术等因素变化,中国经济中期减速已经不再是政策口号,而是必经之路,此点和经济转型没有直接关系,即为了转型而降速的逻辑不成立,转不转,速度都要降下来。

2.危机以来中国债务和融资问题,核心驱动是本轮财政政策是“转权式”的积极,即不过度扩大政府直接支出,转而通过向地方政府释放金融配置权的方式来间接“积极”。

3.中国融资结构的变化源于中央政府金融配置权的下放和金融行业默认的“刚性兑付”潜规则的叠加。

4.政府杠杆率取决于政府收入的安全垫,家庭居民的杠杆率取决于房地产市场不崩盘的安全垫,非金融企业杠杆率取决于金融风险软约束的安全垫。

5.当前有关上述三个安全垫是否拿掉的改革性讨论难有突破性进展,中国中期经济运行的逻辑是维持。

二、中国经济中期趋势

1


三、已进入中期减速阶段

前期红利因素衰减和未来改革红利尚未释放,新的强劲增长动力尚待形成,经济可能将在较长时期内经历一个降杠杆和去产能的过程,期间经济运行呈现脉冲式的小幅和反复波动特征

中期增速拐点及预测

2012年降至8%以下

2015年降至7%以下

2020年降至6%以下

生产函数:Y=A*F(K,L)

2

四、四大因素制约中期增长

3


五、资本报酬递减

观察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两个经济黄金运行期(1982-1988年间GDP平均增速11.5%;1992-1996间GDP平均增速12.5%),这两个阶段中国的增量资本产出率(ICOR)均值稳定在3.5左右,意味着每追加三个半单位的投资,就能带来一个单位经济产出

2008年至今的5年间(2008-2013间GDP平均增长8.9%),中国的ICOR均值已经升至6.7,意味着增加一个单位的经济产出,需要差不多追加7个单位的投资

增量资本产出率(Incremental Capital-Output Ratio,ICOR)=当年投资量(I)/生产总值增加量(ΔY)。即年度投资与当年增量产出之比。

4

六、人口红利衰减

统计局数据显示,适龄劳动力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已于2010年达到峰值的74.5%,截止2013年末,该比例已经降至73.8%,年均降幅0.2%

在人口政策没有出现方向性调整之前,意味着每年适龄劳动力人口减少的绝对规模在300万人左右,这一变化和上世纪90年代的日本极为相似

1990年,日本14-64岁人口占比达到70%的峰值,随后适龄劳动力人口占比持续下降,2012年降至62%,其间经济增速也相应出现大幅下滑:

1961-1990年间,日本GDP年均增速6.2%;CPI年均涨幅5.6%;

1991-2012年间,日本GDP年均增速0.9%;CPI年均涨幅0.2%

5

七、劳动生产率呈现下降趋势

劳动生产率增速在2007年达到14%的峰值之后,呈现不断下降的趋势,同时近年来工资上涨速度有快于劳动生产率提高速度的趋势,在一定程度上消弱了企业的盈利能力和中国制造业的比较优势

中国的核心CPI变化也表明劳动力成本的上升

在2010年之前,中国的核心CPI(剔除能源和食品因素)均值为1%,伴随2010年中国人口红利拐点的出现,中国核心CPI开始进入阶段性提升,2010年至今,中国核心CPI均值为2.3%

注:目前能源和食品因素在我国CPI中的权重合计约为45%左右

6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责任编辑:夏湉 关键词: 经济 逻辑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