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网人员涉IPO敲诈,财经公关涉嫌共谋

财新网   穆为   2014-09-05 11:47  

0 (5)

上海警方9月3日向人民日报、央视等媒体通报了一起“特大新闻敲诈”案件。21世纪网主编和副主编,相关采编人员,以及两家财经公关公司上海润言和深圳鑫麒麟的负责人等8人分别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根据人民日报的报道,2013年11月以来,专业财经媒体21世纪网主编刘某、副主编周某以及部分采编经营人员,对上海、北京、广东等省区市的数十家具有“上市”、“拟上市”、“重组”、“转型”等题材的上市公司或知名企业进行了新闻敲诈。上海润言和深圳鑫麒麟居间配合,帮助招揽介绍了其中部分企业。

9月3日,上海警方实施了抓捕行动。3日晚间,央视新闻频道亦对此案作了报道,并披露涉案人员共8人。财新记者了解到,其中包括21世纪网主编刘冬、副主编周斌、上海润言总经理连春晖等。

21世纪网、润言、深圳鑫麒麟

与IPO相关的有偿报道或有偿不报道现象存在多年,一直未得到有效治理。从2009年创业板推出到2012年10月IPO暂停之前,类似问题持续存在。拟上市公司在上市之前为了避免负面报道影响审核和上市进程,通过财经公关打点新闻媒体和一些门户网站,渐成行业潜规则。

上一轮IPO暂停期间,相关生意的财经公关生意趋于清淡。2013年11月证监会宣布IPO重新启动,随即一批已经过会的企业进入上市程序。从上海警方通报的情况来看,本次被抓捕人员所涉案情的起始时间与IPO重启时点吻合。

21世纪网是21世纪报系旗下的财经新闻网站,原本附属于母报。2009年之后相对独立运营,有自己的编辑和记者,其主编和副主编都来自于母报。网站主编刘冬同时还兼任母报副主编,有20多年新闻从业经验。周斌曾经是刘冬主管基金版面的编辑,也是活跃的媒体人,其个人微博粉丝有6万人,9月3日直至中午微博还有两条更新。

独立运作之后,21世纪网一直承受了相当大的经营压力,这些担子直接落到管理层身上。周斌曾向离职的下属表示,自己“压力很大”。

在21世纪网2011年7月改版上线的活动上,众多业界人士出席,财经公关公司润言连春晖和鑫麒麟董事长郑炜亦有参加。

深圳鑫麒麟的创始人郑炜早年曾经从事过证券投资咨询业务,2000年之后开始涉足投资者关系管理和财经公关业务。润言创立于2005年,原为财经顾问公司,2009年之后在财经公关行业的影响力逐渐占据第一,服务的案例基本覆盖大部分重要公司,除了IPO之外,还包括一些大型并购重组等。

连春晖待人谦和,有亲和力,她的工作主要是拜访客户和参加社会活动,在券商投行业务圈内积累口碑,从而获得企业客户资源。9月2日,她还在参加由某证券媒体主办的有关员工持股的论坛活动。

“国内的财经公关行业存在原罪。用金钱消灭负面报道,这种模式的需求首先来自企业自身。不排除个别财经公关公司与一些媒体有共谋,一起伤害企业。”一位资深投行人士对财新记者说。

上述投行人士同时表示,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润言也正在尝试转型,从偏向媒体关系转向更多关注投资者关系。“财经公关手里有大量的客户资源和机构资源,善加利用能够产生更多有益的价值,完全可以加入到投行业务的链条中。”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没有想到是这次被查的是润言和21世纪网。这两家是否存在问题、存在何种问题,还有待警方最后的调查,但这两家的情况无论在财经公关公司行业或是财经类媒体行业内,都有相当的影响力,蓄意用IPO报道换取商业利益的做法,在外界印象中,这两家也许不是最严重的,但鉴于涉事机构的行业地位,此案有标杆性意义。

“八”一下21世纪网新闻敲诈案当事公司之一:润言

润言是国内最早从事财经公关和投资者关系管理的专业服务商,也是国内最具规模与最优秀的金融营销公司。近二年来,随着上市公司IPO近程加快,越来越多的新股发行上市,财经公关公司作为一个新行当,渐渐长大。润言财经公关公司作为里面的最灰暗的一角,其作法和非法敛财为社会敲响了警钟。

1、大肆行贿。上市公司IPO项目,近年多为中小板、创业板公司,这些公司本身问题较多。为了对付媒体,上市公司一般愿意花钱消灾,财经公关公司为了拿到项目,各显神通。润言财经公关最常用的招数就是行贿。他们多向证监会的官员行贿,通过证监会或者驻各省官员向上市公司打招呼拿项目。润言财经公关公司这几年把江浙某省证监局分管副局长搞定了,并把中金、中信等券商的投行部、公关部等主要人员搞定,对外大肆诬蔑其他同行公司企图达到垄断市场的目的。

