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至今未能统一税政 政府汲取能力疲弱

经略网刊   桉彤   2014-09-11 11:08  

0 (1)

税收是现代国家的血液,税制改革,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

今年五月赢得国会选举的印度总理纳兰德拉·莫迪,于8月初宣布将在近年内努力推动印度的税制改革,以实现国内税制与市场的统一、进而促进经济增长。这一改革的核心内容是以统一的“商品与劳务税(GST)”替代印度各邦内部自行设定税率并征收的各项复杂税种。如果该税种能够成功征收,这将成为印度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税制改革,不仅国内税政能实现统一,也将大大提高中央政府的汲取能力。

对于成功击败国大党(INC)而赢得选举的人民党(BJP)而言,推行税制改革 是为了兑现该党竞选时提出的经济增长承诺:改变印度经济近年来疲软的态势、在未来三至四年内实现 7%-8%的经济增长率(现为 5%左右),以及继续削减中央政府的财政赤字。但是,印度复杂而混乱的地方税制,严重阻碍了商品的流通与统一市场的形成。举例而言,不同邦对天杜叶(一种烟草)所征收的增值税,在 4%到 25.3%之间大幅波动,企业在那些征收高增值税的邦内无利可图。另外,虽然拥有超过十亿消费者、年消费额可达六千亿美元的的巨大市场,各地税制差异所带来的不同税率以及继之而来的繁琐行政手续大大提高了外来投资的成本,降低了印度对外来投资的吸引力。若以目前状况与改革后的理想状况相比较,据称,从加尔各答至孟买的货运卡车甚至能够因改革而节省 32 小时的办理通过关卡手续的时间。根据印度工业家 Adi Godrej 的乐观估计,新的统一税能够使印度的GDP 提升 2%;而中央政府对税收控制的增大、以及经济增长带来的更多的税收,也自然能够降低财政赤字。

然而,由于今年雨季反常给印度农业造成的巨大压力等诸多原因,在短期之内兑现上述承诺并不现实。事实上,即使莫迪政府能够坚持自己在税制改革方面的承诺,据印度商务部门人士估计,商品与劳务税的普遍征收也要到 2016 之后年才有可能实现。看起来,人民党更加着眼于该改革的长远效果,从而寄希望于能够在五年后的下次大选之前实现其经济承诺、从而维持其在国会中的多数席位。

莫迪并不是这项改革的首创者。是前任总理辛格最先提出征收统一的商品与劳务税,但辛格在其任内根本无法推动改革。障碍首先来自法律层面:现有的税制 (包括各邦与中央政府在征税方面权限的划分、对可征收税种的明细等问题)依托于一套以印度宪法为基础的法律体系。印度宪法第 246 条严格划分了中央和地方各自的立法权限;第 265 条则明确规定了征税必须有立法依据。统观之,中央仅在其宪定立法权限范围内,拥有有限的征税权力。中央政府征税权力的孱弱可追溯到印度的独立建国:由于中央政府的建立比各邦要晚,不得不尊重各邦的既得利益。而既然统一税制的改革最终需要修宪,那么它也就将直接撼动印度的政体结构,动静太大。纵使在国会占据多数席位的人民党能够成功修改宪法和具体的税法,也会经历一个漫长的博弈过程,难免夜长梦多。

其次,在改革过程中,各邦必将对这一改革进行各式各样的抵抗。改革一方面将限制各邦的征税权,减少各邦政府的收入、削弱了其自治的地位;另一方面,在某些自行设置优惠税率以保护本地优势商品的邦内,税率的变化将严重影响这些商品的竞争优势,从而影响该地的经济状况。事实上,抛开政党政治的因素不谈,莫迪本人的经历就充分体现了印度各邦与中央的利益对立:在就任于古吉拉特邦时, 莫迪强烈反对当时由辛格政府推行的商品与劳务税改革;而进入中央政府后,他的态度则发生了急转,真可谓“屁股决定脑袋”。

最后,从技术层面而言,印度尚不能充分有效地实现税制统一。税制的统一需要较强的国家认证能力作为基础。而印度连相关的电子系统迄今都没有开发完成, 各邦人、财、物数据的联通共享程度较低。

只要与中国略作比较,我们就能很容易把握印度这次改革的性质。中国在 50 年代初统一税政,结束了自太平天国以来国内关卡林立、地方税种和税率千差万别的状况;1993年的分税制改革大大加强了中央政府的汲取能力,结束了 80 年代“权力下放”所造成的中央无米下锅的局面。而 1947 年建国的印度,到今天连统一税政的任务都没有完成,更不用说加强中央政府汲取能力了

印度人常常为自己的竞争性选举制度而沾沾自喜。然而,近代以来各国国家建设的经验表明,只有建立在强大的国家基础能力之上,竞争性选举才有可能促成优质民主。在一个国家基础能力孱弱的国家一步到位地引进所谓“最先进”的竞争性选举,最后非但成不了优质民主,反而会抑制国家能力的建设。莫迪试图推动印度尽快补上国家汲取能力建设的课业,必然会遭到国内党争的干扰,其改革能走多远,不容乐观。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印度 税收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