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拿“公知”当了“专家”

观察者网   寒竹   2014-08-08 15:55  

跟中国社会的一般理解不同,在西方,知识分子跟专家这两个概念是有区别的。知识分子给社会提供的不是专业知识,而是某种个人意见。所谓“意见”,就是指个人对社会现实或某一特定事件的价值主张或政治诉求。意见因人而异,并不具有像知识那样的客观普遍性。

与知识分子不同,专家给社会提供的则是专业知识,这种专业知识具有客观普遍性。与“意见”的主观表述不同,知识的表述形式必须避免个人的主观立场。一个人无论读了多少书,如果不能给社会提供某种具有客观普遍性的专业知识,就不能称为专家。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西方发达国家,尤其是英美社会给各行业都设定了严格的专业执照制度。医学院、法学院、工程学院、商学院毕业的学生都需要经过严格专业的资格执照考试才能获得从业资格。在美国,即使是普通的木工、电工、管道工和理发师等职业,也都必须通过专业考试获得政府执照才能执业。

当然,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并非相互隔绝的两个领域。人类在很多领域的价值判断都依赖于科学的事实判断。良好教育和知识积累有利于形成更有说服力的价值判断,这是成为知识分子的必要条件。但即便如此,这些也仅是知识分子对社会现实发表意见的前提因素,而非决定性因素,知识分子发出的意见主要还是取决于自身政治立场和价值倾向。在很多时候,教育和知识背景接近的人会有完全相反的意见,而知识分子的意见并不一定比贩夫走卒更高明。

从建国伊始,中国政府就模仿苏联做法,给知识分子以较高经济待遇,因为国家发展需要作为国家建设者的专家学者。在改革开放前,知识分子在政治上往往不受信任,高经济待遇与低政治地位成为中国知识分子当时的基本生存状态。这一情形一直到上世纪70年代后期才有改观,当时邓小平把知识分子定位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

把知识阶层定位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只是从政治上改善知识分子地位的权宜之计。这并没有区分专家学者和公共知识分子这两大群体。在一些需要专业知识的讨论领域,比如农业的转基因问题,化工中PX 的污染性问题,水力发电跟自然生态的关系问题等,价值判断常常取代事实判断,非专业主义的声音常常压倒专业主义的声音。在网络媒体上,人们往往不加区别地把专家学者和公共知识分子一锅烩,不少公共知识分子缺乏专业知识支撑的主观价值诉求常常会披着知识的外表误导社会。

语言有约定俗成的惯性力量,由于中国人近百年来都把知识分子等同于受过高等教育的“脑力劳动者”,要求当前舆论立即把知识分子仅限定为发表公共意见的公共知识分子,显然是不现实的。但是如前所述,知识分子这个概念并不准确,当下的弥补之计是少用知识分子这个笼统的概念,尽可能使用学者、研究员、教师、医生、律师、工程师、会计师等具体的职业名称。随着时间的发展,让专家与公共知识分子这两个概念逐渐分家。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徐糕糕 关键词: 专家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