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层理解蒙古精英对中国今天的态度

新浪   李希光   2014-08-21 10:20  

QQ截图20140821101955

8月21日,中国国家主席11年来第一次访问与中国边界线最长的国家——蒙古,中蒙共有陆地边界4710公里,三面被中国包围。早在30多年前,苏军在中蒙之间设立铁丝网前,羊群和狼群在内外蒙之间自由奔跑。但是,今天,随着大煤矿的发现,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投资者纷至沓来。封闭了几千年的漠北对世界敞开了门。

但是,蒙古政府为了抗衡中俄钳制、这些年执行的视西方国家为第三邻国的政治上、军事上亲西方、亲北约的政策。但是,蒙古的第三邻国政策不仅没有削弱中国在蒙古的作为,中国反而成了蒙古第一大贸易国和投资国。蒙古三面被中国包围,蒙古没有出海口,只能依靠中国和俄罗斯。一些精英出于文化上偏见,一边倒向西方和日韩,把年轻人和穷人对贫困和污染的愤怒引向中国人。今天的蒙古视欧美和日韩为其军事盟国。但中国有学者戏称,除非挖个地洞通向日韩,蒙古只能选择中国。据悉,蒙古政府已经决定,计划中要修建的一条通往中国的新铁路讲采用中式窄轨,但铁路只有一两百公里,从戈壁省的矿区修起,不会让铁路修到蒙古腹地。

我一周前在乌兰巴托参加了西方人召开的“中亚与亚洲内陆权力的历史与现实演变”会议。来自荷兰、德国、美国、日本、韩国、蒙古、哈萨克斯坦等23个国家80位学者与会。会上了解到,尽管西方没有给蒙古多少经济上的帮助,但是欧美,特别是韩国和日本给蒙古教育和思想文化大量援助。例如,韩国人独资兴建了乌兰巴托大学。韩国人在蒙古大肆宣扬,他们从人种和语言上跟蒙古人同宗同源,乌兰巴托满街跑的多是韩国倒卖过来的二手旧车。1991年苏联撤军后,韩国开始对蒙古学术和教育渗透。欧美拼命将蒙古扶植成其插在中俄两国间的一把西方随时可以使用的尖刀。尽管蒙古已成为西方的盟国,并且成了北约军事伙伴,甚至随美军出兵阿富汗和伊拉克(没敢进巴格达城,怕伊拉克人回忆起成吉思汗子孙在巴格达屠城80万),但在当前乌克兰战争中,需保持政治中立。有聪明的蒙古人相信,跟随美国制裁俄罗斯是蒙古买不起的奢侈品,这是蒙古所处的地缘政治决定的。

应该承认,尽管中国政府开展了轰轰烈烈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巨大项目,但是,在中亚、亚洲内陆的文化和学术话语权上声音极弱。在上周乌兰巴托的国际会议上,欧美国家发起成立“国际中亚和亚洲内陆学术研究联合会”,总部设在欧洲,亚洲分部设在蒙古,完全没有中国学界的参与。中国必须积极参与蒙、藏、疆等地历史的叙事话语权,建好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前提就是建好中国的中亚史叙事话语。

今天,我把十天前在蒙古写的微博整理成这篇纪实报道《深层理解蒙古精英对中国今天的态度——乌兰巴托学界精英会议亲历记》, 供感兴趣的朋友参考。

2014年8月6日

漂亮的国航空姐走到紧急出口的座位旁,眼睛友好地盯着我,但不确定我是中国人还是外蒙人。今天北京飞往乌兰巴托的国航飞机上,大部分是欧美人,有少量的外蒙人,几个台湾人,大陆乘客好像就我一人。“啥事?“我先开口。她这才开始用中文训导我有关紧急出口座位乘客的须知。

“你家在北京?”我邻座的白人大胖子问。“对。你家在哪?”“在香港。我是荷兰银行驻中国和蒙古代表,常来蒙古。”“蒙古怎样?”我问。他朝我歪过脑袋,低声说,“非常腐败。1990年后,国家被几个权贵家族通过选举轮流控制。政府现在已经揭不开锅了,等着你们的领导人这个月底来蒙古给他们送钱来。”

