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开彬:致刘瑜博士

观察者网   徐开彬   2014-08-21 11:38  

尊敬的刘瑜博士:

首先,我要感谢你对质疑的及时回应。对你的回应,我既有认同的地方(比如你承认自己论文数量的确不够),也有一些不认同的地方。为了避免对你的回应断章取义,我将你的回应全文附上,也把我的答复逐条附在其后(可惜你没有以这种方式回应我的原文,对我的质疑有曲解和回避的地方)。

1.

刘:我2007-1010年被剑桥大学聘为tenure-track的讲师(University Lecturer),后出于个人选择而离开,此事一个电话打到剑桥大学政治学系即可核实。请造谣传谣者自重。

徐:我没有质疑过你在剑桥的任职经历,你再看看我的文章原文,有提到过这点吗?
既然我没有质疑你这点,你把它作为“致徐开彬”就有误导之嫌了,让读者误以为是我在造你的谣。如果有其他人质疑这点,你应该把这个答复作为一个单独的帖子,回应那些质疑你这点的人,而不是放在答复我的内容。

2.

刘:我发表英文论文的China Quarterly,Modern China为综合类期刊,即其中包括政治学学科内容,另外Washington Quarterly为政治和外交类期刊,皆可作为我就任于政治学系的依据。发表论文的期刊选择与作者的研究方向有关,我主攻中国政治,苏毓淞老师主攻美国政治和定量研究,所以发表论文期刊选择不同。

徐:我没有否认这两家期刊包括政治学科内容,相反,我也认为它们是综合性期刊,还写了这两家期刊“包括文学、历史、政治、社会、宗教、法律等各领域的”。我只是根据SSCI数据库认为,这两家期刊被归类于地域研究的SSCI期刊,没有被归类于政治科学的SSCI期刊(政治科学类的SSCI期刊目前共有141家)。一个好的政治学者,不管是研究中国政治,还是美国政治,都是研究政治学,应该在政治学科的主流专门期刊而且最好是排名较靠前的期刊发表论文的。其他学科也是如此。比如我认识一些华人社会学教授,他们研究的内容也是中国社会,虽然这些“中国某某”期刊也发表社会学论文,但他们更在乎的首先是要在本学科社会学的专门期刊发表论文,而不仅仅是到这些“中国某某”的期刊去发表文章。就我自己的传播学领域也是如此,我也研究与中国相关的社会传播现象,按说也可以考虑这些“中国某某”之类的期刊,但我们首先考虑的也是美国的主流传播学专门期刊。作为一个留美博士,如果文章全部是发表在这些“中国某某”之类的期刊,是非常不够的。对于你这样的从哥大毕业的政治学者,虽然你做中国政治研究(如同华人社会学者做中国社会学研究,或者我做中国传播研究),但不应该局限于这类“中国某某”期刊,你本来应该更高要求自己在主流的政治学专门期刊发表论文的。当我知道你这么有名的留美政治学者,都没有在美国的主流专门政治学期刊上发表过论文时,那种惊讶与失望你是可以想象的,也是我忍不住发出质疑的原因。

至于Washington Quarterly,因为你在第四点也谈到了,那留待第四点回复。

3.

刘:目前政治学系主页上的论文发表为我入清华时的纪录,后来的发表没有及时更新。会尽快更新。总结来说,我发表英文论文三篇,中文论文两篇。

徐:网页没有及时更新,我完全理解。你现在的总结,是英文三篇,中文两篇。据说你的中文论文有一篇发在学海,一篇发在人大学报。学海我不了解,但这种一听名字就不怎么地道的期刊,估计也不是专门的政治学期刊,我不知道你作为哥大的博士怎么会瞧得上去这种地方发文章。不管四篇也好,五篇也好,5年半的时间,对于你这样的背景来说,确实太少了。你应该了解美国的tenure晋升制度,一般来说,在研究型大学的社会科学领域,博士毕业后5-6年内如果没有至少10篇学术论文,是不能评副教授的,也是必须走人的。所以对清华这样要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来说,对你这样美国名校毕业的却没有在清华带好头做好学术,我既要批评,更是惋惜。

4.

刘:论文水平仁者见仁智者见智,China Quarterly, Modern China这两个刊物在“中国研究”领域是什么级别的英文刊物,业内人自有公论,妄言只会暴露自己的无知。Washington Quarterly虽然不是peer-review的刊物,但在比较政治和外交领域有相当口碑,就中国研究和中国外交这一块来说,Joseph Nye, Bruce Dickson, David Shambaugh, Joseph Fewsmith等本领域一流学者近几年皆曾为其撰文。

徐:前面两家与中国相关的刊物,我没有否认它们的重要性,相反,我还指出它们属于地域研究的SSCI期刊。正如在第二点的回复指出,我只是根据数据库指出它们不是政治学领域的SSCI刊物,在政治学研究上不能象政治学权威的专门期刊那样能得到政治科学领域的同行认可。China Quarterly虽然是“中国研究”的重要刊物,但你作为政治学博士,你的定位是“政治学学者”而不是“中国研究学者”(见你自己的简历),应该要求自己去政治学的专门主流刊物发表文章,这些刊物也发表中国政治研究的论文,也有不少华人政治学者在这些期刊发表论文。例如,如果你能在政治科学的顶尖刊物之一American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最新2010年影响因子2.588)发表一篇文章,它的份量就比你在China Quarterly(最新2010年影响因子0.902)发表一篇文章重得多。作为一名政治学者,难道你不希望在政治学的权威主流专门刊物上发表论文吗?为什么总想着在这些带有“中国某某”的期刊发文章呢?是不自信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如果你在美国读的是东亚研究系的“中国研究”博士,你的文章即使全部发在这类地域研究“中国某某”期刊,都是非常合适的。

至于Washington Quarterly,因为它申明自己不是同行评审刊物,它的学术价值当然令人怀疑。一般的刊物偶尔也会邀请一些知名学者去捧场去那里发文章,但这绝不证明这家期刊的质量就高了,因为在没有同行评审的情况下,其他大多数的文章质量都没有保障。如果这个期刊要保障其学术质量,就会改成同行匿名评审。我也见过传播学领域没有列入SSCI的期刊,也曾邀请知名学者去那里发文章,但这并不证明这家期刊就是好期刊。好的期刊,稿件都要经过主编预审,然后两至三名审稿人匿名评审,初审淘汰90%以上的稿件,初审通过的稿件,也要结合审稿人的修改意见反复修改2-4次。Washington Quarterly连同行评审都没有,作者写什么就照登了,这个期刊和它所刊登文章的学术价值,当然令人不敢相信。我真不懂,如果你对自己的文章有信心,你应该投稿到那些同行匿名评审的学术期刊,怎么把自己的心血投到这种质量无保障的非同行评审刊物?希望你以后看准期刊投稿。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许千千 关键词: 博士 徐开彬 刘瑜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博士 徐开彬 刘瑜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