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教育危机不只因为贫富分化

21世纪经济报道   于时语   2014-08-04 10:10  

中美教育对比是个热门题目,而美国教育的优越性,似乎也是一个不容置疑的结论。哈佛、耶鲁、斯坦福和其它常春藤名校,为这一优越性提供了充分的证明。美国在诺贝尔科学奖和经济学奖项上的压倒性优势,也说明在精英教育上,山姆大叔确实远远超过了其他国家。

精英教育是金字塔的顶尖。美国精英教育的成功,说明美国的教育制度对于选拔1%顶尖知识精英确实有效。但是正如1%的美国顶尖富人不能代表99%的其他人口一样,1%美国顶尖知识精英的成就,也不说明剩下99%人口的教育成功。与美国在金钱上的两极分化一样,美国上层精英和“普罗大众”在教育上的分化同样日益增大。从这一角度,可以说美国的大众教育,尤其是中小学公共教育,正面临深刻的质量与产出危机。

为什么美国学生不会写作

中文媒体中不乏歌颂美国中小学教育的内容和个例。前些时候,一篇网文《读美国小学五年级作文有感》,就被不少人引用来说明美国中小学语文教育的独立性和创造性。可是任何对美国社会有深入了解的人,都会知道上文描写的是美国中上阶层学区,而决不代表美国公共教育的普遍现状。

以语文教育为例,根据美国国家教育部2011年的测试调查,美国8年级和12年级学生中,只有3%的作文能力属于优秀(advanced),24%的作文能力达到“熟练(proficient)”程度。54%的8年级和52%的12年级作文能力“基本”,而两个年级两成左右的学生作文“不及格”。

按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PISA)2012年测试,在34个发达国家中,美国中学生数学成绩居第27名,科学第21名,阅读能力也只是中流第17名。

美国公立中学的教育质量严重退化,造成大批高中毕业生根本不具备上大学的水平。根据纽约州的标准化考试,真正掌握上大学知识的高中毕业生不到一半。在纽约市,这一比例只有23%。结果是普通公立大学必须给大量大一新生补中学课程。按全美统计,两年制社区学院学生中这一补课比例达到65%。在纽约市立大学系统,这一补课比例竟达到四分之三。补课内容固然数学是大头,但是英语读写也是“重灾区”。由于美国公立中学普遍降低学习要求,以免暴露质量问题,许多毕业生要到了大学选课预试时,才会知道自己高中的“优良”成绩其实根本不及格。《华盛顿邮报》说:连许多“优秀”学生,竟然都不知道什么是主语,什么是谓语。中小学教育这样的低质量产出,不仅浪费大量高等教育资源和学习时间,也是半数以上大学新生最后半途而废的重要原因。

这一情况不仅造成美国历史上首次出现进入劳动年龄的新一代人口平均教育水平倒退的局面,也造就了美国传媒和教育界不断疾呼的“不会读写”的下一代。写作能力的普遍下降,甚至出现在部分研究生群体。有人甚至提出:硅谷软件工业的软件错误层出不穷,也与英语写作能力低下有关。两年前,著名《大西洋月刊》因此发起《为什么美国学生不会写作》(Why American Students Can’t Write)的专题讨论。

美国学生的读写能力下降,有复杂的社会和历史原因,许多学者指出电视文化的普及,大大降低了美国青少年的书面阅读时间,造成语文能力的退化。但是中小学公共教育的失败,无疑是个主因。

美国公共教育僵化和低效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其一大弊病是历来吃大锅饭的教师队伍内部缺乏竞争。但是教师工会是民主党的重要社会基础和施主,强烈反对引进“自相残杀的”行内竞争机制。连奥巴马也难捅自己阵营内的这个马蜂窝。

美国公共教育的退化,除了积重难返的教师工会,还有很深刻的社会和文化原因。美国没有东方文化的“天地君亲师”传统,美国中小学教师社会地位向来不高,不过是个普通饭碗而已,多数也谈不上什么敬业精神。我曾经有过个人经验:小学各班级下午3点半下课,3点50分打电话去学校,已经找不到任何老师。

美国曾经不错的公共教育,实际得益于过去妇女社会地位低下,中小学老师成为妇女就业的最主要途径,得以雇用最优秀的职业妇女,因而维持了相当高的人员素质水准。随着近几十年来妇女解放运动,高收入职场对女强人和“女丈夫”们开放,智力高强的妇女纷纷选择报酬和社会地位更高的行业,诸如医生、律师、企业高管等等。中小学老师虽然也大都需要大学文凭,多数却是最差几成大学毕业生无奈的职业选择,使得学校教师质量江河日下。麦肯锡曾经发布研究报告,发现47%的美国公立学校老师来自成绩属于最底层三分之一大学毕业生!加上教师工会保护的铁饭碗,不称职混饭吃的比比皆是。《纽约时报》名笔纪思道提到纽约学校课堂里会出现烂醉如泥的女教师,叫来校长也无法唤醒。2011年,纽约市退休教育局长克莱恩(Joel Klein)对伦敦《泰晤士报》抱怨:“在美国,起诉一桩死刑案件,也比开革一个不称职的(公立学校)老师容易。”

《纽约时报》引用过一项量化研究,充分显示美国公立学校老师的低下素质和尸位素餐。有研究者于是把公立学校教师与SAT平均考分相同的其它行业人员对比,发现老师们的平均薪水比后者要高出一半。

父母教育程度与子女语文能力

美国当然不缺乏好的公共学区和优秀学区。这些学区基本上都在郊外和远郊、房产价格昂贵的中上阶级社区。事实上,房产价格以及居民族裔社会经济状况跨越这些学区边界的突变,是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的热门研究项目,也是传媒上的常见故事。例如2011年1月,《华盛顿邮报》报道俄亥俄州有一位黑人母亲,为了两个女儿可以从乱糟糟的穷人市区学校转往近郊白人居多的中产阶级学校,伪报自己的家庭住址,而被判刑事犯罪,入监9天后才在舆论压力下被释放。这些良好学区得到了当地充足的房产税的支持,得以维持相对较高的教育质量。但是因为这些中上阶级社区日益代表家长们的良好教育程度,所以更加加深了美国人口代际之间教育水平与经济收入的传承,以及贫富差距的固化。前引美国国家教育部的2011年测试报告,有一份图示很好显示了父母教育程度与子女英语作文成绩的强烈相关性(见图)。

635365267170560920

这一相关性也引发公共教育体系之外,父母社会经济地位决定的家庭文化因素。这一家庭因素直接决定了儿童的智力和语文能力的早期发展,在学龄前就产生了后期教育无法再弥补纠正的贫富差距。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徐糕糕 关键词: 美国教育 美国汉文 贫富差距 中西教育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