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岳:说说那些不靠谱的“民意”

观察者网   袁岳   2014-08-07 09:17  

【香港舆论非常重视港大号称“独立”的“民意研究计划”,一些媒体频频炒作特首“民望破产”,但蹊跷的是,特首民望的数据分布一直“秘而不宣”。日前,港大民调终于在公众压力下,史无前例地公布了原始数据,特首最新民望的平均数为47.5分,但六成多香港市民给特首打50分或以上。民调负责人及反对派则辩称,50分只是中间数,不算及格;他们甚至剔除50分的意见,坚称不及格数据仍比及格数据多。

大公网的评论指出:即使50分不算作及格,这些市民对特首的态度也只是既不完全认同,也不加以否定;加上另外三成打50分以上的受访者,已经可以肯定地说,六成多市民并不反对特首施政,欣赏特首做出成绩的更是大有人在。调研方面对此心知肚明,却隐藏原始数据,毫不尊重市民的知情权。

现在的“民意”为何会如此不靠谱?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兼职教授、电视主持人袁岳做客观察者网,为您详细解读。】

现在流传的很多“民意”数据,往往不能反映老百姓真实的想法。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调查本身“不靠谱”。

袁岳做客观察者网

袁岳做客观察者网

“水军”乐园——网页调查

民意调查发展的势头不错,但与此同时,一种不太正规的调查发展得很快,那就是网页调查。在网页上弄几个问题,不知道什么身份的人跑来填一通就完事了。而且很多很正式的议题都用这种方式来做。

网页调查其实是没有代表性的,不能做为可靠数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搞了不少网页调查,但在页面下方专门有提醒:“本调查非科学调查,仅供参考。”

然而,目前网页调查在中国媒体上非常流行,原因是成本低、且能紧密配合热点。比如某些门户网站上有无数网页调查,以至于对我们形成了一定挑战。

我们曾经帮某市政府调查机动车限行,对该市私家车司机进行调查,结果83%的人接受这个安排,私家车主也把这个看作自己为城市环保做出的贡献。而某门户网站发表了一个调查结果,竟有79%的人反对。第二天报纸就批评我们做假,说我们拍政府马屁。

后来该市交通委觉得很难办,请我们去解释。我们的做法很简单,分析门户网站的访问对象。第一,89%的网上答题者不生活在该市;第二,答题者中只有21%有私家车,反对的人绝大部分没有私家车;第三,“有车族”的支持率超过“无车族”的支持率。所以那次我们开完技术性的发布会后,媒体的质疑声就消失了。

科学调查有几个重要特点:可回溯性、可重复性、可验证性、可解释性。如果别人问你的结果怎么弄出来的,我说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得到的就是这个高那个低,那肯定就是游戏了。网页调查就缺乏科学调查的这些特点。

现在我们看到的大部分所谓民调,实际上就是网页调查。网页调查本来它就是错的。而且网上的调查是可控的,即使一个IP只允许做一次调查,我也可以动员一大批水军。这样的话,谁发动人多,谁就胜了。这样做用来造势可以,但不能作为科学调查来用。

媒体上认真你就输了

近期,央视的街访“你幸福吗”“你爱国吗”等等也很红火。但媒体上做的调查,千万不要当作科学性调查。

第一是问法有问题,另外一方面就是,处在镜头之下的受众被访问时不是常规心情。我们做调查,也有电视台要来拍摄这个调查是怎么做的。被拍摄的人最终都是被我们踢出样本的,不放在统计范围内的。一个在电视机下面说话的人,会选择性回答,所以不是一个常规答案。

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媒体用调查的方式呈现的,基本上就是娱乐性的,别把它当真。“姓啥?姓刘。姓啥?姓袁。不姓福。”听一听,笑一笑就完了,也别老说这个不科学,本来就不是。

媒体上没有“科学”。媒体有可能会公布一个科学的调查结果,但是说实话,科学结果通过媒体公布是没有收视率的。通常他们公布一串数据什么的,老百姓看到三个以上数据就换台了。换言之,媒体上做出来的是不科学的,而媒体上公布的科学信息,没人看。最后的结果是,科学很少通过媒体表现出来。

当然,我们与媒体的合作还是蛮多的,近期还发布了和新华社合作的各个省市形象的研究。但是媒体上多为热点问题,尤其和两会等重大政治事件结合的问题。还有些媒体拿着调查报告,自己搞活动,让大家来开会赞助,当成盈利模式。有时候他们嫌烦就自己搞一个,有时候他们有点钱就找我们,因为找我们就比较贵,自己干的话,随便干干就无所谓了。三次里面会找我们一次,还有两次自己干了。

总的来说我们国家媒体对这个问题的关注度不够。媒体在这方面没有预算概念,每次跟我们谈都说“资源交换”,可我们基本上不做广告。但是没办法,有些媒体还比较有影响。现在我们和新媒体合作比较多。

差问题让人“伤不起”

我之前在讲“小姐”调查等案例时就提过,很多人对调查要研究的问题知之甚少,或平时没有仔细想过,有时候调查对象都不知道自己在回答些什么。

比如提问说:“你对市政府的工作怎么看?”某些人就会回答“不咋地”。为啥?“只要政府干的都不咋地。”这实际上是个成见。而问题问得很泛,回答就会很虚,无助于暴露成见下的思想内容。

一般人平时哪有功夫考虑对市政府怎么看的呢?他很可能是最近,比如被某个交警欺负了一下,对一个具体事件有不满,但在差问题的引导下,变成对市政府的不满。而这两者之间是有很大差别的。

我们调查最近某事件时,受访者很可能不知道。不知道,我就跟你说说这事是咋回事儿。实际上这个工作要做得很细的。它是要针对特定事件,在特定时期的特定表现,获得人们特定的意见,不是靠一个宽泛的问题就能挖掘出来的。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沙砾 关键词: 民意 袁岳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