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共产党人的悲歌(2)

两岸历史中的失踪者

青阅读   汪晖   2014-09-02 10:26  

蓝博洲的文学生涯开始于台湾历史的转折关头。1987年7月15日,蒋经国宣布解除戒严,台湾进入了一个浪潮汹涌的新时期。就在那年年初 ,蓝博洲加盟陈映真主持的《人间》杂志,参与了关于“二•二八”事件四十周年的民众史专辑制作小组。7月,他发表《美好的世纪》,讲述“五〇年代白色恐怖”受难者郭琇琮大夫的故事。次年,他又发表《幌马车之歌》,将另一位“五〇年代白色恐怖”受难者锺浩东校长的生命史奉献于读者面前。

台湾医生的抵抗传统、台湾革命者的悲壮奋斗,以及台湾左翼文学的历史脉络,构成了贯穿蓝博洲的文学和历史写作的主要线索。这些作品以1947年“二•二八”事件及之后的“五〇年代白色恐怖”为背景,试图通过被遗忘的历史的回溯,向酝酿着巨变和激烈历史/政治争议的台湾社会发问。侯孝贤的电影《悲情城市》中留下了《幌马车之歌》的影子,而《好男好女》就是根据这部作品改编。即便如此,在新的潮流中,蓝博洲的作品面对更多的可能是漠视、拒斥和有意识的遗忘。

2

      侯孝贤的影片《好男好女》根据蓝博洲的《幌马车之歌》改编

在戒严时期,国民党在台湾实行党禁、报禁、出国旅游禁等政策,并对共产党人、左翼人士进行残酷镇压,甚至许多并未真正卷入左翼运动的青年也遭杀害。白色恐怖蔓延整个戒严时期,但1950年代的镇压最为惨烈,以致“五〇年代白色恐怖”甚至已经成为专有名词。然而直至今日,戒严时期遭迫害的人数却仍然只能依据民间自己的统计。1992年起,台湾地区政治受难人互助会开始在枪决地下党人的知名刑场“马场町”公开追悼死难者,初期能够掌握的死难者名单仅1010人。另据陈映真估算,“1949年年底到1953年,台湾发动了大规模、长时间的‘白色恐怖’,枪杀了近5000人,把8000至10000人投狱。”(陈映真:《在白色恐怖历史的证人席上发言──序王欢先生《烈火的青春》》)

伴随着戒严令的解除,如何面对和解释戒严时期特别是“五〇年代白色恐怖”的历史,本应成为台湾政治生活中的重大事件,但有关白色恐怖的调查并没有像“二·二八”事件那样成为台湾社会震撼性事件;实际上,“五〇年代白色恐怖”往往被刻意编织在“二·二八”事件的相关敘述中,导致一般人分不清楚两者之间的区别和联系。同样,伴随两岸关系的转变,大陆和台湾如何面对二十世纪中国革命及其在两岸的不同情势,势必是一个难以绕开的问题,但同样没有成为反思的焦点。

3

蓝博洲查阅档案,采访当事人,奔波于里巷坟头、乡村都市、台湾南北、海峡两岸,劳其心智、苦其行役,可谓艰苦卓绝。《台共党人的悲歌》出版于2012年(编者注:台湾人民出版社),但初稿于1994年3月16日即已完成,前后历经长达17年的反复修订和增补过程。在酝酿、写作和修订这部书的近20年的时期里,作者出版了大量与“二•二八”事件、“五〇年代白色恐怖”相关的书。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台湾 共产党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