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转型的中国图景

文化纵横杂志   胡鞍钢   2014-07-23 10:57  

QQ截图20140723105124

过去两个世纪,中国发生了“千年未有之大变局”。19世纪初期,中国是世界第一经济强国,经济总量占全球比重高达33%。而后中国迅速衰落为弱国,经济总量占全球比重迅速下降,至20世纪中叶,仅为全球总量的5%。直到1950年,中国才抑制了经济总量占世界总量比重继续下降的趋势,从极低的经济水平正式发动了工业化和现代化。1978年以来,中国经济进入起飞阶段,经历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经济奇迹,中国不仅创造了经济高速增长的历史纪录,也创造了减少贫困人口的历史纪录。今天,中国已经上升为全球综合国力第二大国,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已经上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仅次于美国。根据麦迪森的估计,2030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将会超过美国,再度成为世界经济强国。对于中国人而言,民族复兴不再是梦想,中国崛起正在成为活生生的现实。

中国迅速崛起已经引起全球各国的极大关注。国际上大多数人认为中国的发展可以对世界有所贡献,但也有些人声称中国的发展壮大会构成某种威胁。笔者认为,中国崛起为世界提供了机会而不是威胁,其他国家可以从中国的发展中受益。事实上,改革开放的过去20多年来,中国已经对全球经济增长、全球贸易增长、全球减贫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未来中国的发展还将为人类作出更大的贡献,但其前提是中国必须立足于国情,在世界政治经济格局中选择适当的崛起之路。笔者认为,中国不仅要“和平崛起”,还必须要“绿色崛起”。只有坚定不移地实施绿色发展战略,大力推进增长模式的转变,走绿色发展之路,中国才能够顺利实现历史性的崛起。

一、绿色转型的国内外背景

1.全球减排背景

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通过《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成为第一份防止气候变化方面的国际法文件,并于1994年3月12日生效。1997年12月,联合国通过《京都议定书》,成为第一个以条约形式要求承担保护地球气候系统义务的执行性文件,并创新了清洁发展机制(CDM)和排放权交易制度。1998年5月,中国签署《京都议定书》。2007年,国际能源署(IEA)提出“450稳定情景”,即将大气中CO2当量浓度长期稳定在450ppm左右,使全球温度平均升高值比工业革命前上升2.4℃(IEA,2007)。2007年12月,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通过“巴厘路线图”。2009年12月,联合国将召开哥本哈根高峰会议,决定2012年全球减排协议。哥本哈根高峰会议是全人类拯救地球的最后机会,但却存在失败的可能性,即不能就减排目标和义务达成全球协议,陷入“全球灾难”,导致全人类都将成为气候变化的受害者。

为此,国际社会需要中国自主自愿作出公开2050年的减排温室气体承诺及制定路线图。中国面临巨大的国际压力,这不仅来自发达国家的压力,还来自非洲等最不发达国家的压力,同时也面临不同的政策选择,中国处在十字路口上:与世界减排同行,与世界减排脱钩;与世界积极合作,与世界消极对抗。

2.国内背景

从工农业产品产量为主的实物经济角度来看,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制造工厂”。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后,经历了一个非常高速的工业增长过程,1978~2004年,以可比价格计算的工业增加值年平均增长率达到11.5%,高出GDP增长率2个百分点以上。以购买力平价法计算的中国工业增加值占世界比重,由1980年的4%上升到2003年的22.0%,也超过美国占世界的比重(为16.5%),成为世界第一。与此同时,中国不少重要的工业产品产量占世界总产量比重迅速上升,跃居世界前列,其中钢铁、煤炭、水泥、化肥、电视机等已列世界第一。

大规模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对水、土地、能源和原材料等自然资源的供给带来巨大压力,人口与资源的矛盾更加突出。中国各类人均资源占有量不同程度低于世界人均水平,但却是世界上自然资产损失最大的国家之一,是世界耗水量第一大国(占世界用水总量的15.4%),污水排放量居世界第一(相当于美国的3倍),能源消耗和CO2排放居世界第一位。随着工业化的加速,中国自然资源和原材料的需求大幅度上升,资源供需矛盾趋向将会更加突出。

中国人口与资源的尖锐矛盾,在产生巨大的资源供给压力的同时,也对生态环境系统造成了巨大的破坏。总体来看,当前中国生态环境整体功能仍在下降,抵御各种自然灾害的能力在减弱。同时,生态恶化的范围在扩大,程度在加剧,危害在加重。生态环境建设中,边治理边破坏、点上治理面上破坏、治理赶不上破坏的问题仍很突出。生态环境整体功能下降表现为:森林质量不高,草地退化,土地沙化速度加快,水土流失严重,水生态环境仍在恶化;农业和农村面临污染严重,食品安全问题日益突出;有害外来物种入侵,生物多样性锐减,遗传资源丧失,生物资源破坏形势不容乐观;生态安全受到威胁。同时,急速的工业化伴随的大规模自然资源消耗过程,也带来严重的环境污染,最为严重的是农村工业污染、城市水污染和大气污染。总之,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对生态环境造成了巨大压力,生态环境形势十分严峻。

