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共产党才能救美国黑人:密苏里州宵禁随感

经略网   南宫钨丝   2014-08-21 14:51  

0bfb14e63a0f983c94044e95b9080c08

 

8月9日,美国密苏里州18岁的黑人青少年迈克•布朗被白人警察开枪打死。死者家人自行委托专家验尸,发现死者最少身中六枪。据多名目击者称,布朗被白人警察打死的时候是举着双手,并无威胁警察的行为。当地政府称枪击是在扭打之后发生,并拒绝向公众透露该警察的种族身份。8月11日,数千人聚集在弗格森镇抗议警方枪击事件,警方向示威人群投放催泪瓦斯,引发人群愤怒,和平示威转变为骚乱。8月13日晚,一支特警部队被派往弗格森镇镇压暴乱,并逮捕两名报道该事件的《赫芬顿邮报》和《华盛顿邮报》记者。8月15日,当地警方公布一个视频,视频中布朗涉嫌抢劫一家便利店。然而肇事警察在打死布朗时,并不知道有布朗涉嫌抢劫这回事。警方这种“顾左右而言它”的洗地行为进一步引发了群众的愤怒,骚乱持续扩大。8月16日,密苏里州州长尼克斯宣布枪击案案发地弗格森进入紧急状态,并且实施宵禁。全副武装的警察连续施放烟雾弹,驱散在街上聚集的示威者。由于宵禁不足以恢复秩序,当地时间8月18日凌晨,州长签署行政命令,派国民警卫队到事发的弗格森区镇压骚乱。

笔者的朋友圈消息比较灵通,很快就知道了以上事实。不过要论反应嘛,左派和右派的分歧马上就出来了。右派看到这一消息,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民主先进的美国怎么能像专制落后的中国一样,出瓮安、石首这样的事情呢?左派的反应往往是,哈哈,美帝终于也出像中国瓮安、石首这样的事情了,不,比瓮安、石首更严重,美帝不行了吧?不过两派的共同的假设都是,国朝官府水平低,不上档次。我冒了一句:只有共产党才能救美国黑人,左右两派都惊呆了:TG连瓮安、石首问题都解决不好,凭什么去解决美国种族问题?

这个一致反应,就暴露出笔者左右派朋友共同的问题,他们对官民问题很熟,对种族问题很陌生。种族问题可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没有种族对立环境下住过的朋友很难理解种族对立这回事。正好笔者一度在美国生活,对此有一点切身经验,在这里就给大家说道说道。

美国基本上不存在民族对立问题,有的只是种族对立。这两种对立到底有啥区别呢?民族冲突中其实隐含了土地问题:一个民族认为这土地是我的,我不喜欢的外来民族得滚出去,或者听命于我。美国人用屠杀的办法一劳永逸地解决了民族问题,原住民印第安人基本上被消灭了,外来移民谁也不能说自己是这片土地的原住民。白人是外来移民,黑人也是外来移民。在外来移民不同种族之间发生的对立,不牵涉土地归属问题,谁都没资格要求对方滚出去,那就是种族冲突。

独立战争后,美国开始了大规模的西进运动,他们派遣大量军队驱逐、屠杀印第安人

独立战争后,美国开始了大规模的西进运动,他们派遣大量军队驱逐、屠杀印第安人,一劳永逸地解决了民族问题

尽管有林达的“近距离看美国”系列丛书洗脑和忽悠,凡是在美国住过一段时间的朋友都能直观体会到,美国根本不是什么“大熔炉”。虽然大家都拿着美国户口,但平时基本上还是黑人跟黑人玩,白人跟白人玩,华人跟华人玩,印度人跟印度人玩,像洛杉矶这样的大城市会因为族群的区分而形成很多聚居区。资格比较老的当地朋友会提醒你,不要随便去市中心的黑人聚居区,如果去了,身上要带二十美元现金,碰到有人用枪或棍抵着你的后腰,赶紧把二十美元掏出来给他。要是人家没斩获,一生气说不准就一闷棍打死你。在北美华人中深受欢迎的脱口秀演员“北美崔哥”在一场脱口秀里就以黑人抢钱的段子来打趣:“当标哥(陈光标)手里攥着三百美元大钞,热情地递给一位黑人朋友时,竟然遭到拒绝了。那位黑人告诉我:‘Brother Sway (崔哥),不是我不需要钱,只是这钱不是自己抢的,花着不硬气。’”

白人和“有色人种”分开的水池

种族隔离时代白人和“有色人种”分开的水池

美国城市中的黑人聚居区的形成跟二战之后白人居住的“郊区化”有关。由于白人向郊区扩散,黑人与其他贫困人口就填补了白人留下的空白。这些聚居区基建破败,人口密集,治安水平低下。外人对这些聚居区的印象通常就是两个词:一个是“贫穷”,一个是“犯罪”。而更系统的数据似乎证明这种印象是有现实基础的:根据美国人口统计局2005年的统计,占美国总人口的13%的黑人所拥有的财产只占国民总财产的3%,可见这一族群的贫穷;据美国司法部估计,有1/3的黑人男性会在一生中的某个时刻入狱,比白人男性的入狱概率要高出5倍。美国司法部的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底,美国每10万黑人中有3161名男子和149名妇女被关押在监狱里,有25个州非洲裔青年被判处无假释终身监禁的比例是白人青年的10倍,在加州达18倍,这也似乎能证明这一族群更易于犯罪。

这种印象一旦形成,其结果就是黑人成为“地产克星”:一个街区只要是有一些黑人搬进来,他们的白人邻居们往往就会陆续搬走,本地的房价也不断下跌,最后形成一个完全的黑人街区。这个街区在白人居住的时候治安很好,黑人居住的时候治安就变得很差。

白人避开黑人,看起来似乎是怕黑人,但对黑人下手最狠的也是白人。据美国联邦调查局2004年发布的一份报告,2003年美国发生的总共7489件仇恨犯罪案中,有3844宗涉及族裔仇恨,针对黑人的族裔仇恨犯罪案在其中占到51.4%,达2548宗,是针对其他所有种族的此类犯罪总数的两倍多。而犯罪人当中62.3%是白人。

然而,自从60年代“民权运动”以来,美国政府的补偿行动(affirmative action)力度不小,实际上是给了黑人不少优惠的。黑人上学学费往往比其他种族的人更便宜,被大学录取的机会更多,获得奖学金的机会更多,甚至去银行贷款的利息都可能比其他种族的人更低,政府职能部门录取公务员的时候要给黑人保留一定比例。美国政府投入大量的资金对黑人进行“扶贫”,而只有少数黑人精英收益,绝大多数黑人仍然处于贫穷之中,这不禁让很多人产生“扶不起的阿斗”的印象,而进一步的推论当然就是“先天不足”了——这话在美国不能公开说,但却是许多人内心中的判断。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共产党 黑人 家庭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