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军贸: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观察者网   言兼   2014-08-05 11:23  

据央视报道,在习近平主席访俄期间,中俄两国签署了采购24架苏-35BM战斗机和4艘“拉达”级常规动力潜艇的框架合同。合同总金额将达40亿美元。这是在2003年中国采购24架苏-30MKK2战机以来,十年来中国首次向俄采购重大军事装备。

自1990年中苏两国签订关于向中国出售苏-27系列战机以来,中国先后三次大规模购买俄制武器,同时持续开展高水平的中俄军事技术合作。通过回顾这三次大规模购买俄制武器系统的历史,我们可以对中俄军贸的演变和军贸背后体现出的两国综合国力的变迁做一番回顾。

第一阶段:大补课

1949年新中国建立后,苏联对中国进行了大范围全方位的援助,帮助中国建立起了一套初步完整的军工基础设施。但进入20世纪60年代后中苏两国关系急转直下,军事和技术贸易往来自然也随之停顿。至上世纪80年代,中国军工产业和军队现代化武器装备的实际水平已经落后于世界水平数十年。

随着世界形势的变化,中苏两国关系也在1989年实现了正常化,两国冻结了数十年的军事贸易往来也随之恢复。1990年中苏两国签订了关于中国购买苏-27系列战机的协定。1992年11月,所有订购的战斗机完成了交付。此后,中国于1995年继续订购了一批苏-27SK/UBK系列战机,并在1996年12月签订了在中国境内许可生产苏-27系列战机的协定。中国生产的苏-27被命名为歼-11,这也成为了中国自行生产的首种第三代战斗机。

这是中国90年代对俄军事技术合作最具代表性的事件,苏-27的引进对于中国空军所带来的冲击是革命性的。苏-27的引进不仅大大增强了解放军空军的作战能力,通过对苏-27这种先进第三代战斗机的接触、使用,解放军得以通过根据自身特点重新制定了组织空军作战的基本思路,更新了空军训练体系。

第一批交付的苏-27SK战斗机

第一批交付的苏-27SK战斗机

从军事技术角度讲,苏-27及其相关子系统的深入研究为解放军开发自己的第三代战斗机和后来的新型飞机提供了重要的基础。尤其是AL-31F发动机的相关技术为中国自己的涡扇-10发动机也起到了重要贡献。更加重要的是,对通过苏-27的研究,中国第一次掌握了作为一个空中作战系统的先进战斗机的设计方法,这对于中国航空工业是一次飞越。可以说没有引进苏-27的工程,中国要研制自己的三代、四代战斗机还需要摸索更长的时间。

与此同时,1993年中国向俄罗斯订购了4艘“基洛”级柴电潜艇;而在台海危机的刺激下,从1996年下半年开始,中国向俄罗斯进口了2艘“现代”级956E导弹驱逐舰及配套的卡-28直升机。这两件大型装备的采购,不仅让解放军初步具备了现代化的海上作战能力。更重要的是,随“现代”级驱逐舰一同引进的导弹、雷达、电子系统在国内生根发芽,大大缩短了我国新一代水面舰艇的研发进程。时至今日,包括“辽宁”号航母在内的不少国产新型水面舰艇都受益于此。

“杭州”号导弹驱逐舰,这是解放军第一批引进的“现代”级导弹驱逐舰

“杭州”号导弹驱逐舰,这是解放军第一批引进的“现代”级导弹驱逐舰

“基洛”级潜艇的动力系统浮筏减震设计对于中国潜艇设计是一种革命性的进步,解放军多年来难以突破的技术难关在引进俄罗斯潜艇后迎刃而解。如今,解放军在这一方面的技术已经比俄更加领先。

总而言之,以苏-27、现代、基洛为代表的第一次引进俄制武器装备高潮最大的意义就是“补课”。有上世纪70年代的盲目“跃进”和上世纪80年代的“马放南山”,中国军队和军工已经落后于世界水平。通过引进俄制先进武器和其相关技术,中国打开了新的发展之门。可以说这次军事装备引进及军事技术合作对中国而言,重要意义不亚于上世纪50年代的156个工程项目。