1995年,中共十四届五中全会正式提出转变中国经济增长方式,是先成功后逆转。“九五”时期(1996~2000年),中国经济增长率为8.63%,但能源消费增长率只有1.10%,能源消费需求增长弹性系数为0.127。由于煤炭消费量大幅度下降,二氧化碳排放量也随之下降,2000年比其高峰年份(1996年)约下降了17.1%,仅相当于1993年的排放水平。但是,2001~2008年期间,发展模式出现逆转:经济增长率10.2%,只提高了1.6个百分点,但其能源消费、二氧化碳排放量大幅度增长,生态环境代价极大,能源消费增长率高达9.4%,二氧化碳排放量由负增长变为高增长,高达16%。

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的逆转直接影响了全球能源消费和污染排放。据IEA(2007年)估计,2000~2006年期间,中国新增消费占世界总量比重的45%,煤炭消费占世界总量比重的75%以上,新增CO2排放量占全球新增总量的58%。这一时期,中国CO2排放量突然超过美国,居世界第一位,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黑猫”,给世界带来最大的负外部性。

针对“十五”期间经济发展模式的逆转,中央明确提出了“节能减排”目标和定量指标。但是,鉴于当时对气候变化的知识和信息了解十分有限,政府未能将限制CO2排放量作为核心指标。国家“十一五”期间也没有实现“经济结构调整”的目标(如提高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和服务业占就业比重)。这表明,中国过度的重工业化,是“高能耗、高污染排放”的根本原因。在某种意义上,这是对1953~1959年重工业化的回归,甚至高于那一时期的重工业比重。

二、中国模式的战略反转:绿色现代化

在此历史背景下,中国需要制定和平发展与绿色发展政策来应对国际与国内社会的压力。中国要在2050年基本实现现代化,不仅需要30多年的国际和平环境,更需要30多年的全球稳定气候环境。与美国合作领导和共同推动全球减排行动,既是中国的机会,也是中国的责任。

2007年6月,中国成立以温家宝总理为首的国家气候变化及节能减排工作领导小组,发改委制定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这标志中国形成比较完整的气候变化政策体系,在发展中国家中做出了表率。方案还首次明确了到2010年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具体目标。不过,确切地讲,针对长期性、全局性的气候变化挑战,这一方案还只是(2007~2010年)短期行动方案,没有给出中国中长期CO2排放总量限制指标及减排路线图。

由于全球气候变化不仅是每天发生的危机,而且也是长期愈演愈烈的最大危机,它的影响远超过全球金融危机的短期影响,也成为制约中国长期发展的最大限制因素。我们需要制定更加富于长远的、战略性的、前瞻性的中国气候变化政策及目标,给出更加清晰的减排温室气体的路线图。

这里,我们要跳出减排的十分狭义的思路,把应对气候变化放在整个中国现代化的历史进程中加以考虑。

1.绿色转型的历史使命

纵观已经或大体实现工业化的国家的传统发展战略,无论是欧美还是日本,尽管各自的国情特点、发展条件等方面有所不同,但仍有两个显著的发展特征:一是对资源(特别是不可再生资源)的高消耗来支撑经济的高速增长,二是对生活资料的高消费来刺激经济的高速增长。我们称之为传统的发展模式。对比中国的条件,我们认为,中国不可能按照传统的发展模式实现现代化,从而实现国家的崛起,其主要理由是:第一,欧美、日本等在发动工业化时,就积极参加了国际贸易,与世界市场相互联系起来,以战争和殖民方式积累原始工业资本,开拓国际市场,靠工业化和国际贸易两个轮子促使经济起飞。中国经历了百年磨难开始对外开放时,国际市场早就分割完毕,以初级产品为主的贸易结构使之处于极其不利的地位;第二,中国发动工业化的时间晚,经济发展起点低,与工业化国家相比,生产技术和开发、利用资源能力差距甚大,虽有后发优势,但障碍重重;第三,中国人均资源占有量只及欧美国家的几分之一、甚至几十分之一,没有条件实现高消耗资源生产型、高消费生活型的物质高度现代化;第四,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第五,中国不可能像过去的工业化国家那样通过战争和资源掠夺实现资本原始积累,只能从中国的内部改革和发展之中寻找出路;第六,按照传统发展模式实现经济增长的局限性越来越明显。

上一页 1 2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绿色中国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绿色中国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