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台湾打虎记

南方人物周刊   张友骅   2014-08-31 10:35  

【处置政商勾结的亲信萧政之】

蒋经国在台湾打老虎、拍苍蝇的典型战役,发生在萧政之身上。

萧政之曾服侍蒋介石、蒋经国父子长达三十多年。1970年8月1日,台湾“中华电视台”开设筹备处,萧出任华视副总经理。

萧政之起初将华视业务经营得有声有色,但不久后萧运用媒体结交权贵与政商名流的消息传到蒋经国耳中。蒋派员调查得知,萧颇有逾矩之处,旋即下令将萧调任总政战部副主任,改由吴宝华接任副总经理。

萧回任总政战部副主任乃是明升暗降,萧任满时,总政战部主任王升有意保举他调任党营或“国营”事业单位主管,均遭蒋经国拒绝。萧迫不得已只有退休自谋生路,转至商界闻人蔡辰洲附属企业理想公司与国玺印刷公司出任董事长。为了拓展蔡辰洲的政商人脉关系,萧政之引荐蔡结识时任国民党秘书长蒋彦士与王升,再经蒋王介绍下,加入国民党。1982年立委选举,蔡辰洲有意参选,在萧政之运作下,国民党提名蔡参选台北市立委,以高票当选。

在立院期间,蔡凭借金钱优势,自组“十三兄弟会”大搞金权政治,令蒋经国非常不满。1985年2月,台湾发生“十信挤兑事件”,经查是蔡辰洲利用人头到处搜刮地皮,搞到资金周转不灵。蒋经国下令彻查,然而党政军情部门仍在推脱,于是蒋下令撤除“经济部长”徐立德、“财政部长”陆润康等人职务,再通过司法程序把蔡辰洲送进监狱。

蒋经国严惩十信挤兑案,发现祸首是萧政之后,指示调查局清查萧的钱财来源与交往对象。

萧政之从情治部门得知讯息,为挽回个人“清白”,动用绵密的人脉关系,找时任司法首长黄少谷女婿夏功权进行疏通,再透过蒋经国好友王新衡向黄少谷说情,结果得到的答案是“依法办理”。萧或许自知是“黑牢难逃”,被迫透过国民党元老高魁元、何应钦出面为其缓颊,得到的答案仍是“依法处理”。

最后萧通过中常委谷正纲上书党中央,要求考纪会调查他应负的法律责任。谁都没料到此举触怒蒋经国。蒋召开中常会,当着31席中常委的面说:“怎么萧政之犯下过错,你们还帮他讲话,任凭他在外面活动……党不处理是何用意?”于是蒋下令先行开除萧的党籍,再行依法论刑。

蒋经国深知萧绵密的人脉关系,为排除隐患,他将出面为萧说情的元老王升、高魁元、谷正纲等人,借“换届”之名不露痕迹地逐出中常委,而司法院长黄少谷因任满,也被林洋港取代。表面上看,蒋经国处理“十信案”是断然处置。实质分析,蒋经国为解决幕后利益集团盘根错节的人脉关系,花费时间长达两三年。

【皇亲国戚贪腐怎么办】

王正谊是蒋介石之母王采玉的侄孙,是蒋经国的表弟,历任蒋介石侍从秘书、蒋经国机要秘书,后调任人事行政局长。1972年5月蒋经国奉命组阁,1973年5月就爆发王正谊贪渎案。此案缘起于王凭借蒋家权势,趁蒋经国组阁时想换一个部长职位,没有得到蒋经国的首肯。于是王转向蒋介石请托,蒋介石就转知蒋经国“好好”安排。王正谊想要的是内政部长的位置,蒋疑心既起,就指示调查局长沈之岳全面清查与王相关的业务,结果发现王在人事行政局长任内建造台北外双溪中央社区营建工程,有发包商为承揽日后的工程,以私人名义捐款给王作为之江大学在台复校的基金,王居然没有呈报或将这笔钱转存于银行账户,而是放在局长办公室内。蒋经国接获密报,下令调查局直接搜索王正谊的局长办公室,发现钱的确放在王的小金库内。由于罪证明确,王立即被收押,历经52天快马加鞭的审判,王正谊以“贪渎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蒋经国清楚蒋介石、宋美龄必然会出面干预,他除了携卷亲口向蒋宋报告案情外,还以三点理由说动蒋宋二人:一、王正谊位居研考会副主委兼人事行政局长,怎能从事与业务无关的营建工程,如果各部会都能兼办营建业务,岂不紊乱权责与纲纪?二、营建工程与中央社区住宅工程,理应是内政单位职掌,王越俎代庖承办公务人员购置住宅辅助委员会主委,无疑是侵夺其他部会的权力,而且王要的官位是“内政部长”,若由他出任,必然会将购置住宅的业务,转至内政部处理,于此显示王的居心不良,已为贪腐铺一条道路。三、王正谊既是至亲,又是蒋家的侍从秘书,他应该扮演辅佐亲表哥的角色,怎么能拆蒋家的台,如果不重惩未来必闯大祸。

蒋经国重惩王正谊的结果,为他博得“打老虎”的美名。

【从严处罚军队和情治单位贪腐】

蒋经国打老虎另一块重要领域是情治单位。蒋曾经是台湾情治首脑,他深知”特务治国”的风险,所以严禁情治将领与政商名流往来。如前“国安局长”周中峰是蒋经国长年部属,有一次蒋驱车至新北市永和巡视,突然在萤桥旁看见一栋新建大楼,随口问侍从查查这是谁盖的住宅。经查,有户人家是“国安局长”周中峰家人居住,蒋问,不是有官舍配给吗?没多久,周中峰突然转任安全会议副秘书长,从此与情治单位绝缘。

“情报局长”叶翔之有次招摇过市,碰巧蒋经国车队在后,蒋想看看谁有那么大的排场,于是指示车队随后跟上。到敦化南路,侍从回报是叶翔之车队,蒋二话不说指示侍从到叶家看看。叶翔之尚未坐定,突见蒋已在家门口。蒋进屋默默看叶家的装设,开口说,这几年辛苦你了,你可以好好休息。第二天,叶就接到调职令在家终老。

除叶翔之外,“军情局长”卢光义是郝柏村爱将,亦是“陆军总司令”培养人选,却于局长任内听从部属建议,趁房价低迷时在台北市买栋房子,结果被检举。蒋召见郝探询此事,郝竟然不知情,蒋问:“卢局长不是配有官舍?为何要买房子,多少钱,查明回报。”郝找卢问买房经费,卢答分期付款买的房子。于是郝据实呈报,蒋下令将卢调离现职,担任非主管职务,使卢的前程至此断送。

蒋经国在接班过程中,对军情系统“贪腐”问题管控得异常严密。军情系统在危难之际是站在第一线的作战人员,如果军情首长发生贪腐事件,蒋会毫不留情地将首长革除。如前澎防部司令、宪兵司令李运成因职务交接账目不清,蒋下令将这位上将司令调任闲缺,任凭老将说情,还是拒绝这位上将的派任。政战将领若发生贪渎事件,包括连坐长官都永不叙用,蒋以如此严厉的手法对付军队,表明“打老虎”的决心与意志绝不容许军系将领挑战。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胡依一 关键词: 蒋经国 打虎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