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道路远比美国模式更具普世价值

独家网   孙力舟   2014-08-11 11:35  

6105

当代中国的舆论生态存在着种种意识操纵和话语陷阱,比如把私人企业精心装扮成民营企业以与国有企业相对立,似乎资本家比国家更能代表“人民”,塑造出种种“国进民退”和“与民争利”的道德批判式的宣传话语。刻意编织人民与国家的对立话语体系,挑拨离间党和人民之间的关系,将自己装扮成为人民意志的代言人,这也是自由派一贯常用的意识操纵和话语陷阱。但其实,他们仅仅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暂时利用人民的旗帜而已,他们的内心深处存在着对真正的人民意志的恐惧,他们更害怕中华人民共和国成其为中华人民的共和国。因此,只要他们一旦察觉,中国共产党回归老本行,再度出现动员人民群众的各种苗头和迹象,他们马上就会高声大叫,极力指责中国共产党这是在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中国很可能演变为20世纪的德日法西斯国家。

中国共产党管控和安抚人民群众的时候,他们指责这是“专制主义”;中国共产党与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的时候,他们指责这是“极权主义”。什么叫左右不是?这就是!美国在全世界各个要地驻军,犯天下之大不违,以单边主义挑起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通过各种信息渠道和财政支持挑拨其他国家的精英分子发动政变,甚至通过“棱镜计划”监控全世界,他们异口同声夸赞这是自由民主,这是人权平等,这是普世价值,恨不得美国能一口气打到中国来,帮助中国也实现自由民主和普世价值;中国像个小媳妇似的守在自己家门口,增加一点军费,声嘶力竭嚷嚷几句“台湾不能独立”、“钓鱼岛是中国的”、“南海问题可以共同商量”等等,他们众口一词指责中国快成了法西斯主义了,巴不得中国赶快崩溃了就好了,天下就太平了,世界也和平了。什么叫黑白颠倒?这就是!

从历史上来看,欧洲霸权国家的兴起从一开始就依赖于殖民扩张和大肆掠夺的血腥道路。现代世界体系的形成,是西方国家席卷广大亚非拉地区将之压迫为殖民地或半殖民地的长期过程。西方国家或者直接掠夺殖民地的矿产资源,或者将后者当成原料产地和市场倾销场所,在这个过程中,对殖民地人民的屠杀和奴役是西方人最骄傲的表现。同时,由于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将农民从土地上扯离,其中一部分被成功转化为工厂制度下的无产阶级,但常常会有更多的人无法安置,很容易造成极为严重的国内矛盾,因此殖民地还成为宗主国多余人口的泄洪场所。现代的说法把美国装扮成为移民国家,其实美国是欧洲殖民扩张道路上最丰硕的成果,它的历史根基从来就是殖民国家:长达几个世纪的屠杀印第安人,屠杀到印第安人基本作为一个无害的历史标本延续至今;英国移民借助宗主国的力量打败西班牙人和法国人,然后反戈一击脱离宗主国的管辖,在自由独立的旗帜下是黑人奴隶化的深重苦难;在美国崛起的过程中特别是美国铁路建筑史上,华工以其斑斑血迹和累累白骨也做过基础贡献,但一旦铁路完工或经济波动,原本被奴役的华工仍然要面临被驱逐的命运……马克思曾洞察到:“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但他或许想象不到,血迹有可能被尘封和掩盖,肮脏的东西也会穿上道貌岸颜的堂皇外衣,然后被满世界歌功颂德为“普世价值”。

这无法不令人羡慕,不引人模仿。日本,是公认的西方最好的学生。日本也的确学到了西方最精髓的东西,很快就走上了对外扩张的殖民道路。日本打败清王朝和俄罗斯,吞并琉球、台湾和朝鲜,受到英美国家的大力支持和多方协助,这个时候,日本其实是普世价值体系中的一名要员;可是,当日本进一步想吞没中国,并且横扫东南亚地区,试图用大日本帝国主义取代英美帝国主义的时候,它最终失败了,于是日本开始被大肆诅咒,在政治上和军事上被压制成美国的附庸国存在着。如今,为了针对中国,美国似乎又欲放松牵制日本的缰锁,纵虎归山,唆狼噬人。这提醒我们,“普世价值”的道德楷模,其根基和实质则是成王败寇的强盗逻辑。

而中国则刚好相反。本来崇尚中庸的天下之道,在西方国家特别是日本帝国的连番炮击之下,在半殖民地的陷阱中滑落得越来越深,只好向西方取来各种主义权当真经用以自卫。但真正使中国彻底摆脱半殖民地地位的,是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也是在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中国从来没有通过任何形式的战争霸占过其他国家的一寸土地,从来没有用过任何巧取豪夺的手段掠夺过其他国家的丝毫资源,从来没有动员中国最大多数的农民侵占过其他国家的生存空间。相反,在两极霸权的压缩缝隙之间,在短短的30年时间之内,在几亿工农的艰苦奋斗之下,在几代先贤的卓越贡献之中,中国最出色地完成了基础工业体系的建设过程。在这个过程之中,确实有不同的人群在不同的时期受过或轻或重的创伤,但人数最多、牺牲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群体无疑是中国几亿农民。值得注意的是,恰恰是毛泽东领导下的建设时期,农民比任何一个历史时期都要缺少怨言和骚乱,比任何一个历史时期都感受到至高无上的尊严地位;对这样一个经济快速增长而政治高度稳定的时期,对这样一条独立自主和自力更生的发展道路,抱怨最多和贬到极致的倒是知识群体和官僚群体。更无耻的是,还有人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前30年的建设过程只是现代化道路上的一种歧出,似乎只有对外开放才是绝对正确的真理;他们完全忘记了,晚清中国早就对外开放了,中华民国从来不存在不对外开放的时间和空间,同样是大国,印度从脱殖民化立国开始就是对外开放的,但它们都不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却崛起了,以一条不同于西方殖民化方式的新型文明道路,走出了中国人的独特风采,走出了中国人的最强道义。

除了遭受殖民扩张中的帝国主义的欺压、凌辱和掠夺之外,中国从未利用殖民扩张的帝国主义手段来建设和发展现代国家。以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看不出任何迹象证明中国就会如此。我们反对中国臣服于西方的所谓“普世价值”,一个最重要的理由是,我们反对中国像日本那样也学西方再度踏上殖民扩张的帝国主义道路,反对那种时而冠冕堂皇时而穷凶极恶的强盗逻辑,反对那种端坐在胜利的宝座之上矫揉造作的虚伪做派。中国发展至今,从风采上来看,中国道路最独特,或者无法复制;从道义上来看,中国道路不像西方道路那样“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不需要掩盖和掩饰,这才是堂堂正正的普世价值,才是实实在在的普世价值的体现与表现。当然,如何创建真正平等、共同发展与天下和谐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如何协助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人民也走出自己的独特风采,这确实是当代中国要纳入日程考虑的重大问题。

本文为独家网约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何美 关键词: 中国道路 美国模式 普世价值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