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秋为什么不能嫁给哈利:英国人的文明观

独家网   榆木   2014-07-31 13:58  

《哈利·波特》系列中除了最受关注的哈利和赫敏的婚姻问题外,还有几条感情线索:哈利和张秋、赫敏和克鲁姆、比尔·卫斯理和芙蓉·德拉库尔,佩蒂尔姐妹也曾在哈4中的舞会上与哈利、罗恩携手。值得注意的是,这几对中都有一方是外国人:张秋是中国人(华裔),克鲁姆是保加利亚人,芙蓉是法国人,佩蒂尔是印度人。其中,只有芙蓉和比尔最终结为夫妻,其中又是什么因素在起作用?这里从英国人的文明观为诸位看官“解读”一番,同样,并非严肃学术论证,仅博诸君一笑。

芙蓉·德拉库尔来自布斯巴顿魔法学校,这个学校明显是法国的。英法文化互相渗透很深,往往不需要特别标记互相就能心领神会。例如,光看芙蓉•伊莎贝尔•德拉库尔(Fleur Isabelle Delacour)的姓名就足以判断她是个法国人,这是个典型的法国姓名。Delacour可以分解成“De”、“la”、“cour”三部分,其“De”是法国贵族姓名的标记,含义相当于英语的of,“la”相当于英语的定冠词the ,后面的姓“cour”其实是贵族的封地的地名,这个名字意思是“库尔领地的伊莎贝尔夫人的女儿芙蓉小姐”,就像孟德斯鸠的正式姓名“查理•路易•德•色共达”,意思是“色共达领地的路易老爷的儿子查理”。这种复杂的命名方式只在法国拉丁系文化中使用,是法国贵族文化的一部分。

furong

芙蓉·德拉库尔

另外,布斯巴顿魔法学校的校徽,精巧细致,其中的花纹叫“金百合”,是法国国花和法国波旁王室的标记。

busibadun

布斯巴顿魔法学校校徽:金百合

英国人对法国人,有一个种非常复杂的感情,差不多相当于从小为抢一块糖经常打架的表兄弟之间的感情。在英国人的文化观念中,法国代表的拉丁文化纤细、精致、优美,一如布斯巴顿魔法学院的姑娘们的服饰和她们的校徽。布斯巴顿魔法学校的所有学生都是漂亮温柔的姑娘,在霍格沃茨的欢迎仪式上,女孩们身着浅蓝色服饰和礼帽、伴着飞舞的魔法小鸟和蝴蝶,以柔美的舞姿轻哼浅吟着进入大厅,将法国文化的精细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

busibadunruchagnwu

布斯巴顿的入场表演

因此,安排芙蓉嫁给比尔,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英法两国从百年战争开始打了几百年仗,难免互相轻视,因此芙蓉嫁入苏格兰族的卫斯理家也有些鄙视法国的意思,法国美女也只能嫁英国的二等贵族,更高贵的门第,则要留给自己人。

furongzhangfugonggong

芙蓉和丈夫比尔·卫斯理(中),右边是比尔的父亲

硬汉克鲁姆来自德姆斯特朗魔法学校,他是保加利亚人。哈4中,德姆斯特朗魔法学校驶往霍格沃茨的船的帆上,印着俄罗斯国徽的图案——双头鹰。

kelumu

维克多·克鲁姆入场

 

demusitelang

 

德姆斯特朗魔法学校驶往霍格沃茨的船的帆上,印着俄罗斯国徽的图案——双头鹰

在欧洲文化圈中,保加利亚其实就是小号的俄罗斯,他们的关系就像今天的汉族和满族,一般不用区分太细。保加利亚人和俄罗斯人不仅都是斯拉夫族,而且还是不分你我关系非常要好的斯拉夫族,又同样信奉东正教。“保加利亚”这个词来自东欧的第一长河:保加尔河,只是俄语中把“保加尔”读作“伏尔加”而已。在英国人看来,克鲁姆这个“伏尔加国”的选手,其文化原型是明显的。哈4中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在霍格沃茨大厅的表演的风格形成了鲜明对比,展现出英国人对法俄两国的不同印象:如果说布斯巴顿魔法学校代表了法国拉丁文化的纤细、精致、优美,那么,德姆斯特朗则传递出俄国人在英国人心目中简单、强壮、粗暴的印象。

