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中国标准”在非洲高歌猛进

经略网刊   章京宇   2014-09-03 10:12  

7725e84431b6319d0bd7e81d67871d03

2014年8月13日,由中国铁建二十局集团(CR20)承建的本格拉铁路全线完工。铁路全长1344公里,共设车站67座,设计时速90公里,项目总投资约18.3亿美元,是安哥拉有史以来修建的线路最长、速度最快、规模最大的现代化铁路项目,而且全部采用“中国标准”。

本格拉铁路连接大西洋港口城市洛比托,中部高原产粮区,内陆矿区和边境城市卢奥以及四个省会城市。铁路通车将促进工农产业的繁荣,大大降低矿产运输成本,改善民众出行条件。2009年,应安哥拉政府要求,已经分期开通了三段已完工的铁路,综合效益显著,成为当地不可或缺的经济通道。此外本格拉铁路不仅连接刚果民主共和国,而且将在卢阿卡诺车站与规划建设的安哥拉至赞比亚铁路相连,进而与坦赞铁路相接,成为刚果民主共和国、赞比亚等内陆国家的重要出海通道,并在将来通过与纳米比亚等周边国家铁路网接轨,实现中部、南部非洲区域铁路的互联互通,进而形成大西洋与印度洋之间的国际铁路大通道,形成中非路桥,促进区域经济发展。

此次承建工程是在原有的铁路基础上进行修复改造或者重新修建。原铁路始建于1903年安哥拉沦为葡萄牙殖民地时期,1929年建成全线通车。1975年安哥拉独立后,经历25年内战,本格拉铁路作为战乱双方利用和争夺的后勤保障线,被严重摧毁。战后仅有极少部分路段可通车,列车为内燃机车,最高速度仅为 30 km/h。2005年安哥拉铁路重建办邀请了美国、巴西、葡萄牙、俄罗斯等国企业参与投标,CR20在候选名单中仅列第五。但凭借比其他建筑商更加合理的工期、造价和质量承诺,中国最终拿到了全长1823公里的罗安达铁路(全长479公里,由首都罗安达至东部农业大省马兰热,已于2010年完工)和本格拉铁路建设任务。两条铁路从设计、施工、监理,到轨料、施工装备、通信讯号和电气化设备、机车车辆,全部使用中国产品,是血缘纯正的“中国标准”。

由于殖民历史的原因,非洲的每个国家都使用原殖民宗主国的铁路轨距标准,无法形成统一的铁路网络。2004年1月非洲铁路联盟第31届大会提出实现整个非洲大陆的铁路一体化决议。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ECOWAS)、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SADC)和东非共同体(EAC)等区域功能组织起到了主导作用,多条跨国家的区域性铁路提上日程,一条区域铁路采用怎样的铁路标准,意味着整个区域内的新建铁路也会采用同一标准。今年5月,总理李克强、肯尼亚总统肯雅塔以及来自东非其他五国的总统或外长,共同见证了中肯关于蒙巴萨至内罗毕铁路相关合作协议的签署,蒙内铁路被誉为东非铁路网咽喉,是东非北部走廊的一段,根据远期规划,该铁路将连接肯尼亚、坦桑尼亚、乌干达、卢旺达、布隆迪和南苏丹等东非6国,蒙内铁路预计年内开工,将采用“中国标准”。5月8日,中国承建的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至吉布提共和国首都吉布提市的铁路开工,该铁路全部采用“中国标准”。此外,在建的位于西非全长1385公里的尼日利亚沿海铁路,全长1364公里的乍得铁路,也都将采用“中国标准”,这对于中国铁路标准在非洲乃至全世界的推广意义重大。

能够拿到这些铁路项目,是因为中国在铁路建设上有着巨大的比较优势:1、由于国内的大规模铁路建设,中国已经具备巨大的铁路的施工能力、机车制造能力,产业大集群使铁路建设的集约经济效益几乎发挥到了极致,这样的产业能力必然要向国际市场释放;2、中国企业有能力“提供资金、技术甚至买家”的一站式解决方案,铁路建设采用援建、合建、中标、贷款、资源抵偿等多种形式,灵活务实,有些工程也承当运营或合作运营;3、紧密的中非关系,中非合作论坛(FOCAC)每三年举行一次的部长级会议,使得中国和非洲各国保持长期的友好对话。习近平主席在2013年南非金砖国家峰会上提出,中国和非洲国家建立和发展“非洲跨国跨区域基础设施建设合作伙伴关系” (ICP),非洲国家在经济起飞的过程中需要基础设施的强大支撑,而中国在该领域具有成熟经验和富余产能,中国装备有可靠的质量保证和性价比优势,中非之间是合作双赢的关系。

中国在巩固中东、非洲传统市场的同时,在东南亚、南美、西亚、东欧新兴市场有所拓展,在欧洲发达国家市场也有所斩获。今年1月17日,在土耳其由中国铁建牵头联合土耳其当地企业组成合包集团共同建设的安卡拉至伊斯坦布尔高速铁路二期工程竣工,铁路全长158公里,设计时速250公里,是我国第一条“走出去”的高铁,标志着我国铁路输出提升了出口轨道交通装备的层次。安伊铁路采用“欧洲标准”,强调过程控制、资质认证,这对于习惯国内以最终验收结果为标准的中国公司是一次挑战与锻炼,一批中国公司已具备按“欧标”施工的经验和技术,为中国高速铁路进入欧洲市场乃至全球市场奠定了声誉、建立了信心、打下了技术基础。2013年11月,中国、匈牙利(欧盟国家)、塞尔维亚共同宣布,三国将合作建设匈塞铁路(连接贝尔格莱德和布达佩斯)。土耳其、匈牙利、塞尔维亚等国均位于“丝绸之路经济带”,铁路建设的对“新丝绸之路”物流通道的建设有积极影响。

在承建海外铁路的过程中,中国铁路产业输出在输出结构和输出市场方面得到了迅速提升1、提升了出口轨道交通装备的层次,高铁装备输出在世界大放异彩;2、从单纯设备出口上升到了铺设整条铁路,输出系统和标准。使运营技术、标准、设计、施工、装备、运营管理等全方位走出去,打造中国公司主导的总承包或者EPC(设计、采购、施工总承包合同)模式;3、一批中国企业不仅“走出去”了,也“扎下来”了,深耕当地市场,分享发展经验和实用技术,帮助发展中国家培养人才,自觉遵守东道国法律法规,尊重其宗教文化和风俗习惯,实现了本土化发展。这些变化提升使得中国铁路企业“走出去”的步伐愈发坚实有力,高铁输出更是被誉为“高铁外交”,这不仅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也体现为一种国家战略,收获了政治效益。

作为安哥拉殖民记忆与战争创伤的旧本格拉铁路已成为尘封的历史,以“中国标准”建设的新本格拉铁路将为行驶在现代化之路上的安哥拉提速,同时也折射出中国的工业化成就。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中国 铁路 非洲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