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垄断:中国的技巧与威信

独家网   施公 莫千锋   2014-08-29 11:21  

中国的反垄断当局8月20日对10家日本汽车零部件厂商开出了中国史上最大罚单。此外还在对丰田汽车等日美欧汽车企业进行反垄断调查。中国开始积极运用《反垄断法》,确保全球第2大经济体的威信。其中对外资企业的监管似乎尤其的严格。

此次认定有抬高物价等行为的是电装、三菱电机等日本12家日本汽车零部件厂商。对其中的10家厂商开出了12.35亿的罚单。在汽车行业,除了在中国高档车市场上份额最高的德国奥迪外,发改委还正在对美国克莱斯勒、德国梅赛德斯奔驰和丰田汽车等全球代表性汽车企业展开调查。这些车企涉嫌非法抬高维修部件的价格,发改委计划严惩违法企业。

中国此次对汽车零部件厂商的查处,此前欧美当局以相同的理由处罚过相关零部件厂商,中国保持了统一步调。翰宇国际律师事务所的贾维恒律师认为,“进驻中国的企业应该认识到,关于《反垄断法》,中国的商务环境正逐渐与欧美相同”。

立威:反垄断调查的“国家理由”

“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所以说无论是国内的企业,还是外资企业,只要是违反了《反垄断法》,都要受到查处,都要接受处罚”,在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简称发改委)秘书长李朴民8月20日在北京市内召开的记者会上如此强调此次反垄断调查的意义。

一向在中国不见声响的反垄断法最近猛然发威。

从2013年初到现在,国家发改委开出的反垄断罚单比过去五年加起来都要多,而且罚款金额屡攀新高——1月,液晶面板一共罚了1.44亿;2月,茅台五粮液罚了2.47亿;到8月的乳粉案,罚款金额已高达6.7亿,刷新了中国反垄断史上的罚款纪录。

威力依然还在持续。最近,要针对进口和合资汽车的价格垄断执法,也已经放出风声。而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也公开表示,会把下一个目标放在与老百姓密切相关的石油、电信、汽车和银行等行业领域。今后在企业之间,自主申报竞争一定会日趋激烈。中国正以欧洲作为参考来完善法律,存在对自主申报价格联盟的企业减免处罚的机制。关于减免程度,当局的自由裁量空间很大。为了获得减免,在多大程度上配合当局对于企业将日趋重要。如果对处罚感到不满,企业方面在中国也可以提出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

这表明,中国全面运用反垄断的法律武器,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秩序的步子既然已经完全迈开,就不可能再退回去了。

过去,我们之所以容忍外企的价格垄断,主要是因为价格垄断对宏观经济的影响没有这么大,出口型经济对内需拉动的要求不高,同时也考虑到国外企业在国内投资设厂有利于本国相关产业的发展。今天,中国经济正面临着从出口导向型向内外需求平衡方向发展的转型。这就需要规范市场环境以降低产品流通成本从而降低商品价格以刺激国内需求。有些外资企业长期在华获得高额利润,甚至享受超国民待遇,这不适合我国经济转型的需要。

另外,中国经济经过三十多年的高速发展,大部分在华外企已经不再需要保护。更重要是,随着经济实力的增长,中国在面对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发起的贸易战、金融战和经济战的时候,具备了相应的反制手段和实力。中国对外企启动反垄断调查一方面有利于规范市场环境,另一方面也是在以这种方式为世界经济新秩序确立规则,中国政府的反垄断调查有利于促使各国在面对中国企业时采取更加谨慎的态度,对侵害中国经济的行为三思。

就在上月,全球航运界有史以来最野心勃勃的行业联合体-P3联盟(由马士基、地中海航运、达飞海运三家计划组建),在已经通过了美国和欧盟的审查后,仍然被中国商务部的一纸禁令直接解体。还有诸如松下与三洋的合并,诺基亚西门子(诺西)公司收购摩托罗拉无线部门,这些似乎与中国并不直接相关的并购,也都接受了中国的重组条件才得以被最终放行。查览反垄断局的公开资料、排队等候批准并购的外企如过江之鲫,如今再加上也大举发力的发改委,中国基本上已与美国、欧盟形成了全球三大反垄断监管国的形势。

中国反垄断体制的远途重任

2014年是《反垄断法》持续发威的一年,这一年,正好是反垄断法在中国诞生的第五个年头。在此番“热闹”之前,这部法律其实称得上是一直冷清。

在完全市场经济国家中,反垄断法向来有“市场宪法”之称,是确保市场规则的最重要的一部法律。为什么在中国,这部大法却遭到五年冷遇?现在突然发威又意味着什么?在一个正在努力从空白中完善市场的转型经济体中,反垄断法遇到了哪些“中国问题”?

首先是“三龙治水”局面。与其他国家由一个机构裁定反垄断行为的制度设计不同,在中国,有三个部委都能挥舞这根大棒——商务部、国家发改委、工商总局。商务部反垄断局主要负责经营者集中的调查,发改委价格监督与反垄断局主要负责与价格有关的反垄断执法,剩下的部分则归工商总局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局管。三个机构执法,有时会使一些案件陷入尴尬,但有时也会带来“竞争”压力,“比着干活”。其次是不透明惹的麻烦。反垄断案件处理的特性,为主管机构留下很大的自由裁量空间。关于中国反垄断法的执行情况,外界的争议从未平息过。第三是没有企业敢提出异议。虽然反垄断法规定了被调查者享有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等救济手段,但在主管机构的强大气场中,几乎没有企业敢提出异议。从这反垄断面临的这些中国问题来看,中国的反垄断执法,还需要更系统、整体性的全覆盖的战略。

尽管如此,毕竟中国已开始“像发达国家一样”运用《反垄断法》。据国家发改委官员表示,中央和各省加起来,去年负责调查的相关人员增加了约200人。此外,运用法律调查价格垄断的水平也在不断提高。这说明本届政府对反垄断的政策作用有了一定认识,反垄断或可成为改变经济增长方式、调整结构、形成健康公平市场结构的一个工具。反垄断调查持续发威也表明,中国正在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规则制定。西方国家希望中国继续容忍西方跨国企业的价格垄断和高额利润。然而,伴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长,更多地参与全球规则的制定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西方国家搭了中国三十年便车,现在到了用实力和技巧让他们承认中国的权利的时候了。如前所述,中国全面运用反垄断的法律武器,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秩序的步子既然已经完全迈开,就不可能再退回去了。无论是从国内经济转型的角度还是从国际经济规则制定的角度来看,反垄断调查都可以说是肩上一副重担,脚下道路深远。

本文为独家网约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张明 关键词: 反垄断 全球规则 经济转型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