054A型导弹护卫舰,该舰采用了大量源自“现代”级的子系统

054A型导弹护卫舰,该舰采用了大量源自“现代”级的子系统

第二阶段:强调备战,为我所用

20世纪90年代后,台湾岛内主张“台独”的声浪不断上升,2000年,主张“台独”的民进党在台湾执政,两岸局势骤然紧张。随着2004年台湾开始炒作“公投”问题,对台军事斗争准备变得迫在眉睫。虽然此时解放军在引进俄制武器基础上开发的一系列国产军工项目正陆续开花结果,但由于军事技术的复杂性,短时间内这些装备尚未成熟,产能也暂时无法跟上,无法满足严酷的反“台独”作战需要。在这一背景下,中国开始了第二次采购俄罗斯武器装备的高潮。

1999年3月中俄正式签署购买38架苏-30MKK的协议。两年后,中国又签署了购买了第二批38架苏-30MKK的合同。2003年1月,中俄再次签署了24架苏-30MKK2的合同,这些战斗机在2004年完成交付,使中国在5年内获得了成熟可靠且具备相当规模的先进战斗机力量。

解放军装备的苏-30MKK战斗机

解放军装备的苏-30MKK战斗机

为了确保这批战斗机能在短期内到货并形成战斗力,中国引进苏-30MKK的时候没有选择俄方提供的采用大量先进技术的方案,而是采用了成熟的苏-35UB机体+苏-24战斗轰炸机部分电子设备这样的组合。尽管苏-30MKK的电子系统不如中国当时正在自行研制的新型战机,也无法兼容当时正在研制中的大批国产先进空地武器弹药,然而面临严峻军事挑战的解放军需要在最短时间内提高实战兵力,这批苏-30飞机在短时间内让中国空军先进战斗机兵力数量几乎翻番,使得解放军拥有了强大的对空和对海作战能力,填补了歼-10、歼-11系列战机服役前中国空中战斗力的空白。

2002年,中方决定再订购2艘改进型“现代”级导弹驱逐舰和8艘“基洛”级潜艇。这些来自俄罗斯的装备与迅速更新的国产装备一道,成为中国海军建设急速现代化的标志。这次采购中,中国还首次获得了俄制“俱乐部”潜射反舰导弹。采购这批俄制装备的目的同样也是希望在2008年前形成可靠的海上战斗力。

正在运回国内途中的“基洛”级潜艇

正在运回国内途中的“基洛”级潜艇

早在1991年中国就已决定向俄罗斯购买大名鼎鼎的S-300防空导弹,到2000年时,中国已拥有了共计4个营的S-300防空导弹。在进入21世纪后,为了强化沿海地区的防御,中国向俄罗斯签署了大量购买S-300的合同。十余个营的S-300防空导弹以东南沿海为布防重点,极大强化了沿海地区的防空和反导能力。

这一时期,在中国本国先进武器研制仍在进行,而军队面临备战压力巨大的情况下,中俄军事贸易不仅规模进一步扩大,在深度和设计的领域上也迅速的增加。

2002年4月,中国购买两套俄“里夫”舰载防空系统,装备在国产051B驱逐舰舰体上,成为051C级驱逐舰,在北海舰队服役,使得京畿门户海域的防空反导能力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2006年中俄达成协议,俄方向中国出售道尔-M1型野战地空导弹系统,中国产的道尔-M1被命名为红旗-17,2012年开始装备部队;此外,为解缺乏大型特种飞机平台和大型运输机的燃眉之急,中国大量进口俄伊尔-76运输机,该机成为中国自行研发的大型预警机“空警-2000”的机载雷达载机,成为解放军空军“战力倍增器”的重要组成部分。