kelumuheheminzaiwuhuishang

克鲁姆和赫敏在舞会上

先说强壮。维克多·克鲁姆是三强争霸赛勇士之一,保加利亚国家魁地奇球队找球手,被誉为世界上最好的找球手,高大魁梧。德姆斯特朗的学生全部是男生,在霍格沃茨的欢迎仪式上,他们的服饰是毛皮大衣和帽子,简单实用,没有复杂、精美的装饰。在雄浑有力的男声伴唱和乐声中,他们挥舞着手杖,冲刺进入大厅,一位德姆斯特朗学生用魔法棒吹出一只火鸟,在这表演营造出的气氛中,克鲁姆目不斜视、霸气十足地登场亮相,不仅吸引了赫敏了目光,也让罗恩惊呼:天哪,是他!再说简单。哈4中,赫敏和哈利谈到金蛋之谜时,赫敏说她从来不和克鲁姆谈论比赛的事,甚至她和克鲁姆在一起时都很少说话,克鲁姆只是看着她学习,倒不是因为争吵、发生矛盾,而是因为克鲁姆不善言辞,她觉得克鲁姆更像是一个“身体的存在”(physical being)。言下之意很明显,简单的克鲁姆不善于复杂的思考和表达。最后粗暴。三强争霸赛的第二场比赛是在一个小时之内去湖中救出一位自己珍爱的人,他们被绳子捆住脚,固定在湖底,需要解开绳子,带他们浮出水面。哈利和霍格沃茨的另外一位勇士塞德里克·迪戈里分别用手和魔杖解开绳子,克鲁姆则暴力得多,他上半身变成大白鲨,一口咬断了系在赫敏脚上的绳子。显然,聪明的赫敏不可能和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克鲁姆走到一起。

根据皮肤、头发的颜色,佩蒂尔姐妹来自印度,她们在片中的形象明显低于克鲁姆、芙蓉和张秋,只是衬托赫敏、芙蓉、张秋的陪衬。

pawadihehali

姐姐帕瓦蒂·佩蒂尔和哈利在舞会上

pademaheluoen

妹妹帕德玛·佩蒂尔和罗恩在舞会上

还是以哈4中的舞会为例,佩尔蒂姐妹轻佻浮躁,欲望强烈以至“饥不择食”,完全没有女性应有的矜持和优雅。姐姐帕瓦蒂·佩蒂尔先是近乎咬牙切齿地要求哈利搂住自己的腰,再是当另有人邀请她跳舞时,对方仅仅一句“May I have your arm?”(能请您跳支舞吗?字面意思是“我能挽您的胳膊吗?”),她却急不可耐地回答“Arm, leg, I’m yours”(胳膊、腿,我是你的了!)。这样的女性根本配不上贵族罗恩和“被选中的那个人”(The Chosen One)哈利。这两个作陪衬的倒霉女孩之所以选择印度而非中国,是因为英国人统治过印度百年,在心理上占有巨大优势,看印度人就像看家仆。

代表中国文化的张秋在片中端庄、优雅,是拉文克劳学院魁地奇队的找球手。在英美文化中,体育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在一支球队中成为队长或者表现优异往往会被认为有领袖气质。在三强争霸赛期间举行的圣诞舞会前,哈利邀请张秋作为自己的舞伴,但此时,她已经答应了另一位勇士,塞德里克·迪戈里的请求。

zhangqiuhedegeli

张秋和塞德里克·迪戈里在舞会上

尽管如此,张秋和哈利在彼此心目中依然有着美好的形象。每次相遇时含情脉脉地对视,邓布利多军团中哈利手把手地教张秋魔法,最后发展成“有求必应屋”里槲寄生(情人草,这种植物在西方有着特殊的文化含义)下的深情一吻。

hujisheng

“有求必应屋”里的槲寄生/情人草

zhangqiuhehalizaiyouqiubiyingwu

张秋和哈利在“有求必应屋”里的深情一吻

可见,英国人对中国文化的评价远高于印度。但是,张秋还是没能与哈利走到一起,而是金妮·卫斯理。虽然从种族、等级角度看,金妮是英国贵族,但是片中她与哈利的交往的情节很少,以至于最后二人的结合稍显突兀。事实上,从英国人的文明观的角度看,英美对中国文化也谈不上崇敬,他们真正崇尚的是自己的文明,所以一定要在文艺作品中表现出中国人的缺点,以维持自己的心理优势。一般认为,英美人认为中国文化最大的缺点,是中国人懦弱和缺乏勇气。英美的主流文化是征服者的文化,崇拜强者,遵守规则,最瞧不起叛徒。因此哈5中张秋被乌姆里奇拷打而背叛邓布利多军团之后(作为对照,哈利也经受了刑罚,但挺过来了),她和哈利的关系也就彻底结束了。

zhangqiubeipan

张秋未能经受住乌姆里奇(穿粉红色衣服者)的拷问而背叛了邓布利多军团

简言之,英国人能接受同源的法国人芙蓉嫁给自己的二流贵族卫斯理,距离更远的文明,如简单粗暴的俄罗斯人、懦弱的中国人、曾经是家奴的印度人,找找异国情调谈谈恋爱还可以,结婚是不行的。张秋自然就无法嫁给哈利。

