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三分法点燃网络笑点 创意无限还是心灵空虚

文汇报   石力月   2014-08-05 10:03  

就这么几天,这个世界上的青年人被分成了特征鲜明的三种:穿丝袜的是普通青年、穿网眼袜的是文艺青年、效仿hold住姐自绘Fashion网眼袜的是2B青年。

对于同一个偏旁部首的四个不同的字组成的成语,普通青年的回答是“江河湖海”、文艺青年的回答是“琴瑟琵琶”、2B青年的回答是“哼嗬哈嘿”。

跷二郎腿的时候,普通青年悠闲地将右脚脚踝搭到左腿膝盖上,想着这个周末终于不用加班了;文艺青年优雅地将右脚搭到左脚上,仍觉得自己不够儒雅于是将两只手交叉放在了右腿的膝盖上,想着人生真是不如一棵人参来得简单快乐啊;2B青年则将两只脚圈在一起,想着我还会软骨功啊,真有意思,要不哪天去练瑜伽吧!

一个动作、一副表情、一句话、一件物品就能暴露出你是什么样的人。近日,“青年”三分法走红,万千网友竞相“拼图”,纠结于当下普通青年、文艺青年与2B青年之间的那点差别,也点燃了新一波网络笑点。

三个“青年”创意层出不穷

“普通青年VS文艺青年VS2B青年”,源自网友大仙10月24日在豆瓣网发起的一个话题活动。短短一周时间,活动吸引近1.3万人参与,晒出6000余张图片,不仅成为豆瓣网的热门活动,也迅速跻身各大微博的热议话题。

网友上传的图片通常分为三格,每一格表现普通青年、文艺青年和2B青年在做同一件事情上的不同做法。比如,开车的时候,普通青年会双手紧握方向盘,目视前方,同时想着晚餐的菜单;文艺青年则不自觉地跷起小指,一边望着窗外的风景,一边思考人生的意义;2B青年就相对夸张些,双手交叉地握住方向盘,内心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天才,连握方向盘的姿势都与众不同。当然,除了动作上的不同以外,三种青年使用的手机、邮箱也不相同。普通青年,使用的是诺基亚、摩托罗拉;文艺青年,使用的是HTC或着IPhone 4;2B青年,会在乘坐公交车的时候,拿出IPhone 4S把玩。

五花八门的“三连拍”对比图片,形象直观,酣畅淋漓,有些是网友恶搞动漫卡通、明星大腕加以举例,有些则是网友不惜自毁形象分别“真人秀”三种青年,娱乐了大家,也表达了自己。

当动作、表情都不足以表现三种青年区别的时候,人们又开始搜寻起身边的歌曲、路名等将欢乐延伸。于是,南京的路名出现了普通路名——解放路,中山路;文艺路名——云锦路,乌衣巷,桃叶渡;2B路名——破布营,冬瓜市,狗耳巷等。还有网友因自己的教室被安装了监控摄像头,愤而在微博上写道:什么也没的教室是普通教室;装空调的教室是文艺教室;装信号屏蔽和监控的就是2B教室了。

“普通”、“文艺”与“2B”看似泾渭分明,其实并不矛盾,甚至可能是同一个人面对不同的人、不同的情形而表现出来的。比如普通青年举止规范、情绪压抑,似乎是人们在大众面前所表现的自己;文艺青年勇敢表现出自我、追求美感和艺术、力求突出自我,似乎是人们想要展现在自己所爱之人面前的完美形象;而累死人不偿命的2B青年,似乎是人们在知交好友面前所扮演的真正的自我。难怪有人直言:“人本来就是多面立体的,这根本就是每一个人三种状态的写照。”也有网友认为,“普通”是人成长的初级阶段,“文艺”是中级阶段,“2B”显然是最高级阶段——大智若愚。看似拗出来的文艺范儿背后也许隐藏着巨大的压力,而很傻很天真的2B青年也许拥有更多的欢乐。

“无所不消”背后的失落

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教师石力月告诉记者:“人们之所以对‘青年’三分法乐此不疲,与它极其‘好用’、能够无限地生成各种创新文本有关,而无论是生产还是消费这些文本都可能获得一种巨大的快感。这似乎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美国研究大众文化的知名学者约翰费斯克对于大众主体性的肯定,他认为大众有能力对文本解读出属于自己的意义,也能够通过自己对于文本的再加工或创造性使用而获得与原文本生产者相抗衡的力量。此前风行的凡客体、蓝精灵体等莫不如此。”

石力月强调说:“虽然我们不能盲目否定大众这种创造力的存在和伴其产生的消解作用可能带来的某种积极意义,但也需要看到‘无所不消’所带来的问题。”她解释道,按理说,无论是“创造”还是“消解”,实际上都应该暗含了一定的“建构性”诉求。然而,如果将其推向某种极致,无所不消,或者为了消而消,那么所谓“建构性”诉求就会变得非常模糊,其本身也就有可能被一起消解掉。这样一来,在收获巨大快感时,“疯狂”背后的巨大空虚感与失落感也将接踵而至。

“将消解推向极致,任‘无意义’或者‘去意义’在精神领域泛化,对如今热衷于创造的年轻人来说可能并不是一件好事。这既多少体现了当今不少背负沉重压力的年轻人的精神状态,也有可能短时间内提振却长期弱化年轻人的精神状态。”石力月无不忧虑地说。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许千千 关键词: 创意 心灵 青年 还是 网络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