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中:肤色敏感症与美国媒体炒作技术

联合早报网   谭中   2014-08-04 16:57  

跨越大洋

热浪遍布的美国7月又出现黑人“争取公平法治”热潮。这是由于将近一个月来美国各电视台全天追踪佛罗里达州地方法院对白人辅警乔治•齐默尔曼枪杀黑人少年特雷翁•马丁案件公审的过程,最后齐默尔曼于13日深夜被判无罪,使美国黑人群情沸腾。

佛罗里达州桑福德(Sanford)市治安志愿者、29岁的齐默尔曼晚上带枪乘汽车在街上巡逻,看到17岁的马丁逛街行迹可疑,先打电话报警,然后下车去跟踪马丁,两人发生斗殴,齐默尔曼在斗殴中拔枪把马丁打死。该州类似这种案件上百(2011年近千),不一定每次都是人命案,但多半有黑人介入。

警察闻讯赶到,视察了现场,询问了齐默尔曼却没将他逮捕。消息传出,全国黑人激烈抗议,桑福德市对齐默尔曼进行“二等谋杀”犯罪起诉,一件普通人命案升级到具有种族歧视嫌疑的枪杀案件,最终于7月13日被法庭否决。

此案判决引起的后果是:一、由民主党及美国进步人士与黑人领袖倡导的群众请愿(5天内已有百万余人响应)要求联邦政府建立“违反人权”案重审齐默尔曼;二、黑人社会喊出“不得到公正誓不休息”;三、一贯“黑”“白”逢源的奥巴马总统无处藏身。

纽约时报广场,一名黑人青年为马丁案发表演说

纽约时报广场,一名黑人青年为马丁案发表演说

从判案那天起奥巴马的黑人亲朋友好不断地打电话给总统要求他站出来说公道话,最近访问非洲,特别参观了海滨禁闭待运黑奴的屋子,以及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登了18年的监狱的奥巴马,对自己的黑人祖传情感也深,但碍于“全国总统”形象不敢偏袒自己群族。

7月19日,奥巴马出人意料地把白宫例行记者会变成他开展全国“法治与种族”对话的讲坛,也因为7月20美国纽约、洛杉矶、芝加哥、迈阿密等一百城市将会举行群众“为马丁讨正义”抗议活动,先让广大黑人消消气,预防群众抗议闹出事来。

奥巴马说,“35年前的我可能就是马丁”,道出亲身经历过的美国黑人男性“购物时被跟踪”、“过马路时人们关紧车门”、“走进电梯时使妇女紧张、捏住钱包”等现象。

奥巴马的话说出35年来美国社会的变化与停滞:变化是一位受歧视的黑人少年(奥巴马)最终两次当选美国总统,主宰白宫将近5年;停滞是另一位受歧视的黑人少年(马丁)仍旧被白人跟踪、击毙而讨不到法律公道。奥巴马当上美国总统造成美国“色盲”的错觉,马丁案判决又使大家从错觉中醒转来正视“黑白矛盾”。

奥巴马不但是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也开了总统向美国公众申诉黑人在美国“受歧视”与“不安全”的先例,使全国感动并惊讶。有了统治美国8年的“黑人总统”,8年内美国“第一家庭”、“第一夫人”、“第一女儿”都是黑人,怎么再能说“白人的美国没有黑人的安全”呢?偏偏“黑人在白人的美国没有前途”的观念仍旧在黑人社会根深蒂固。奥巴马的讲话也证明“黑白矛盾”依然严重。

奥巴马也承认黑人青少年犯罪“过多”,对暴力事件“既制造、又受害”。他说黑人社会的“贫穷与不安”是从美国“非常艰难历史”发展过来的,但不能因此而原谅自己。

媒体报道故意渲染

很多人认为齐默尔曼其实不是那种“黑白矛盾”中的典型“白人”,他父亲是“白人”,母亲却是来自秘鲁的拉丁裔,平常参加少数民族活动,不是歧视黑人的“白人”。

媒体报道故意渲染。马丁身高1.8米,体重72公斤,是个大汉子,媒体却只刊载他12岁的照片,不了解真相的人很难想象在斗殴时马丁能威胁齐默尔曼的生命,但齐默尔曼被马丁打得头破血流属实。

齐默尔曼报警时说:“这个人形迹可疑,好像吸了毒,天在下雨,他还在东张西望”,“911”接线员追问嫌疑人的肤色,齐默尔曼才回答说:“看起来像黑人”。有些电视台播放录音时把中间对话剪掉,那就变成齐默尔曼十分肯定地说,“这个人形迹可疑,看起来像是黑人”。这是传媒无中生有地制造了黑人痛恨的“画面聚焦”(profiling)。

这个术语起源于美国刑警办案对嫌疑犯都要虚构一个“profile/画面”,许多时候这一虚构没有充分的理由与证据。“九一一”惨案后,美国“打恐”与本土安全部门普遍怀疑阿拉伯人与伊斯兰教徒,人们就谴责政府对阿拉伯人与伊斯兰教徒“画面聚焦”。

阿拉伯人(甚至南亚人)已是美国“画面聚焦”对象一时难以改变。美国全国各地(特别纽约)的警察在日常治安中把黑人(特别是黑人青少年)当作“画面聚焦”对象也是众所公认,这和美国黑人青少年关在监狱中的人数多于在校念书的人数互为因果。

奥巴马对今后改进建议三点:一、改进公安机关作风,停止“画面聚焦”;二、对各州带对抗性的法律进行修改,他特别提到佛罗里达州的“坚守阵地”(stand your ground)法令;三、加强对黑人青少年的教育与感化。

奥巴马反思马丁案,其言论被认为是他担任总统以来最大胆的种族言论

奥巴马反思马丁案,其言论被认为是他担任总统以来最大胆的种族言论

奥巴马这是挑战作为美国立国灵魂的“碉堡信念”(castle doctrine),那就是允许在受到攻击时持枪保卫自己的人身、家、汽车、公司等,佛州的“坚守阵地”法令(也是宣判齐默尔曼无罪的法律依据)就是“碉堡信念”的产物,难于一时废除。

美国是多元社会,“黑白矛盾”只是冰山一角,“色盲”是增进美国和谐的补药,但“肤色”敏感症最严重的却是其最大受害者黑人自己。当然,这“肤色”敏感也是奥巴马当选总统以及总统任内受到最强反弹的原因。他这次参与到“黑白矛盾”争议中去不是好兆头,也对今后加强美国黑人“安全感”无益。

原标题:白人的美国有黑人的安全吗?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沙砾 关键词: 美国 肤色 媒体 技术 谭中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