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能源与大物流战略:普京的俄罗斯雄风野心

占豪   2014-08-17 11:33  

引言:

不少战友对俄罗斯的国家战略是不熟悉的,所以就衍生出了俄罗斯为何在乌克兰局势尚如此和西方交恶,中国和俄罗斯为何关系如此紧密等一系列疑问。这些问题,在占豪今年新作《大博弈 中国之危与机(形势篇)》中均有阐释,包括美国、欧盟以及中国的战略都阐释得很清楚。只有理解了这些,才能理解当前国际形势中很多国家的行为。俄罗斯的行为,正是基于其国家战略,而俄罗斯的国家战略只有依靠中国经济崛起才能有机会再次崛起。所以,我们务必要充分了解普京的俄罗斯国家战略,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进一步解剖当前世界局势的一个侧面。

现在将《大博弈 中国之危与机(形势篇)》中关于俄罗斯国家战略的章节内容摘录下来分享给大家。限于篇幅,删除了苏联崩溃以及西方如何在经济上绞杀俄罗斯的部分。如下文字只要能细读完,至少会明白俄罗斯的战略,也就能明白俄罗斯向中国靠近的根本原因。希望这次分享,能让战友们对普京的俄罗斯国家战略有一个更加深刻的理解。理解之后,再去看中国对待俄罗斯的战略以及俄罗斯对西方的反应,都能有一个系统的认识。

正文:

【普京重整旗鼓,拾起最后两个看家宝】

前苏联于1991年12月25日解体,俄共倒台,俄罗斯新政府第二天即宣布成立。俄罗斯继承了前苏联的大部分家底,包括领土、人口、工业等,当然它也继承了前苏联遗留下来的大量难题。

当时的俄罗斯,国有企业欠下一万亿卢布的内债和1200亿美元的外债,经济体系难以为继。在这种情况下,对西方几乎迷信的叶利钦认为,过去苏联的改革一直难以解决问题,且越来越严重,进行全盘西化的改革才应是解决之道。他试图求助于西方,并很快任命亲西方的叶戈尔·盖达尔为俄罗斯联邦共和国负责经济政策的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经济部长。

时年仅35岁的盖达尔,是萨克斯“休克疗法”的推崇者,他在俄罗斯的经济改革中基本是完全照搬萨克斯的“休克疗法”。1992年年初,极受叶利钦信任、手握改革重权的盖达尔开始了“休克疗法”的自由主义经济改革,并在俄罗斯全面迅速地铺开。

“休克疗法”的经济改革在俄罗斯改革之初似乎有些成效。自1991年1月2日,俄罗斯开始放开90%消费和80%工业品的物价,并提高了工人工资。头三个月,物价相对稳定,俄罗斯的排队购物长龙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玲琅满目的商品。然而,好景不长,两三个月后,俄罗斯的物价开始暴涨,到1992年4月,消费品价格就较1991年12月上涨65倍;1992年6月,工业品的批发价上涨了14倍。之后,政府不但没有刹车,还开始实施了紧缩货币和财政政策,然后又展开轰轰烈烈的国企私有化。

“休克疗法”终于让新生的俄罗斯休克,盖达尔的总理提名也在1992年12月14日被国家杜马拒绝,盖达尔不得不黯然下台。

“休克疗法”给俄罗斯带来了多大的损失呢?民生灾难咱们不谈,但从经济数据上看,就是巨大的经济灾难。仅1992年当年,俄罗斯的GDP就减少了一半,GDP总量下降到了美国的十分之一。经济结构更是发生了巨大变化,燃料、电力和冶金工业成了经济的支柱,占GDP的比重达15%,在工业总产值中更是占到50%的比例,占出口的比例甚至达到七成以上。相应的实体经济则非常疲软,劳动生产率极其低下,仅原料和能源部门的劳动生产率与世界还能持平,其他部门的甚至只有美国同类指标的20%至24%。

政治不稳定、大量的民生问题、俄罗斯经济投资空间不足以及西方的政治考量,使得西方对俄罗斯的大量承诺并未兑现,西方资本更是不愿意进入俄罗斯进行实体投资。此后的俄罗斯经济,在20世纪整个90年代都处于下滑当中,到2000年年底,俄罗斯人均收入甚至不足美国的十分之一。

中俄关系正是在俄罗斯经济改革失败的情况下获得转机的。经过一年的“休克疗法”治疗,叶利钦感觉到自己上了西方人的当,并对西方产生了怀疑。1992年12月14日,盖达尔黯然下台。1992年12月17日,叶利钦即到访中国,中俄签署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相互关系基础的联合声明》,决定将两国关系提升到“互相视为友好国家”的新阶段。这是自20世纪60年代中苏交恶后,中国人和俄国人的第一次走近。

在俄罗斯八年蹉跎的过程中,叶利钦逐渐苏醒,开始快速提拔一个具有前苏联克格勃(前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1954年3月至1991年11月期间是苏联的情报机构。克格勃以其高超的实力著称于世)背景的年轻人——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

俄罗斯重新崛起的划时代人物——普京

普京具有克格勃背景,在前苏联解体后,他一方面具有前苏联保守派的背景,另一方面又逐渐受到新政府的任用。终于,叶利钦发现,这样的一个人才是俄罗斯的前途,才具有真正的俄罗斯的民意基础。更重要的是,普京的工作能力超强。

1996年8月,普京升任俄总统事务管理局副局长,仅过5个月后,又被提拔为总统办公厅副主任兼监察局长。1998年5月,普京又被任命为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两个月后又兼任了俄联邦安全总局局长(前身为克格勃)。此时的普京,已成为手握实权的实权派人物。

一个资深的克格勃间谍,接管了克格勃改组后的联邦安全总局,其权力自然大增。1998年8月9日,普京再被任命为第一副总理、代总理,一周后就任总理。此时的普京,已走到了俄罗斯权力中央。四个月后,叶利钦辞职,普京于20世纪的最后一天出任代总统。由此,俄罗斯进入了强人普京时代,也走上了复兴之路。

对叶利钦来说,也许整个90年代都在犯错,但其在结束自己政治生涯那一刻所作的重大选择却无比正确,因为俄罗斯在普京总统的带领下,从崩溃重回强大。

俄罗斯经过8年的动荡、蹉跎,其经济体系遭到了巨大破坏,政府手中已几乎没有可以调动的资源。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普京接任后,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去哪里找米下锅。最终,普京瞄准了俄罗斯仅剩的两个看家宝——能源和军事工业。

为了从金融寡头手中夺回能源产业的主导权,拥有克格勃背景的普京,开始对那些金融寡头们下了杀手,金融寡头坐牢的坐牢,出逃的出逃(鉴于篇幅,具体细节这里不再阐述,读者可以参考本书姊妹篇《大博弈 中国之危与机(经济篇)》)。经过一轮腥风血雨、运筹帷幄,普京从金融寡头手中夺回了能源的主导权。

普京从金融寡头手中夺回能源主导权和国家经济主导权,怎么评价都不为过,因为正是他在正确的时机点上做了最正确的选择,才有了今天正在重整旗鼓、重振雄风的俄罗斯。某种意义上说,普京的果敢挽救了俄罗斯,这决定了俄罗斯未来至少数十年的国运。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胡依一 关键词: 俄罗斯 普京 国家战略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