除了以上四对感情线索涉及的四个文明外,《哈利·波特》系列中还出现其他文明的形象。魔法部长福吉(有的翻译成“夫子”)是日本姓名,白人长相;魔法部国际交流司司长巴蒂•克劳奇,是日本衣着相貌,白人姓名,这两个人共同构成《哈利波特》中的日本文化元素。

mofabuzhangfuji

魔法部长福吉,白人相貌,日本姓名

badikelaoqi

魔法部国际交流司司长巴蒂•克劳奇,日本衣着相貌,白人姓名

必须明确,在欧美主流观点中,日本文化是有独立性的,日本文化和中国文化从来不是一回事(这里也有利益因素)。不过,欧洲人对日本文化的评价低于中国文化,在欧洲人看来,日本人谨小慎微、唯唯诺诺、机械死板却又傲慢刚愎,重视礼仪却缺乏道德感,谈恋爱都缺乏感觉,只适合做公务员。欧美文化中公务员可不是什么好名词,两个部长,片中基本上也是反面角色。

古灵阁的原型很明显是银行,尤其是瑞士的银行,而犹太人擅长经营金融业世人皆知。从体貌特征上讲,犹太人普遍身高不高,并且拥有一个大鼻子。片中古灵阁精灵也是如此,矮小、长鼻、尖耳。英美主流文化中对犹太人的评价并不高,一般认为他们唯利是图,为了一块银币出卖良心。所以哈7中,妖精拉环又出卖了哈利一次。欧洲有着久远的反犹传统,并不是说说而已,在儿童剧中都有渗透。

gulingge

古灵阁柜台后的精灵,矮小、大鼻子

还有黑人文化。一个是哈利的室友迪安•托马斯,另一个是魔法部官员金斯莱•沙克尔,还有哈6中无名的酒馆女招待。在英国主流观念看来,黑人谈不上有独立文化,基于人种的差异,亦不便同化到欧美文明里,于是出场也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表现,大多是跑龙套的角色。要不是照顾美国观众中有不少黑人,可能这个龙套都不给。

deantuomasi

迪安·托马斯(右起第一个)

jinsilaishakeer

金斯莱·沙克尔

clip_image002

哈6中的无名酒吧女服务员

数到现在,还有一个大的文化体系没有出现——阿拉伯/伊斯兰文明。这个文明唯一一次出现,只是张照片,那是罗恩一家去埃及旅游时拍的。英、法、德、俄四大文明都出自基督教文明,和伊斯兰文明从中世纪斗到“911”,在影片中作为正面形象出现会触犯英美观众的心理底线。如果非要出现一点点色彩,只能展示他们的古代文明时段,因为埃及和金字塔也算是基督教文明源头的一部分,但是他们有了自己独特的信仰之后的那些元素,就不能在影片中出现了。

weisiliaiji

阿拉伯/伊斯兰文明只在卫斯理一家去埃及旅游时拍摄的照片中出现过一次

值得一提的是英国人对“日耳曼—德国”文化的态度。《哈利·波特》中另一个血统纯正的日耳曼后裔即卢娜家族,卢娜父女也有一头和马尔福差不多的浅金黄色头发。英国人对日耳曼老家民族的态度一直比较纠结,血缘上比较亲近,但利益上又有明显的冲突,和德国打了两次世界大战。好像自己的失散多年的亲兄弟,但现实中又可能和自己争夺家产。因此,《哈利·波特》全剧中日耳曼文化圈的形象代表,由卢娜和马尔福两个家族分别出演,一个正面,一个反面,但他们都是英国人。

lunafunv

卢娜父女

maerfufuzi

马尔福父子

简言之,英美国家潜意识里世界各个文明的分量,对谁看得重些,对谁看得轻些,谁是对手,谁是朋友,谁是家奴,谁可以结婚,谁只能恋爱,是很有分寸的,细节可以随意,大原则决不能违反。根据不同的民族/文化实力,英美文化给予这些外国形象的地位有着微妙的差别。在英国人的主流观念里,中国、俄罗斯这种对手级别的民族或者文化有一定地位,但是最优秀的,无疑是自己的“盎格鲁—撒克逊”文明。作为一部文学作品,《哈利·波特》固然精彩,但对于其中的“文明的冲突”,我们不可不察。

独家网根据媒体公开报道综合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张秋 哈利 婚姻 文明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