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的天才:最准的一战预言

澎湃新闻   菲戈   2014-08-07 11:06  

今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国外出了好些以此为题的新书,国内反应似乎有些迟钝,繁体版倒是译了几部大部头,比如尼尔·弗格森的《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战争的悲情》。总的来说,当时的人们似乎都倾向于认为,“一战”对西方来说是一场相当意外的战争。就在“一战”爆发前一两年,整个世界,至少是西方世界,还是一片繁荣景象,社会动荡虽有所加剧,但世界经济充满活力,各国的依存度居高不下,很难相信会爆发你死我活的战争。诚如霍布斯鲍姆所言:“1914年前的几十年……对于欧洲的富人甚至一般中产阶级而言,它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黄金时代。”预警的信号不是没有,但预示的最多是或大或小的危机,而不是一场惨不忍睹、让整整一代人彻底幻灭、让世界从此进入另一个时代的“世界大战”。“对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西方而言,在1875-1914年间,尤其是1900-1914年间,虽然不乏惊慌、出轨,仍不失为一个政治上的稳定时期。”(《帝国的年代》)

这一次的“预言帝”桂冠,无疑要落到热衷于历史和战争研究的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头上。

恩格斯生于1820年,死于1895年,死的时候,离“一战”爆发有近20年。据说丘吉尔、饶勒斯等人都在“一战”前夕预言了战争爆发的可能,但与恩格斯相比,在“早”和“准”这两点上,都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对恩格斯,从前我一直没什么特别的好感,除了偶尔讲讲他的生活八卦。马恩合著的著作,一般也是更多归于马克思的天才。不过正如埃米尔·路德维希所说:“恩格斯并不是只能为师傅添砖加瓦的小工,而是可以轻而易举地替代马克思为《纽约论坛报》撰写文章的朋友,事实上他是一位更好的作者。”最近读的恩格斯比较多,对这一点感受很深。有段时间我曾摘录过恩格斯论宗教的文章,目光和言辞都非常犀利,远非今日学院派学者和微博派公知所能比。再读到他对“一战”的预言,更是叹为观止。恩格斯写下这段话是在1888年,离“一战”爆发尚有26年,几乎没有人预料到这场世界性的浩劫,而恩格斯在《波克罕“纪念1806年到 1807年德意志极端爱国主义者”一书引言》一文中不仅说准了它的爆发,连过程都几乎一模一样:

“对于普鲁士德意志来说,现在除了世界战争以外已经不可能有任何别的战争了。这会是一场具有空前规模和空前剧烈的世界战争。那时会有800万到1000万的士兵彼此残杀,同时把整个欧洲都吃得干干净净,比任何时候的蝗虫群还要吃得厉害。三十年战争所造成的大破坏集中在三四年里重演出来并遍及整个大陆;到处是饥荒、瘟疫,军队和人民群众因极端困苦而普遍野蛮化;我们在商业、工业和信贷方面的人造机构陷于无法收拾的混乱状态,其结局是普遍的破产;旧的国家及其世代相因的治国才略一齐崩溃,以致王冠成打地滚在街上而无人拾取……”

517

516

170

 

来自http://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260150?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文字来源: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马克思、恩格斯/著 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译,人民出版社 1965年版
来自澎湃新闻m.thepaper.cn

文字来源:《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马克思、恩格斯著,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译,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明 关键词: 一战 预言 恩格斯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