空警-2000型大型预警机。可以说没有伊尔-76,就没有空警-2000的横空出世。

空警-2000型大型预警机。可以说没有伊尔-76,就没有空警-2000的横空出世。

2008年台湾“大选”后,两岸紧张的关系得以缓解,这些来自俄罗斯的“战备军购”并没有如预想中那样被投入实战。但不能否认,某种意义上,正是因为解放军通过大举采购俄制装备提高了本身的威慑力,才有效的遏制了一场迫在眉睫的战争。

第三阶段:以我为主,平衡互补。

近年来,中国军工整体技术水平已有飞跃性进展,上世纪90年代开展的一系列先进军工项目全面开花结果,凭借“世界工厂”的巨大产能,大量国产装备已经能够满足解放军换装的需求。更令人振奋的是,如今的中国军工已经开始向世界军工科技的最前沿发起了全面冲击,中国已经在不少关键的技术领域追赶上了俄罗斯,在部分领域还取得了领先。歼-20、歼-31等新型战斗机横空出世标志着中国成为世界上仅有的2个同时研发两种第四代战机(俄称第五代)的国家之一,中国海军也在不知不觉中拥有了世界第二大规模的相控阵雷达防空系统舰队。

2013年,中俄第三次大规模军事贸易高潮随着习主席访俄期间签署的苏-35战斗机和“拉达”级潜艇合同到来。此外,俄官方消息还提到中国可能将很快获得S-400防空导弹。该导弹是中国上世纪末开始直接向俄投资支持开发,其订单和合同应该很早已经签署。

有消息称,中方要求这批苏-35战斗机能够兼容中国设计生产的武器弹药。近年来,中国在战斗机武器系统方面已经超越俄方,尤其是型号众多、性能全面的空对地武器系统更是令俄军羡慕。同时,苏-35的航电系统综合能力也不及中国在研战斗机配置,但该机目前已经开始在俄军中以较快的速度进行换装,而中国正因为歼-15、歼-16的研制和歼-11BS教练机的生产面临产能不足。为了满足每年为一个团换装的需要,采购一批能够兼容国产武器系统的俄制战斗机显然在意料之中。

苏-35战斗机

苏-35战斗机

在潜艇领域,俄“拉达”级的技术和中国新型039B潜艇相比并无显著优势,而且其吨位较小,不适合中国对远洋潜艇的需要。但从技术上来说,“拉达”级潜艇使用了单双混合壳体结构,是未来潜艇技术的发展方向。这方面中国缺少实际运用的经验;此外,该艇采用的共形声呐技术集俄声呐技术几十年之大成,对中国而言也很有价值。与此同时,俄罗斯新型AIP技术研制遇到巨大挫折,而中国已经在039B级潜艇上广泛使用AIP技术。因此双方在这一项目上一拍即合,俄罗斯提供艇体和声呐技术,中国提供AIP技术,最终“联合研制”出拉达级潜艇。由于中方对于小型沿海潜艇的需求不大,该艇除了用于技术试验,很可能还将出口,潜在的用户则可能包括巴基斯坦。

俄军所装备的“阿穆尔”级潜艇,该潜艇与“拉达”级同型

俄军所装备的“阿穆尔”级潜艇,该潜艇与“拉达”级同型

从中俄军贸三个阶段的不同特点可以看出,中国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军工弱国。这种情况下,俄罗斯在中俄军贸关系中放低身段也成为了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在近年的一系列防务展上,俄罗斯已经开始展示此前并不愿意向中国出售但中国急需的尖端军工产品(如117S发动机),并且近年来俄罗斯正面临着缺乏资金、人才和基础设施老化等一系列问题,高精尖技术实力也在不断下滑,俄罗斯并不愿意放弃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中俄军贸的政治意义正变得越来越浓厚,合作研制、互通有无将成为未来中俄军贸的主旋律。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沙砾 关键词: 三十年河西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三十年河西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