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欧:欧盟的橱窗?

共识网   刘杨青   2014-07-27 13:40  

作者注:欧盟统计数据显示,将欧盟东部地区增长率较高的国家连成一线,和前苏联的势力边界惊人的一致。本文针对这一经济增长分化现象,浅析欧盟东部经济增长率较高的原因,为区域经济一体化提供借鉴。

近来,对欧洲央行的宽松政策呼声渐高,引发了对欧盟经济的担忧。从希腊债务危机到最近的葡萄牙银行危机,暴露了欧盟内部严重的发展失衡问题,尤其是不同地区的全要素劳动生产率差别较大,限制了欧洲统一市场所带来的好处。

根据欧盟公布的2013年经济统计数据,有一个引人深思的现象:欧盟体系内,原属于共产主义国家的经济增长率,普遍高于欧盟的核心地带,更远高于严重衰退中的地中海国家。实际上,将欧盟东部地区增长率较高的国家连成一线,和前苏联的势力边界惊人的一致。     

这些欧盟新兴经济体包括波兰、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立陶宛、保加利亚、罗马尼亚,上述国家在金融危机后的经济表现要优于欧盟整体。其中,罗马尼亚2013年经济增长率3.5%,位居欧盟国家之首,波兰等东欧国家的经济增长率也在1.6%以上,远超过欧盟整体1%的水平,甚至超过德法等传统强国。     

从数据来看,欧盟经济出现了明显的分层现象,背后是内部严重的经济失衡。欧盟增长率最高的区域位于东部原共产主义国家圈,然后向西南方向大致呈现递减态势,地中海西班牙、意大利、希腊的增长率介于-1.2%~-3.9%之间。当然这仅是就本国经济增长率而言,东欧国家与德法等国的经济差距仍然较大。但这种地理意义上的分层,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欧盟国家的经济增长区域东移。如何解释这一现象呢?     

一、东欧国家的市场化进程及对欧盟的贸易优势     

从根本上看,全要素生产率对于经济增长能力起到决定性作用,也代表了一国的科技水平和发展潜力。全要素生产率的来源包括技术进步、组织创新、专业化和生产创新等。离开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单纯的资源出口只能换得一时的繁荣。历史上,玻利维亚曾经因银矿开采而极端富裕,但是资源一耗尽,持续增长的动力也将(枯竭),未来这一荣衰周期极可能在中东国家上演。     

东欧剧变后,加速的市场化改革带来的红利,使得东欧国家原本被束缚的增长动力得以释放。由于波兰取消了政府的价格管制,设立政府工资上限,开放了自由贸易,1989至2007年间,其经济增长远超出周边各国。随着市场化改革和外资的涌入,技术和资本的外溢效应提高了东欧国家的全要素生产率,市场机制和现代企业制度使得生产效率进一步提高。与同一时期中国改革开放不同的是,东欧国家还有几大独特的优势:     

首先,东欧地区具有较好的工业化基础和技术劳动力。波兰、捷克等国的工业基础在二战前就已经确定,捷克的军工制造业曾一度超过德国,波兰的劳动力素质也与西欧不相上下。斯大林主义在东欧地区的扩张,中断了这些国家的战后经济恢复,长期僵化的经济管控使得上述国家的现代化进程停滞。苏东剧变后,波兰等国背靠欧共体,可以直接获取先进的技术和资金,本国丰富的资源也可以迅速出口到西欧腹地。这一时期东欧等国与西欧国家的经贸,具有经典的贸易互补特点。     

直到今天,土地、矿产资源丰富的罗马尼亚和波兰等国,仍在依靠初级产品出口赚取贸易顺差,这一地理优势是其他国家所不具备的。同时,对于罗马尼亚等经济相对靠后的国家而言,对欧盟市场的依赖度较高,当欧盟经济放缓,本国受的影响较大,经济波动程度更高。

gdpzengzhanglv

     

其次,与希腊、西班牙等国相比,波兰等国的社会福利系统更简单,债务也更少。例如波兰等国的债务控制在50%左右,社会福利保持在经济增长可承受的范围内,这对于经济增长而言是有利的。在原有社会制度解体之后,东欧国家的社会福利保障制度仍处于完善阶段,这使得财政赤字问题得到抑制。目前欧盟27国的整体储蓄率在10%左右,中国的储蓄率则超过50%,较低的储蓄率和超前消费意识,使欧盟国家的债务情况急剧恶化,地中海成员国在经济衰退的形势下,为了获得民意支持,仍然增加社会福利支出,致使本国债务急剧增加。     

