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大妈者得天下

经略网   胡鞍钢   2014-08-25 10:52  

guangchangwu

前段时间市面上突然流行起了《小苹果》,连街面上一些店铺都会反复放这首歌。本钨丝听了皱眉头:这歌要意境没意境,要格调没格调,算什么呢?直到几周前走过一个广场,看到一群大妈放着《小苹果》投入地跳广场舞,跳到“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突然来个卖萌的舞姿,本钨丝突然被触动了——这歌居然能让大妈们“返老还童”!

后来持续观察,《小苹果》是各地广场舞中颇受欢迎的一首乐曲,风头直逼当年的《最炫民族风》。半广场的人跟着“神曲”翩翩起舞,剩下的人在旁边看着,对这歌印象不深刻都难,不会唱也能哼两句。从旁边道路经过的人听了几耳朵,看了这热闹劲,也会默默记下。算算这客流量,“神曲”不流行才怪呢。

流行音乐,得大妈者得天下。大妈是宣言书,大妈是播种机,大妈是宣传队,谁能让大妈跳起来,谁就赢得了商机。

不仅流行音乐人,还有其他人通过大妈得天下。据多家媒体报导,北京某银行理财经理就是靠跳广场舞拓展客户——不仅将舞蹈队中四分之一成员发展为理财客户,还从观众中发掘出千万级大客户。这位头脑灵光的理财经理发现,跳广场舞的大妈有钱有闲,有理财兴趣(跟某些死榆木脑袋塑造的“文革余孽”形象截然不同!),于是毅然决然加入她们,终于做出了不凡业务。

相信在这则报导之后,许多商业机构就盯上大妈们了。但很不正常的是,靠大妈们起家打天下,现在又在大搞“群众路线教育实践运动”的TG对此还没有什么靠谱的反响。

为什么“得大妈者得天下”适用于TG呢?只要熟悉当年土改历史的时候都知道,TG当年在政治动员中是非常依靠妇女的。老毛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说,妇女受到“政权、族权、神权和夫权”四大绳索的束缚,受到压迫最为深重。这道理跟大妈们讲,大妈们的眼泪马上就哗哗地下来了——还是共产党懂俺们那!妇女回去做自家男人工作,思想工作就入户了

在计划经济时代,单位的大妈一直是TG的重要执政基础。党青工妇都非常重视保护妇女权益,大妈们也自觉地承担了许多治理功能。做思想工作离不开大妈,碰到重大节日组织活动离不开大妈,居委会的工作更离不开大妈——所以现在有一些“推墙派”人士认为大妈就是文革余孽,因为在他们看来,TG本身就是文革余孽,彻底清算文革就是要搞掉TG,这当然要从搞掉其执政基础开始。

改开以来,单位社会的解体,让戴红袖章的大妈从人们的视野中逐渐淡去。 朱温房改后,单位不再提供住房了,大家一个个住到陌生的商品房社区,上下左右的邻居一个不识…… 这时候,成群结队行动的大妈们该绝迹了吧?

没想到,大妈们居然以广场舞的形式杀回来了!她们不仅占领了公园、广场、火车站,甚至喇嘛庙前的空地上都有她们的身影。她们甚至把广场舞跳到了国外,在卢浮宫广场,在莫斯科红场,到处回荡着神曲《最炫民族风》。

计划经济时代单位的大妈是那个时代的“中产阶级”,收入稳定,心态稳定。而现在的广场舞大妈,正如上文提到的北京银行经理所发现的那样,多数实际上是属于当地“中产阶级”的。某些死榆木脑袋鼓吹了多年的社会稳定要靠“中产阶级”,当“中产阶级”以跳广场舞的方式出现的时候,他们还是不敢相信:这明明是文革余孽嘛,怎么是“中产阶级”呢?但不信也得信,这个群体是收入稳定的,银行有存款的,平时有闲暇出来锻炼身体和社交的,根本不像是挣扎在生存困境中的人。她们有相互串联的能力,有回家影响自家男人和孩子的能力,有把家里的存款拿出来搞点小小投资的能力。那些在网上写小酸文的死榆木脑袋们,恐怕存款还没她们多呢。

“广场舞大妈”的崛起,可以被看作TG当年培育的单位文化残余在改开以来社会“陌生化”背景下的自我调试与重新出发。不过,TG在“广场舞大妈”的崛起过程中几乎一直是缺席的。缺席的原因,北大的潘维教授说得好,TG改开之后就官僚化了,不再是一个扁平化组织,能办大事,但办不了群众身边的小事。今天党员要不是公务员的话,也就混在群众中,看不出有啥先锋模范作用,党也没有什么机制,让他起先锋模范作用。广场舞大妈的带头人可能是共产党员,当年工厂里的三八红旗手,但她组织广场舞的过程中,党组织八成是不闻不问的。

晚近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体上也没有群众多少事情。很多地方领导班子开民主生活会,写了剧本,排演几遍,最后给省里来的督导组唱个堂会。督导组来个下马威:“说问题!”于是领导在会议室里声泪俱下地检讨自己“脱离群众”;窗外,大妈们在市政府门口的广场上跳她们的《最炫民族风》,不知有领导,不知有督导组。

“群众”在哪里?这么难找吗?其实,走出市政府的大楼,就能碰到他们。 广场舞大妈不是苦逼的上访户,堵着领导不走的;不是顽固的钉子户,护着自家房子就是不搬的。她们除了占点地、有时候声音大一点之外,传递的都是满满的正能量。她们多拉些人去跳舞,轮子、全能神、“三股势力”这些给政府制造麻烦的团伙都会萎缩。

领导啊领导,你还能碰到比这更好的群众吗?

那你宣传部搞城市形象的钱都投给谁了?你搞社区建设的钱都投给谁了?你的维稳经费投给谁了?群众自己在组织起来,给你制造歌舞升平的场景,通过让大家心情舒畅,帮你维稳,建设和谐社会,你连五毛钱都不发,你、你、你… 你还有良心吗?

没错,本钨丝就是要替广场舞大妈向党和政府讨五毛钱的。五毛钱不多,但可以表明一个态度,表明党和政府是关心群众、热爱群众的,鼓励广场舞大妈把歌舞升平继续下去。

至于党和政府中有政治抱负,想把“群众路线”落到实处的实干家,那个银行理财经理就是你们的榜样。得大妈者得天下,人家既能挣着钱,你们就能挣点别的。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大妈 单位文化 群众路线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