“蒙古领导人迫不及待地要你们中国人来投资矿藏,”邻座的荷兰银行家望着白云下广袤的草原说。“不是有环保和反华组织反对中国在蒙古开矿吗?”“蒙古政府别无选择。戈壁省的矿一动工,蒙古政府就会获得40亿美元的资金,对这样一个人口只有三百万人的政府来说,是一大笔收入,至少让它暂时渡过难关。”

“蒙古已经开始四处借钱,也找了我们银行,要修建一条通往中国的新铁路,”邻座的荷兰银行家说。“新铁路采用中式窄轨还是俄国宽轨?”我问。“蒙古已决定新铁路采用中式窄轨,但铁路只有一两百公里,从戈壁省的矿区修起,不会让铁路修到蒙古腹地。”快到乌兰巴托了,蒙古高原上空风速大,飞机上下颠簸。

经1小时50分钟飞行,飞机降落在成吉思汗机场。机场停两架旧直升飞机,再就是我这架飞机。入关时才发现出门忘带笔。走进免税店问女售货员借笔,她胖胖的大脸蛋面无表情说,“No”。见旁边男售货员面前有只笔,问他借。他手指敲了敲柜台,要我趴在柜台上填表。警官看一眼我的公务护照,虽无签证但让我进了蒙古。

推行李出海关,一头戴白色网球帽、身穿灰色运动衫的中年男子拦住我问,“Taxi?”我没有搭话。他见我在找银行,主动引我到电梯口去二楼货币兑换处。见我换完钱,男子又走过来,“Taxi?”“去成吉思汗广场多少钱?”“三万(约一百人民币)。”我点了下头。他微笑地伸出手帮我推行李并问,“日本人?”我没吭声。

黑车司机带我走出候机楼,外面只停三辆有标志的出租车。黑车停在三个出租车旁,三个正规司机冲黑车司机指指戳戳地笑。“你叫什么名字?”黑车司机帮我装行李时我问。“巴托尔。”黑车上了草原路,夕阳下景色很美,但我内心不安,常听人讲蒙古人敌视中国人。司机播放令人陶醉的蒙古歌,我让他放大音量。

晚上9时登高望远,天空中央是亮的,四周已布满乌云。万家灯火点缀着这座百万人口的大都市。黑暗的苏赫巴托尔广场上,成吉思汗巨大雕像在蓝色灯光下,给人一种穿越时空的宁静和遐想。广场一侧是前清时的中式寺院。我掏出相机,双臂撑在窗台上准备拍下夜色下的乌兰巴托,发现我把相机里的记忆卡忘在北京了。

8月7日

成吉思汗宽大的身躯靠在大汗宝座上,双臂支在椅子的扶手上,双眼眯缝着远远地盯着我。我此刻坐在苏赫巴托尔广场南侧的餐厅里用早餐。早餐一杯咖啡,一个炒蛋和炒饭。用餐人多是讲中国话的大陆和台湾的游客。 我穿上外套,走出酒店,从贝加尔湖吹来的今秋第一股凉风扫过广场,迎面扑来。

“中亚与亚洲内陆权力的历史与现实演变”会议在乌兰巴托大学一个椭圆桌会议室举行。来自荷兰、德国、美国、日本、韩国、蒙古、哈萨克斯坦等23个国家80位学者与会。“我们希望把欧美视野的亚洲研究扩大到包括亚洲视野的亚洲研究,”会议主办者、荷兰亚洲国际研究所所长沃格森在开幕词中说。

金发胖太太满面春风走进会场。身穿西装的蒙古男子迎上去,老太太与其热烈拥抱。“我这次来,带着我三个孙儿乘火车去看戈壁,”她兴奋地说。“火车列车员还是中国人吗?”“不一定,不同车次用不同国家列车员,”蒙古人说。“我被中国人骗过,那个人还是外交官,我臭骂了他,他害怕了,”老太太骄傲地说。