最后,东欧国家“适应”欧盟经济机制。东欧国家在《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框架下,享受到统一的关税优惠,这对于出口导向的新兴国家而言尤为重要,这也是亚太及拉美地区经济一体化组织受到大多数国家支持的原因。依靠欧盟统一的市场及关税政策,实现商品及资本的自由流动,是东欧国家实现经济增长的重要原因。     

值得指出的是,这些原共产主义国家加入欧盟后的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值得怀疑。虽然波兰具备成为欧盟准经济大国的基础和机遇,但是对于罗马尼亚及波罗的海三国,如果不能对接欧盟内部的产业转移和技术外溢,仅依靠初级产品出口带动经济增长是不现实的,这种过多依赖欧盟内部的做法增加了系统性风险。经济一体化是一个再平衡的过程,在一体化进程中,并不是每一个国家都会受益。统一的市场及关税政策,也可能导致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分化局面。这种再平衡并非均衡,而是一种结构性压迫。     

实际上,由于经济基数较小,波兰、罗马尼亚及波罗的海三国较快的经济增长率可以在互补贸易的“繁荣”中实现,但是随着人均GDP的增加,这种增长也将放缓。根据实证研究,人均GDP突破一万美元的分水岭时,经济增长率将减半甚至停滞。

13758_140724104727_1

这种增长困境将制约欧盟更多的成员国,使欧盟成为步伐缓慢的巨人。更重要的是,德法英等国的经济增长乏力,将使欧盟的向心力趋弱,维持欧盟的机制运转将付出极大的成本,这种制度成本对其他经济一体化组织是一个警示。     

用制度经济学理论解释,欧盟的存在一定程度上是降低“交易成本”的需要,这与企业的存续有着相似性。当欧盟内部的交易边际成本小于内部的管理边际成本时,欧盟经济体系就面临解体的可能。这种制度成本不可避免,也难以衡量,但无疑是巨大的。在欧盟内部信息不对称和缺乏有效财政监督背景下,本国利益至上的财政政策和搭便车现象,催生了道德风险。   

二、欧盟的东部橱窗     

苏东剧变后,欧盟不断向东扩张,蚕食原属于俄罗斯的势力范围。欧盟东扩既有地缘政治因素,企图进一步压缩俄罗斯的地缘空间;同时也出于集体安全考虑,使西欧的安全边界向东延伸一千多公里。实际上,欧盟建立的初衷正是通过集体安全确保欧洲和平,欧盟取得的最大成就也在于此。德法和解后,欧盟通过内部协调机制和集体防务降低了内部冲突的可能,这种政治成就为后续扩张提供了动力。  

在东欧地区,美国和西欧对波兰等国给予大力支持,包括军事、经济、技术方面的援助,促进了波兰的经济增长,增强了欧盟和北约的吸引力。由于历史上沙皇和斯大林都曾经肢解过波兰,使其对俄罗斯存在很深的积怨和不信任感,波兰更加坚定的选择了西方,成为美国在欧洲的重要支持者。调查显示,欧盟成员国的经济状况直接影响了国内对欧盟的支持度。对于希腊、意大利等国,民众对欧盟的支持率和信心急剧下降,国内退出欧盟的呼声高涨。与之相反,波兰民众对欧盟的支持率高达80%以上,甚至超过德法,成为欧盟最坚定的捍卫者。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波兰在加入欧盟后经济增长显著,获得了实际的利益;另一方面波兰天主教势力在西欧也有更多的支持者。     

因此,东欧成员国已经成为了欧盟的橱窗,向尚未加入欧盟的白俄罗斯等国展示其吸引力,为进一步东扩创造条件。为了实现这一点,美欧为上述国家的经济增长确实提供了一定的支持。2004年波兰加入欧盟时,获得192亿欧元的各项援助资金和补贴,占同期入盟的10个新成员总援助额的一半。2007至2013年欧盟对经济较落后成员援助预算中,波兰又是最大的援助受益者,获得了1015亿欧元的资金。在金融危机之后,匈牙利和拉脱维亚也获得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的财政援助,数额分别为65亿欧元和75亿欧元。这些巨额支持,保障了东欧国家的经济恢复,也为欧盟东扩创造有利条件。     

因此,在欧盟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东欧成员国的较高增长率并不是偶然的,这种经济增长的分层现象受国际政治的影响,美国及欧盟内部资源的流动在刻意向东欧倾斜。同时东欧国家与西欧富国存在贸易互补性,受益于欧盟统一的市场和国内改革红利,都为新加入的东欧成员国经济增长提供了动力。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东欧 分化 橱窗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