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贸易的伪善

联合早报   斯蒂格利茨   2014-07-28 16:20  

世贸组织多哈发展回合全球贸易谈判已经谈了多年,但并未产生结果,尽管如此,新一轮谈判正在进行。但这一回,谈判不再是全球性、多边性的;而是两个大型地区协定——一个是跨太平洋的,一个是跨大西洋的。这两个谈判会更加成功吗?

破坏多哈回合的原因是美国拒绝取消农业补贴——这是任何真正的发展回合的必要条件,因为70%的发展中国家人民直接或间接地仰赖农业过活。美国的立场着实惊人,因为世贸组织已经裁定美国棉花补贴——对象是不到2万5000名富农——为非法。美国的反应是贿赂巴西(投诉国),而不是追求进一步动作,放任因美国慷慨补贴富裕农民,而不得不忍受价格低迷的数百万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印度贫困棉农于不顾。

从最近的这些历史可以看出,建立美国和欧洲以及美国和太平洋大部(不含中国)的自由贸易区的谈判,显然不是为了建立真正的自由贸易体系。相反,其目的是建立管理贸易机制——“管理”是指为长期主宰西方贸易政策的特殊利益服务。

我们希望参与讨论各方能铭记一些基本原则。首先,任何贸易协定必须是对称的。如果作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一部分的美国,要求日本取消稻米补贴,那么美国应该同样取消产品(和水)补贴,不仅仅是稻米(在美国相对不重要),也包括其他农业商品。

任何贸易协定都不能将商业利益置于广义国家利益之前

其次,任何贸易协定都不能将商业利益置于广义国家利益之前,特别是在金融监管和知识产权等非贸易相关问题有待解决时。比如,美国与智利的贸易协定,限制智利使用资本管制——尽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现在承认,资本管制可以是宏观审慎政策的重要工具。

其他贸易协定也坚持要求金融自由化和去监管化,尽管2009年危机应该教会了我们,缺少良好的监管会破坏经济繁荣。对美国贸易代表(USTR)办公室具有很大影响力的美国制药业,成功地将不平衡的知识产权机制强加给其他国家,阻挠非专利药的发展,将利润置于治病救人之前。甚至美国最高法院现在也认为,美国专利办公室在授予基因专利方面过于慷慨。

最后还必须有透明度承诺。但参与这些贸易谈判的各方应该有所预警:美国很不透明。USTR办公室一直不愿披露其谈判立场,甚至美国国会议员都不得而知;从透露的消息看,你不难理解这是为什么。对于美国国会在前几次贸易协定(比如与秘鲁的贸易协定)中坚持的原则,USTR办公室出尔反尔——比如非专利药问题。

对于TPP,还有更进一步的担忧。亚洲已经发展出高效的供应链,在生产制成品的过程中,商品可以容易地从一国流向另一国。但将中国排除在外的TPP,可能干扰这一过程。

在正式关税已然很低的环境下,谈判者将把注意力主要集中在非关税壁垒——如监管壁垒。但代表公司利益的USTR办公室,几乎肯定将推行最低共同标准,降低而不是提高它。比如,许多国家都有抑制大型汽车的税收和监管规定——并非是为了区别对待美国产品,而是出于污染和能源效率考虑。

早先提到过,更一般的要点是贸易协定通常会将商业利益置于其他价值之前——健康生活的权利、保护环境,诸如此类。比如,法国希望在贸易协定中加入“文化例外”,以便于其继续支持本土电影——这将使整个世界受益。这和其他广义价值,应该是不可谈判的。

事实上,讽刺之处在于,这些补贴的社会好处极大,而成本可以忽略不计。会有人真的认为,法国文艺片对好莱坞暑期大片构成严重威胁吗?但好莱坞的贪婪是无止境的,美国贸易谈判者是无所不用其极的。而这正是应该将这些问题,在谈判开始前就从谈判内容列表上除去的原因。否则的话,谈判之手会扭曲,牺牲基本价值去成就商业利润的贸易协定,是实实在在的风险。

如果谈判者谈成将公众利益放在第一位的真正的自由贸易机制——至少将普通人民与公司游说集团同等对待——我可能会对谈成的协定能提振经济、改善社会福利表示乐观。然而现实是,我们所有的是一个优先考虑公司利益的管理贸易机制,和一个不民主也不透明的谈判过程。

最新谈判的结果将服务普通美国人的利益的可能性很小;服务其他国家普通人民的可能性更低。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沙砾 关键词: 世贸组织 多哈回合 美国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