“除了给蒙古经济援助,更重要的是给蒙古教育和思想文化援助,”韩国人崔泽浩在中亚研讨会致欢迎词说。会议承办方乌兰巴托大学是一所韩国独资的学校,韩国人认为他们从人种和语言上跟蒙古人同宗同源,乌兰巴托满街跑的多是二手车。1991年苏联撤军后,韩国开始对蒙古学术和教育渗透。

“希望中国作为新的世界大国,用天佛一体的普世价值领导好第二次全球化运动,”蒙古科学院院士比拉今天主旨演讲说。“成吉思汗用游牧人祖先腾格里信仰把创建天朝当做普世价值,实现了第一次全球化。当时蒙古的全球化是精神的、贸易的、文化的、交流的、包容的。蒙元天朝让儒释道和伊斯兰、基督教共存。“

比拉院士演讲中说,西藏不是被蒙古侵占的,而是通过天佛合一,成为蒙元的一部分。谁是上天最大的宗教?成吉思汗相信佛教最适合多民族世界的和谐共存,全世界应在佛的大旗下统一起来。今天的全球化是物质的、对抗的、暴力的,不是道德的和精神的,这种全球化带来的是意识形态对抗、贫困和恐怖主义。

“我在布里亚特发现了匈奴人建的城堡,”来自海参崴的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克拉汀说,该城堡距离乌兰乌德5公里,“这表明漠北游牧人并不总是住在毡房里。” 他还发现,突厥人除外,柔然、维吾尔、契丹和蒙古人都在漠北筑建了城市,其中契丹和蒙古人修建的是国际大都城,如哈拉和林、上都和大都。

“蒙古高原的游牧民族是世界最早刷牙的人,”俄国院士克拉汀在今天下午的会上报告说,“早在一千年前,契丹人就使用牙刷了。这已经被内蒙古的考古发现证实。” 这发现挑战外人长期以来的偏见。清末和民国时期的漠北旅行者常说,游牧人不讲卫生,一年到头不洗几次澡,很少洗头,身上长虱子,性病流行。

“苏联刚一成立,就派医疗队到贝加尔湖给患梅毒的喇嘛治病,”俄国科学院西伯利亚分院巴什库耶夫今天下午报告说。“喇嘛不禁欲,性病成灾。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布尔什维克向蒙古人居住的布里亚特派医疗队,给东方受压迫人民,包括喇嘛看病。布尔什维克是最早在异族地区运用软实力塑造自己形象的。”

“中国在经济上接管了你的国家,你怎么对中国持这种态度?”美国蒙古学会阿丽雅指着帖木儿说。帖木儿刚做了中国在中亚投资受当地欢迎的报告。她说,“尽管蒙古经济上依赖中国,但蒙古人喜欢日本,厌恶中国。难道你不怀疑中国?”“我不是政客,我是学者,”他说。“你是在骂我们美国人是政客?”她问。

“蒙古政府为了抗衡中俄钳制、这些年执行的第三邻国政策彻底失败了,”美国蒙古学会的阿丽雅说。蒙古第三邻国政策视美国、欧盟和日本为其抗衡中国的政治和军事盟友。“但是,这个政策不仅没有削弱中国在蒙古的作为,中国反而成了蒙古第一大贸易国和投资国。蒙古必须联合中东、中亚更多国家与中国抗衡。”

美国蒙古学会的阿丽雅今天下午在会上说,“蒙古最近将牵头召开‘民主国家部长会议’,促进亚洲地区民主国家伙伴关系的建立。蒙古应成为东北亚区域领袖,去设置本地区的议程。”“蒙古哪来的实力办这些大事?这是幻想,”一学者说。“但蒙古不要指望跟中俄两大国修通了道路,自己的实力就来了,“她说。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翟帅 关键词: 蒙古 外蒙 中蒙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蒙古 外蒙 中蒙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