2、大包费用压榨媒体。润言财经公关公司有个创举,向上市公司拍胸脯能搞定媒体,然后提出以200至300万不等的费用大包,节余归己。为了实现利润最大化,润言财经公关公司一方面向重点媒体负责人行贿,一方面压榨媒体费用。《21世纪经济报道》,润言报给上市公司的费用为10万元,给报社的费用为7万元,《大众证券报》,报给企业的是10万元,给报社的是5--8万元,《证券市场周刊》,《第一财经》,经企业报的都是10万元,给媒体的均为5万元。润言财经公关公司每做一单,克扣媒体费用的比例达到了40%,费用经额接近100万元,每年仅此一项,可获得暴利数千万元。《21世纪报道》,发现这一现象后,对润言的做法进行了报复,对润言代理的多个项目,进行了密集的新闻报道。并且点名批评了润言的这种倾吞客户及媒体钱款的行为(具体见2009年12月10日21世纪报纸)。在行业内引起很大震动。润言财经公关克扣媒体费用的作法在行为内已激起公愤。

3、骄横霸道,素质低下。润言财经公关实行项目负责制,每个项目负责人态度都骄横霸道,靠克扣媒体费用提成来获取高收入。该公司一项目负责人说,我们的工资不高,每个项目公司都制定了利润指标,我们克扣媒体费用,公司给我们30%的提成。我们越克扣的越多,我们的奖励就越多,我们现在的做法是,让上市公司拒绝和媒体接触,有了负面新闻,我们负责处理,处理不掉,叫公司再掏钱,叫危机公关。我们所服务公司的负面新闻越多,我们挣得越多。至于上市公司的形象我们不管。多家刚结束IPO上市公司抱怨说,找润言,就是找麻烦,不仅多花钱,而且上市公司形象也被弄得一塌糊涂。

4、竞争手段卑劣。润言财经公关公司与同行在某些项目争夺上,失手后,买通个别媒体去写相关公司的负面新闻,而且主动提供有关内幕。其做法十分卑鄙。在上海某项目上,该公司主动向多家媒体提供素材,去攻击上市公司,进而攻击另一家财经公关公司。

IPO仍需坚持新闻监督

本次案件也对资本市场坚持新闻监督同时包括如何监督媒体行为提出了挑战。中国证监会和上市公司协会曾经多次听取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针对新闻敲诈的反映。

2012年7月 ,原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在重庆调研。与会企业代表提到,上市公司应对媒体报道工作越来越复杂,因为其中既有严肃的报道,也不时遭遇为难乃至敲诈,希望有关部门能加大对财经类媒体的准入、管理以及考核。

郭树清回应,对媒体确实也有一个监督问题,初步的想法是可考虑纳入诚信体系建设,无论机构还是个人,包括媒体,只要进行了虚假或者恶意宣传、报道的,都要记录在案并承担相应的后果。上市公司协会副会长杨桦、重庆证监局局长叶春和都表示,这些问题和建议都很有道理,之前也从其他地方、其他企业听到过类似意见,应当认真研究解决。

另一方面,证监会对于正常的媒体监督仍然持开明态度。近年来资本市场一些重大违法违规案件,特别是欺诈发行案的线索来自于媒体报道。媒体报道自由是维系资本市场透明度有效性的重要保证。如万福生科和新大地财务造假的调查取证过程中,专业财经媒体的报道都是证监会稽查部门的重要突破口。一位证监会干部曾对财新记者表示:“做调查的记者为了证实一家太阳能照明企业的实际业务量,能去当地数电线杆子。这一点,很多专业中介机构都做不到。”

为了让舆论监督更好发挥作用,证监会分若干步骤,将IPO申报材料的预披露时间不断提前,最终实现“报审即披露”。此举曾经引起券商反弹,理由是“给了敲诈的媒体和网站更多空间和时间操作”。但证监会仍然不改初衷。

然而针对IPO的媒体监督良莠不齐,一些报道明显的存在“为了做负面而做负面”的倾向,存在故意夸大其辞,或是牵强附会。一位从业多年的会计师对财新记者说,她近期阅读了若干网站的IPO专题,发现绝大多数所谓负面报道没有实质性内容,有的质疑空洞无力,有的存在专业上的或者是常识上的错误,有的干脆只是照抄一遍招股书中的风险事项。“我很纳闷,这样无力的负面报道,为什么企业还要花钱来消灭它们呢?”这位会计师说。

企业的心态也很微妙。“对于绝大多数企业家而言,IPO都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也是一件喜事。哪有人办喜事,愿意看到别人说风凉话的,多糟心。”一位保代如此分析企业家为何愿意花钱减少负面报道,哪怕有时只是低水平的“负面报道”。

一位曾经的调查记者则对财新记者表示,涉及上市公司财务的调查报道需要非常专业的技能和长期的磨练,花费成本也是极高的。“当前国内的财经媒体,记者普遍很年轻,媒体单位也没有足够的资源支撑他们去提高自己的技能。这个现实与新闻媒体的客观、准确的要求存在矛盾。”他进而认为,上市公司调查应该允许纳入监管的专业机构来做,并与投资者维权相结合。监管层也不应担心这些专门调查负面线索的专业机构做空市场,因为合乎市场逻辑的做空本身有助于市场的正向淘汰。

多位投行人士还表达了这样的担心:目前国内市场既缺乏良性的舆论监督环境,也没有完善的刑诉追责和民事赔偿体系,未来实行IPO的注册制会遇到更多的挑战。

按照原定计划,中国证监会将在今年年底宣布向注册制过渡的第一阶段方案,证券法启动的修订工作,也将这一改革方向纳入其中。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倍倍 关键词: IPO 公关 21世纪网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